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冤家:我的邻居是男神

欢喜冤家:我的邻居是男神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7章 不敢和不想:难以抉择

孟瑶跟着张扬来到一间富丽堂皇的五星级酒店。

门口的接待看到他们,十分夸张地立正并九十度鞠躬。

孟瑶从没被人如此尊敬过,心里骂了句:杨骁,你何德何能!

端着一副架子,挺胸抬头地走了进去。

上了电梯,看张扬按了楼层,孟瑶笑了。

顶楼,果然是杨骁的风格。

此人总以为自己一出门就会被人缠上,动辄就要躲在顶楼避世,自作多情!

不过话说,这种躲清静的做法,跟她还挺像……

出了电梯,她才知道,原来这件酒店的顶楼,只有一个套房。

而这个套房,就是整个酒店最贵的总统套房。

张扬拿着开了门,屋里面黑漆漆的,窗帘将整个房间挡得密不透风。

孟瑶想起,杨骁家也有这样厚实的窗帘。

看来这家伙,无论走到哪里,都是这么个作风。

孟瑶皱皱眉,小声问:“人呢?”

张扬轻手轻脚的,像是怕吵到杨骁般,在屋里张望着。

孟瑶二话不说,独断专行地两把扯开窗帘。

这是怎样的一番景象啊!

落地窗外,浅蓝色的泳池洒满了阳光,整个城市的景色尽收眼底。

这么好的景观,这么豪华的设施,杨骁竟然还会抑郁!

如果是她,会乐得找不到北的。

转头一看,窗边那团黑乎乎的东西是什么?

她皱了皱眉——这家伙,果然一犯病就对周围的变化一点反应都没有。

孟瑶向张扬示意,请他先出去。

张扬自知他呆在这里也起不到任何作用,知趣地退了出去。

孟瑶瞧着杨骁蜷缩一团的样子,心中很是不忍。

本来她这一路上,起床气还没消,现在却一点火都发不出来了。

“杨骁,我来了,你要不要看看我?”她用尽量轻柔的声音说。

杨骁却全无反应。

孟瑶只得跪坐在他身边,轻轻摇了摇他的胳膊,“杨骁,我来了。”

杨骁这才抬起头,他的眼睛里充满了血丝,看上去好像几天没睡觉了。

胡子长了一下巴,估计自从犯病就没刮过。

他的眼神,要多疲惫就有多疲惫,简直惨不忍睹。

“孟瑶?”他像是见了鬼一样,细长而白净的手指揉了揉眼睛,“你怎么来了?”

孟瑶差点就崩溃了,强撑着笑道:“我来看看你啊,听说你又任性了。”

瞧着杨骁整个人乱糟糟的,她打趣说:“你不是洁癖吗?怎么胡子都不刮?”

杨骁莫名其妙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诧异地问:“我看起来像个流浪汉吗?”

孟瑶点头,“很像啊,所以你要不要刮胡子?”

杨骁像小孩子一样猛点头,“我要,现在就去。”

说着他跌跌撞撞站起来,踉踉跄跄往卫生间走。

孟瑶看着他虚浮的步伐,估计他是几天没吃饭,又长时间蜷缩着,腿脚都不听使唤了。

她有种冲动,想要上前扶住他,可还是忍住了。

那个人,只是她的邻居,甚至说是朋友都很勉强。

她今天来,已经不妥当了,不能再做更过分的举动了。

卫生间里静悄悄的,孟瑶知道打电话不方便,打算给关佑发个短信。

手机不在身上,也不在包里,孟瑶翻了半天,都没找到。

她费力地回想,似乎是被她落在机场了。

这么说……她手机丢了!

关佑打不通她的电话,应该会很着急的。

可是杨骁现在这样的情况,出于人道主义,她也不能离开。

话说,杨骁怎么这么半天还没出来?

孟瑶来到卫生间,门没锁,却吓得她差点魂飞魄散。

杨骁满脸的泡沫,愣在镜子前,泡沫上带着血迹,他却毫无反应。

“你在干什么啊?”孟瑶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杨骁目光一闪,呆滞了片刻,回答说:“不小心刮破了。”

孟瑶在心中叹了口气,不得不上前,嗔怪道:“你看你,刮破了就赶快洗脸啊,站着干什么!”

她浸湿了一块毛巾,帮杨骁把脸上的泡沫擦掉,看见他下巴上,有个半厘米的伤口。

“有创可贴吗?”孟瑶转身,准备出去找找。

她估计以杨骁的精神状态,照顾好自己是比较费力的了。

这种高级的酒店,急救箱肯定会有的,不在房间里,大不了问前台要。

孟瑶将柜子打开,里面除了戏服和杨骁的私服,还有许多化妆用具。

正翻找着,杨骁走了过来,从后面将她抱住。

他的胳膊环绕在她肩上,那感觉就像濒死之人抓住了救命稻草。

孟瑶本打算挣脱的,可她感到,杨骁几乎将全身的重量,都靠在了她身上。

可见,他有多疲惫。

“孟瑶,谢谢你过来。”他低声呢喃着,沉重的语气中带着的那丝感谢和安心,让孟瑶的心猛地颤了一下。

“没什么的,正好我也想出门采风。”孟瑶装作若无其事地继续翻找急救箱,任凭杨骁就那样靠着她。

杨骁的胳膊紧了紧,将头埋在她的颈窝,“别找了,这点小伤不算什么的。”

孟瑶点点头,“不找了,你去睡一会儿吧,你累了。”

杨骁受惊般裹住她,“你来了,我不睡,睡醒了,你就走了。”

孟瑶很是为难,她知道这样不对,可是,她就是没办法,拒绝这个人、放弃这个人。

“我不会走的,就在这儿等你睡醒。你醒了,我还想让你请我吃饭,这个酒店最好吃的是什么?”她的背都僵了,可是一动都不敢动。她搞不明白,是不敢,还是不想?

杨骁很高兴,脸上有了笑意,“我最喜欢吃这里的牛排,他们的牛肉是从日本空运过来的,从宰杀到上桌不超过八个小时,很新鲜。”

孟瑶做出很期待的样子,“我也喜欢牛排,那你赶快去睡,我去跟餐厅经理预定今天的晚餐。”

杨骁两眼放光,尽管还是很疲惫,但他的情绪至少缓和了一些。

孟瑶咬咬牙,拉着他进了卧室,盯着他爬上床,盖好被,这才出去。

“别关门。”杨骁在她即将出门的时候,急切地说。

孟瑶听着他那种缺乏安全感的语气,很是不忍,将门敞开,“我就在客厅,有事叫我。”

“嗯。”杨骁的语气乖乖的,就像个孩子。

孟瑶走到卫生间,拾起杨骁的刮胡刀,刀片上还残留着他的血。

这么危险的东西,怎么可以留在抑郁症患者的房间!

孟瑶将刮胡刀扔在垃圾桶里,这才心事重重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着去了。

安然起舞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