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春

第50章 春雪

沈柔清又是几日没有露面。

沈柔澜有来找过沈柔凝一两回,话里话外,都满是替沈柔清道歉的意思,又从沈三太太那里得到了关于苗女山寨的风俗趣闻,来说给沈柔凝听。

没有了沈柔清在一旁,沈柔澜其实是很会说话的。

她言语小心体贴,总能时刻留意到对方的表情,而后做出判断,是停住不说换个话题,还是继续就当前话题深入的讲下去。沈柔澜虽然还做不到如沈三太太那般言语间就能让人觉得如同春风拂面心生好感的地步,但真的已经很不错了。

至少,她绝不会冲动。

双胎的姐妹,性子居然差了这么多,真是让人觉得稀奇。

沈柔凝同沈柔澜相处得十分融洽。

日子一天又一天,很快初春的暖阳乍然消失,冬日的寒冷倒卷而来,江南开始要经历好几日的倒春寒了。甚至,这一日,一夜北风掠过,还给二月下旬的江南带来了一场小雪。

人们又要将那才脱去没几日的厚厚的袄子皮裘重新穿了起来。

倒春寒几乎年年这个时候都要来的。人们早有经验,且趁着前几日的晴天将大衣裳都晒了晒,并没有真正收起,此时再穿,反而更显的暖和了。

不过,哪怕是在严冬,江南的雪还是很少见的。

而这一场的春雪,居然将屋顶铺上了指节厚的一层,将这天地之间妆饰的黑白分明,素雅而宁静。如此难得一见的美景,让好文雅的江南人欢喜极了,当即呼朋引伴,相约赏起了雪景。

雪花是那样的细小琐碎,既不肯让人瞧清楚它们的样子,又不肯停歇下来,如同那被绞碎的轻纱,朦朦胧胧,看不清,又抓不住,湿不了大衣裳。

沈柔凝也接到了邀请。

而且并不止一个。

一份邀请是陈厚绩的,他让人递了话进来,说若她愿意出门赏景,他会履行陪护之职,就像之前他陪着沈柔凝他们逛了鹊桥街一样。另外一个,是邓长年直接找上了沈四老爷,表达了想尽地主之意,请沈柔凝和沈端榕游玩赏景的意思。

邓长年在沈氏老宅厮混了七八年,在沈四老爷眼中,他早已就是关系十分亲近的子侄了。因而邓长年说要请沈柔凝和沈端榕出来游玩,沈四老爷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沈四老爷一定觉得,邓长年要比陈厚绩亲近多了。邓长年可是他看着长大的。实在没有什么不放心的。

“长年既然开口了,你们就去玩上一日半日的。”沈四老爷对沈柔凝和沈端榕道:“他包了一艘大船,而且没有请外人,就是你们三个。恩,这样,你们才能玩的尽兴些。”

沈四老爷觉得,以陈厚绩为代表的陈家小辈虽然也能招待的不错,是亲戚,却没有见过,怕怎么也会生疏客气一些。而邓长年却是相识多年知根知底的,与他在一起游玩,不必顾忌太多,才会更尽兴。

沈柔凝略一想,就答应了下来。

邓长年就邓长年吧,他除了偶尔有些无赖举动让人恼恨之外,其他都还是可靠的。

就怕这个邓长年本人很少在京居住对这个京城其实也不那么熟悉。沈柔凝不禁这般想。

既然是要赏雪景,自然就是当时就要出门的。不然,一会儿雪停下来,错过了美景,岂非是很遗憾。

邓长年就在沈府外面,赶了一辆马车,候着他们呢。

沈柔凝和沈端榕动作很快,小半个时辰之后,就穿戴完毕,被沈四老爷领着往外走。

这一次,沈柔凝并未做小少年装扮。她裹了一件粉桃色的狐狸皮披风,里面是桃红色的掐腰薄袄,配了一条月白色的厚厚的裙子,行走之间,露出红色鹿皮靴子上坠着的颤颤珍珠,分外的娇美动人。沈端榕一身宝蓝,踏着玄色的鹿皮靴子,脖子上挂一把长命金锁,花团锦簇,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的小公子。

听说,邓长年租下的,可是秦淮河上数的上号的画舫。单是这一日的租金消费,就要三十两银子。他们身为客人,不打扮的贵气一些,说不得要惹人暗地里笑话,给主人家丢脸的。

沈柔凝和沈端榕跟在沈四老爷身后往外走,沈三太太立即就得了信儿。她匆忙赶上来,扫视沈柔凝和沈端榕的目光中露出了几分惊艳和惊愕,问沈四老爷道:“四叔这是要领着侄子侄女儿出门?这天冷路滑的,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好让我提前安排马车。”

沈氏四房人上京,留了一辆马车在京里,也有自己的车夫。他们要出门,并不用去求沈三太太。但怎么说呢,沈三太太到底是这个宅子里的当家太太。若是出门,尤其是内宅的妇孺出门,不告诉沈三太太一声,似乎总有那么点儿不舒服的。

沈三太太这般说话,多半是出于好意。她仅仅是没有意识到,她一直是将自己定义为这个大宅的女主人罢了。而这个大宅,却并不是沈氏三房的私产。

沈柔凝心思转了一圈,微笑着同沈三太太见了礼。

她瞧见不远处廊下转角,似乎是沈柔清亦或是沈柔澜的碧绿色衣衫的衣角,却当做了没有看见。

“哦,多谢三嫂好意。”沈四老爷笑道:“不过,却是不必劳烦嫂子了。是大嫂的娘家侄子,常在老宅养病的长年侄儿,惦记着凝儿和榕哥,请了他们去游河呢。长年侄儿周到,怕错过雪景,已经带着马车侯在府外了。”

“大娘娘家……是邓家的侄子么?”沈三太太眼睛一亮,又责怪道:“四叔也真是的,来的都是客人,怎么能让邓家侄儿在外面等着。”邓家……就是那个邓家了。

沈三太太对沈家的亲戚关系可是熟悉的很。一听就知道,这个邓家,就是之前邓三老爷去拜访却很是客气疏离,不欲让他们攀上的邓家。邓长年她也知道这么个人。

陈家也就罢了,邓家的公子居然也只肯请沈柔凝和沈端榕两姐弟……若是论亲戚关系,大太太的娘家侄子,三房和四房不都是一样的亲戚么?

沈三太太心里不禁有了那么点儿微微的不舒服,但很快就压了下去——人家是自幼相熟的情分。至于清澜姐弟几个,见都没怎么见过,要怎么去比。

当年应该将清澜姐妹也送到老宅住上一阵子的。

这样,也能沾上老宅的许多香火情。但很可惜,当时清澜两姐妹嫌弃山村无聊,不肯留下,她自己也舍不得与亲生女儿分开……这么多年,再如何,已经晚了。

妹姒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