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无双之绝世仙尊

第45章 胆子倒不小

几乎在卫瞳走近,那人蓦然转身,丰神如玉,淡若琉璃,眉目间偏又透出一种温和之气,道骨仙风,超凡脱俗。

这般美好的人,仿若画里走出的一样,这是她这种长于黑暗,刀口舔血的人永远也无法拥有的干净纯粹,让人自惭形秽。

这一刻,卫瞳呼吸微窒,略微有些紧张。

还好隔得远,不至于被对方发现自己的窘迫,卫瞳闭了闭,再抬头时,脸上已经平淡无波。

进了亭子,那人淡淡看来,神色间温和不少,“是你!”话虽如此,他却一点也不惊讶,“来的倒挺早!”

卫瞳牵起一丝笑容,落落大方,“不及道长。”

见此,易寒这才细细打量,眸色多了几分认真。

他心性淡泊,很少注重什么事情,这还是他第一次仔细地看她。

眉如翠羽,肌肤似雪,冷艳不可方物,微抿的嘴唇,安静的神情,偏生又将那一股张扬的艳丽恰到好处地收敛。即使她还如此年轻,那双黑潭般幽深的眼里,却看不到一点任性的痕迹,倒也难得。

卫瞳正被看得有些不自然,便听得他清冷的嗓音,“将手伸出来!”

卫瞳有些诧异,还是乖乖伸出了手,便见易寒将两指搭在她的腕上,其指修长,骨节分明,却很好看。一股异样的暖流通过指尖涌入她的身体,似在探寻着什么,卫瞳明显感觉气海一阵收缩,略微有些不适应,看这人一脸认真的神色终究忍住了没有挣脱。

易寒低眉沉思,片刻后,松开她的手腕,眼里染了一抹异色,“没想到,你和我还有这样的缘分。”卫瞳正不解,易寒已经说开了,“四百年前,京城柳家可是耀武王朝一大世家。而我,俗家姓柳,为庶出子,排行第六。后入广成仙派师父赐名易寒,彻底脱离了俗世。”换做平时,他未必会多说这些,只是难得遇见本家的后人,一时感慨。

他第一次见这女子,便觉得有些熟悉,那种微妙的血脉联系,只是当时并未多想,他也不想再插手俗世。拜入广成仙派的这四百年间,除了父母离世,他回了两次,便再也没踏进过柳家。乃至于后来柳家没落,也是他此次重游故地,无意中知道的。

居然还有这层关系,卫瞳有些愕然,好半响,才道:“我娘亲姓柳,不过,柳家在我娘这一代,已经彻底没落了。”

不然,柳漱玉也不会在丧夫后,投靠无门。

易寒淡淡应了一声,低垂的眼里,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

拜个师门也能认门亲戚,这该说什么好呢!卫瞳拧着眉,正想怎么称呼他呢。

易寒却似看透了她的心思,淡淡道:“既入道门,便叫我一声师叔吧!”

其实,隔了这么多代,两人纵使有些血脉联系,也是极淡了。况且,她并非直系后代,这一声叔辈,倒是叫的有些牵强了。

卫瞳心里瞬间卸了个包袱,恭谨又欢快叫了一声,“师叔!”

易寒额首,唇边难得绽开了一丝笑意,隐约的温和从眼底溢出,让人如沐春风。

卫瞳怔怔地看着他的笑,暗道,这男人平时应当是不爱笑的吧,笑起来,真的很好看,也很温暖。

赵纯钧还没有来,卫瞳便和易寒扯话聊,想多了解这个男人。

“师叔当年也是通过世家大会进入广成仙派的吗?”心中却感慨,活了四百年,还能如此年轻,可见他得道的时候,年纪也不会很大。或者说,他的资质非常之好。

易寒摇头,眼里有种模糊的回忆,语气却很平淡,“我本为庶子,无好争之心,自不会去参加世家大会。只是恰巧与那接应之人有两面之缘,他看我根骨上佳,脾性又合他的意,愿引我去道门。我于红尘本无多少眷恋,待安顿好家母,便随他去了。”

卫瞳问,“师叔后来做了他的徒弟?”

“他说我们意气相投,做师徒未免怪异,后替我引见了师父,我便做了他的师弟。”

卫瞳点了点头,他说来简单,只怕中途拜师学艺,也不是那样容易。

过了好一会儿,赵纯钧才姗姗来迟。

倒不是他有意迟到,而是天潢贵胄,礼仪繁多,远不如卫瞳走的干脆。再者就是,卫瞳和易寒,都不约而同地来早了。

见两人在原地攀谈,似乎等候多时,赵纯钧也有些不好意思。

幸而易寒没有怪罪,简单地做了一下介绍。

赵纯钧恭顺地叫了一声师叔,又和卫瞳打了招呼,便别开了眼,不再看卫瞳。

表白遭拒,加之夺人所爱的惭愧感,让赵纯钧面对卫瞳时,有些尴尬,他需要一定时间的缓冲。

卫瞳表示理解,倒也没有表露出丝毫不愉快。

接下来,易寒便招呼两人上路。

是的,没有车马,也没有传说中的代步法器,而是徒步前行。

卫瞳有些小诧异,她虽然不知道广成仙派在哪里,总归也不会太近,难道就这么走过去?赵纯钧微微拧着眉,想来也对此表示疑惑,两人却十分有默契地没有开口。

而易寒,面不改色,并未觉得有任何不妥,细心地可以看出来,他已经刻意放慢脚步了。

气氛一安静,小八却突然开口,“你怎么能随便让他人的真气进你的身体?”

卫瞳听他的语气,似是有些生气,微微一怔,“怎么了?”

小八气急败坏地开口,“一件天级法宝的出世足以震撼整个修真界,引起一番腥风血雨,你是想把我曝光吗?我现在法力低微,若有人想杀你夺宝,我可保不了你!”

那老道以为是黄级法宝,就起了贪婪之意,若换了天级法宝……

他言语不逊,她又怎听不出话里的关心来,当下一阵沉默,良久才缓缓开口,“对不起。我想易寒没有恶意。”

当时,她明明感到不适,却无法抵抗那人的温和,如今想来,那时,是小八在收敛气息,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吧!好在易寒只是探究她的血脉之气,并未深入气海查探……

珂虞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