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极天帝

第38章 鬼夜

(求推荐票,求收藏!)

等到石空再次行走在村子里,人们看向他的目光尽是赞许,而少年们则满是艳羡之色。

而石空也发现,一些少年分明比此前精气神更加饱满了,显然是修行有所精进。

只是随着石空越来越靠近青武家,人们的表情愈发沉凝,甚至行色匆匆,手中都抓着一些诸如石头香炉,鸟蛋等物,甚至还有未曾洗净,还沾着血丝的兽肉。

再次走进青武家中,几个少年都如风一般扑了过来,一个个不是捶他的肩膀,就是拍他的后背,大呼小叫,仿佛比他还要高兴。

“石空,没想要你悟性这么高,居然真的练出了剑势!”

“青帝显圣啊!我十大氏族这一代寥寥无几,更别说降下福泽了,那是一个都没有。”

“做梦一样啊,我做梦都想沾点甘霖,这下好了,我内息也饱满了,这一两天就能够练出内力来。”

青云与青梧两兄弟都是欣喜若狂,显然这一点散落的造化,几乎改变了他们的人生,至少在不到一个月后,他们能够被鹿鸣部落到来的师父们选中,进入到学府之中,这在以前,却是想也不敢想的。

“还有我,石空,我不仅稳固了内力,更打通了心脏所在的二十处窍穴的其中三处。”青武昂首挺胸,一副等待着夸奖的模样。

“我也练出内力了,不过只打通了一处窍穴。”青虎颇有些懊恼道,却被青云两兄弟没好气地齐齐瞪了一眼。

青鱼目光莹润,他深深地看了石空一眼,平静道:“我也练出了内力,打通了两处窍穴。”

石空隐约看出来几人的变化,得到确认后很替他们感到高兴,此外他也发现,青鱼的性子愈发温润了,显然是对于青莲心法的领悟再次加深了,这个少年与青莲氏武学的契合程度,恐怕不比他弱上多少,若非是因为黄泥台,他未必能够一下超越其这么多。

“好了,青鱼,青虎你们几个快回去吧,天要黑了。”

这时,花氏有些急切地走出里屋道,手中还抓着一只石质香炉,郑重摆到了门外。

“天要黑了,我们回去吧,练出了内力,我们更有自保之力。”青虎四人相视一眼,脸色都变得郑重起来,不再逗留,很快大脚迈步地离开了。

“青武,是鬼夜要到了吗?什么是……”

不等石空说完,青武就一把按住了他的嘴,认真道:“不要问,不能说,说了就会招惹到不干净的东西。”

不干净的东西!

石空蹙眉,若有所思,难道真的有鬼?真的那么可怕,他察觉到一丝压抑的气氛。

“石空,青武小子,你们准备来上香!”

一个精壮的中年人走出里屋,面容温和,这是青武的父亲,此刻精赤着上身,显露出来满是伤痕的后背,这是常年狩猎于荒莽古林,留下的血的印记。

“走吧。”

青武朝着石空点点头,石空不语,两人来到门前,只见门前除了此前拜访的石质香炉外,还有两盏青铜油灯,三碗血淋淋的兽肉,一碗生鸟蛋,以及一只磨盘大的铁盆,铁盆中,盛放着一枚枚紫檀木块,疑似是一种钱币。

“上香吧。”

青武父亲递过来三柱高香,这是同样以紫檀木粉制成的高香,散发出来淡淡的檀木香气。

青铜油灯被点燃,青武点燃高香,朝着门外四方各拜了三拜,全然不见平日里的跳脱模样,神色肃穆,十分郑重。

拜完后,青武将香插进香炉内,这香炉显然不是第一次使用,石空看到,里面积满了厚厚的香灰。

沉吟数息,石空也上前,他点燃三炷香,与青武一般,朝着四方拜了三拜,再将香插进香炉中。

“今日奉上供品木钱,四方鬼神莫扰!”

青武父亲也上了三炷香,身为一家之主,他朝着四方弯腰的同时,口中还喃喃祷告,念念有词。

上了香,花氏举起一只青铜油灯,裹挟着火焰的兽油滴落下去,将一盆紫檀木钱点燃,檀香阵阵,很快朝着四方飘散而去。

石空注意到,不仅仅是青武家,不远处一些青莲氏族人的门前,也在进行着同样的仪式。

这是在拜鬼,进行上供,请求不要滋扰吗?

石空心中猜测,他抬头看,今天的太阳,比往日落得更快,很快,夕阳西下,冰冷的夜空降临了。

星光璀璨,明月如盘,但很快有黑云遮天,整个天地,都变得阴暗下来。

“关门!”青武父亲沉喝一声。

随着咚的一声,厚厚的花梨木大门被关上,青武父亲方才松一口气,不过很快脸色又凝重起来,看向石空二人,道:“鬼夜从今晚子时开始,一直到明天子时结束,这期间,鬼气遮天蔽日,明月不出,星辰不显,不管门外有谁呼唤,都不得开门!”

“是!”青武点头道。

石空有些疑惑,目光也变得凌厉起来,事情,似乎并非想象的那么简单。

不过他还是点头答应,眼下不明不白,如七叔等修为远在他之上,也那样忌讳,不肯直言,他并不认为自己可以改变什么,只能先行观望,以求能够看清些许端倪。

夜色渐深,期间石空走进石屋,进了一趟古神域,依旧是半日锻打生铁,半日前往黄泥台。

迈入神火境第一步后,他肉身之力暴涨,老铁匠又给他换了一柄九石重的大铁锤,因为需要适应暴涨的力量,连续锻打的次数只是略有增长,堪堪达到了四十三次。

黄泥台上,那中年男子又再次出现,本以为练出剑势,至少在剑法一道上,可以逼迫中年男子拿出全部实力,没想到中年男子一反常态,亦是动用剑势,剑力也增长许多,不过依然与他相当,即便如此,中年男子每每出剑,都能够寻找到他剑势中的破绽与缝隙,长驱直入,两者皆拥有剑势,他不但没能奈何对方,更被对方死死压制。

短暂的错愕之后,石空不惊反喜,这是对于剑势的一种磨砺,激战半日,催动剑势,他已能勉强抵住中年男子的攻势,虽然依旧处于下风,却已不像最初那般被死死压制,几无还手之力。

等到自古神域中出来,石空微微摇头,生命泉池的药力似乎增长了,似乎是为了契合他暴涨的修为,不过对于修为的提升依然如故,不增不减,想要再次打通肺脏所处的第一处窍穴,起码还要三至四天。

走出里屋,正屋内灯火通明,青武朝着石空招招手,一家人此刻都坐在桌前,桌上,摆放着一尊人头大小,楠木雕刻的青帝圣像,圣像前一只巴掌大的香炉青烟袅袅,同时,有着新鲜的野果,煮熟的兽肉等等供品。

石空来到桌前坐下,不仅是大门,窗户也都紧闭着,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诡异而沉重的气息。

时间一息一息地过去,石空想要开口,却被青武父亲抬手止住,示意噤声,此刻,距离子时只剩下半炷香了。

不知过了多久,桌上,点燃的青铜油灯,那拇指大的火苗骤然间摇晃起来,而屋内风平浪静,不见半点风声。石空面露异色,而青武一家三人的脸色都变得十分凝重。

很快,屋外,有嘈杂声渐起,仿佛数十上百人在行走,隐隐有窃窃私语,却分不清说的到底是什么。

鬼吗?

石空瞳孔收缩,他敢肯定,此刻屋外的,绝非是青莲氏的族人,难道这世间,真的有鬼存在?(求推荐票,求收藏!)

十步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