总裁老公,我们隐婚吧

总裁老公,我们隐婚吧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7章 A市味轩

廖征听到这话,心里气了气,这倪元没有几番本事,这几年的钱财都是他和尤浩辛苦拼命揽来的,他只是坐享其成。

就单单自家那丰韵的背景,这几年进账数目没比他和尤浩少几分,再说他也是有分寸的人,这次也是事出突然,为了赶忙给尤浩汇报情况,才没顾及,就匆匆赶来。

“这会来肯定也是有事,廖征也不是那般不懂事,来,我们进休息室说。”旁边的尤浩接了话,顺带给两人都有台阶下,便带头往休息室走去。

等倪元洗了澡出来,看到沙发上那两位,感觉到周围的气氛明显深沉了几许,他擦头发的动作也停下,将毛巾仍在沙发上,坐在对面,一副老大的模样问道,“说说怎么回事?”

廖征再将今天的事叙述了下,最后做了个结论,“感觉那小子肯定有所发现,不然不会直接上门来个所谓的请教。”

“既然他是直接去税务局,可见没有找到什么证据,才来试探试探虚实,只是这小子也是刚刚来到A市,这背地里的猫腻一下就嗅出来,可见这A市还是有人一直盯着我们,”尤浩转过头,看着倪元,“阿元,你怎么看?”

“哼,在这A市,除了秦家第一刘家第二,我们倪家还是算的上名号,竟然找到我倪元头上,”倪元冷冷的回了句,没有本事的又将皮球踢了回去,“尤浩,你看怎么处理这事?”

“最近叫大伙都安分些,切勿让人抓到把柄,让人盯住那小子,看看A市是否有人帮衬。廖征,你派人去查查他们的账,没问题也要弄出些问题,搞上他妈的几天,看看那小子公司出了事能分出精力做其他事。”

“好的,我回去就安排,”廖征说完就站起来,“我先回去,这会在这影响不好。”

等廖征已经消失在门外,倪元才傻傻的问道,“尤浩,有那么严重吗?”

“怕就怕这A市其他势力趁此打击倪家,最近几年秦家和刘家几乎没有活动在人前,但并不影响他们在A市的势力。这些权贵,少一个不少,多一个却如过街鼠,人人喊骂。如果真出了事,怕这些人也会来个落井下石,趁机消灭倪家。”尤浩心里给他鄙视了下,面上却没做任何表情,抬起头正色的回答。

自己当初也算幸运,早早选择投资房地产这块,再加上几年投机取巧,倒是赚了不少,唯独缺的就是影响力。选择与倪家合作,也仅仅是看重他家那丰厚的背景,和眼前这位倪元刘阿斗本事,好掌控,不至于演变成农夫与蛇的故事。

这倪元刚开始也是看不起尤浩混混身份,觉得他就是有几番运气,混了个暴发户,而他自己在这A市再怎么说,也算当的上贵族门第。只是合作了几年,尤浩确实是给倪家赚取很多财产,每年入账的资金比几十年加起来的都多,这才对他改观,直到现在整个倪家都唯尤浩马首是瞻,惟命是从。

南大街的“味轩”。

这是A市古老秦家的产业。

据说这秦家,最早是能够追溯到春秋战国时期的秦国,那时候祖上本不姓秦,后来秦朝在这里建都,A市也被人们称为三秦父老,也正好百家姓里有个秦姓,便改了这个姓氏,也是为了纪念祖上。

那时候的秦家祖上只是在都城里经营一家小小的杂货铺,等后来娶了妻子,那妻子温柔贤惠,是个厨房能手,能烧上一桌好菜好饭,便在乡里乡亲间出了名。

于是有人就建议他们小两口,可以开个卖饮食的,说不定比他那个小小杂货铺能够养家糊口。

两口子心里合计合计,觉得这四舍邻居都说这饭菜能上的了桌面,也就行动起来,东借西凑的开了个小门面,做些普通的家常菜,因为没有什么独特秘方,独特菜肴,生意也就平平淡淡,养家糊口还是没问题的,道是比起那杂货铺强多了,也就一直开下去。

这样一代一代传下去,也没发展多大,但也不至于关门倒闭。直到后来秦家出了个厉害的子孙,在众人眼里是不学无术,却天天只对厨房那些厨娘才拿起的锅锅盆盆感兴趣,教导几番,还是变不了本性,家人也就作罢。

但是这子孙痴心研究,最后也倒是有一番成绩,将自家的小型店面在收拾收拾,弄出大台面,也是现在“味轩”的初形,经过后来的不段琢磨与改进,也就形成了现在的“味轩”。

随着A市旅游业的发展,这“味轩”的名声也是越来越大,但是祖上却也保持了A市特有的古典风格,再好的人再好的东西再好的菜肴,都是不出A市的。

只独特做中国菜,独特的A市菜肴,单一却精髓,这“味轩”现在如此之火,也正是因为它仅A市有,只是东南西北大街四家分店而已,以至于有些人想尝口“味轩”佳肴,都必须亲自来A市一趟。

A市正好是个旅游城市,去A市的旅游的人都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不去A市的“味轩”,不品尝A市“味轩”独特的菜肴,那也是枉来一回。

众多导游也会介绍自己的旅游团去尝尝,因为生意太过火爆,都是需要至少一年半载的提前预约,所以平日里那些达官贵族往来的就比较多,寻常百姓家只是闻闻香,道没几位真正进去过。

“欧联”,正好在A市南郊的长安路上,这长安南路与南大街就在前面不远南门那里接壤,一条路来回也顺畅,直接去“味轩”也是方便。

等车子停在前面的广场,他们下了车,司机便将车开入地下广场。

下了车,某男十指相扣的拉着某女的手,顿住,轻轻的给她整理因在车上靠在他怀里弄乱的秀发。等收拾妥当了,这才转身拉着某女往“味轩”入口走。

凯文在前面带路,给自家主子和夫人一直做着请的动作,等他们先进了门,自己也跟随着进去,刚进门就有看到大堂经理迎上来,“先生,‘蒹葭’包间正空着呢,请随我来。”

入眼的都是古韵古味的装饰,看餐桌众多都是按照秦朝时候的习惯席地而坐,桌上放着的都是最基本用的餐具。而那些来来往往的服务人员,都是身着经过改良的古典衣着,倒是说不上来是哪个朝代的。

酒兰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