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气冲天

第99章 被我摸过的玉

“就算治不了,帮忙稳定一下病情也好啊!”闻言,应声的不是封天,而是乔院长。

他是怕被宁睿诚这样一说,封天不管了,确实,如果封天也把小昆巴医出毛病的,那接下来要倒霉的就是封天了。

这种事情谁不怕?

照理说,反正宁睿诚已经将小昆巴恢复到了原来的状态,要是封天不想管,那就算了,让昆巴酋长带着儿子另谋高就去吧!

但是刚刚满文觉差点把小昆巴医出毛病的,那眼下让昆巴酋长就这么走了,不合适,折腾了人家儿子一顿,好歹也要帮人家稳定一下病情,算是补偿,免得人家出去说华夏的医生不厚道。

主要是他对封天有信心,而且封天刚刚也说了,只是有些麻烦而已,并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所以哪怕他知道若是封天也把小昆巴医出了毛病,那大家还是要一起倒霉,他也想让封天试一试,免得人家说华夏医生的不是。

“话虽如此,可是如果治出了毛病,那他们恐怕就不是现在这番说辞了!”宁睿诚继续老奸巨猾的笑着。

“宁睿诚……”乔院长飚了,宁睿诚想干嘛?这是要坏他的事情吗?因为如果回头昆巴酋长说华夏医生的不是,那第一个被问责的必定是他。

“哦,那如果我说我能治呢?”只是不等乔院长发飙,封天便接话了,倒不是担心乔院长和宁睿诚干起来,他和乔院长的关系还没那么好,而是他看出来了,宁睿诚是在对他用激将法,这货憋着坏呢!

哈,以为他年轻,就会被人牵着鼻子走,然后带进沟里?

喜欢玩是吧,那他就跟着他走,回头看谁会掉进沟里。

“你要是能治,我和我徒弟以后就不在这个圈子里混了,可你要是不能治呢?”见封天应声了,宁睿诚面露邪笑,心中欢乐,年轻人就是年轻人,很容易就上钩了。

“封老师……”闻声,乔元名反应过来了,心中诧愕,宁睿诚果然是一只老狐狸,怪不得为医药界所不容,心眼太坏,折腾医学的,多是技术宅,没那么多坏心眼。

宁睿诚这话的意思很明白啊,封天要是能治好小昆巴,他们师徒俩金盆洗手,可封天要是治不了呢?毫无疑问,就是封天金盆洗手。

所以这家伙先前说什么让封天别接手,免得跳坑里去了,看上去是在关心封天,实则是在激怒封天,眼下这话才是他的本意,他是要把封天逼出圈子啊!

早衰症本就是世界性的医学难题,外加小昆巴的早衰又非比寻常,因此谁敢说自己一定能搞定这情况?

那宁睿诚这不是把封天往沟里带吗?

封天年纪轻,容易上钩很正常,但他身为前辈,理应给封天一点提醒。

虽说他先前去追封天,封天没搭理他,让他觉得很是没面子,心里也蛮不痛快的,但这不代表他会眼睁睁的看着封天掉沟里。

这样的年轻人,他还是希望多一些的,以后遇到难题了,有人帮忙解决啊!

再说了,要是连这点容人之量都没有,他能坐稳省院院长的宝座?

不光是乔院长他们,就连胡云贤也是眉头一皱。

尽管他知道封天是一个气医,中医中的王者,是能化腐朽为传奇的强大存在。

但治病这事儿,谁敢说自己有百分百把握?治感冒都还有失手的呢,更何况是这种疑难杂症?所以万一封天托大,结果被宁睿诚带沟里去了,以后还怎么混?

因此他很希望封天不要接茬,不要被宁睿诚给算计了。

而满文觉呢,则是来了精神。

先前他是一直低着头,没脸啊,跑过来抢封天风头,结果不但没成功,反倒闯了大祸,还得恩师亲自救场,这多丢脸啊,他哪还有胆量和乔元名他们对视?

宁睿诚开始给封天下套的时候,他还在纳闷呢,恩师搞什么,干嘛要给封天提醒,这货要是把小昆巴治出问题了,岂不更好?

但是现在他明白过来了,恩师就是恩师,高啊!

刚刚只是在给封天下套而已,眼下才是真实目的,推封天进火坑。

这一招妙啊!

封天医术再高,能搞得定小昆巴这情况?他的医术还没牛到这程度吧?

搞不定的话,一旦和宁睿诚赌上了,回头恐怕就得滚出医学界了!

的确,他现在是臭名昭著了,但如果能让封天也跟他一样完蛋,那无疑也算是解恨了。

所以他期盼着封天接招呢,而且这小子眼下都不好意思不接招,因为他是被宁睿诚逼的先叫板的,都叫板了,好意思不接招?

“这么玩多没意思,这样好了,要是我治不了,我不但退出这个圈子,还给你五千万,可我要是能治呢?”封天应声笑到,这家伙想玩是吧,那他就让他出点血。

“我们师徒俩退出这个圈子,再给你五千万!”宁睿诚笑到,他就不信封天能搞得定。

他这次是下了血本招揽满文觉,那自然要帮他到底了,否则这家伙日后怎么对他忠心耿耿?

想在医术上帮满文觉翻身有点难,但他是老江湖,完全可以耍点小手段来让封天身败名裂,不是吗?

这样满文觉爽了,自然就对他更忠心了。

满文觉确实爽了,封天不断接招了,而且还加注,这是作死啊,看来这小子真被宁睿诚给逼急了,这是要誓死一战啊!

倘若是一般疑难杂症,那封天满头答应,还加码,那他肯定会担心,封天不会是胸有成竹吧?

可眼下这问题,封天也敢这么干,那他觉得这小子绝对不是胸有成竹,而是豁出去了。

“封老师,镇定……”而乔元名他们呢,则是紧张万分,封天这个赌注下的太大了,有信心是好事,但玩这么大,万一玩砸了,那恐怕一辈子都很难翻身啊!

就连知道封神身份的胡云贤也忍不住过来劝了,不能中了宁睿诚的圈套啊,这老狐狸明显是来为他徒弟报仇的。

“我们来瞧瞧小昆巴,本来我还要替人擦屁股的,现在不用了,那事情就好办多了,我只需要给他戴上这个,他就没事了……”封天没再接话,而是径直到了小昆巴的窗前,笑眯眯的将那块玉佩挂在了小家伙的脖子上。

“就这么简单?”听到这话,不等封天把话说完,四周便是一片惊呼声。

他给小昆巴戴上一个玉佩,就能治好那小子的早衰症?开什么玩笑。

不错,他那块玉佩看上去值些钱,但再值钱,最多也就是辟邪、养神而已,还能治这种疑难杂症?

要是能的话,昆巴酋长至于带着他儿子四处求医吗?人家可是做珠宝买卖的,最值钱的玉石也能弄到啊!

关键是,如果封天没跟宁睿诚赌,那开玩笑就开玩笑,没什么的,治疗的事情慢慢来嘛,只要能帮小昆巴稳住病情,也就能堵住昆巴酋长的嘴了。

可封天眼下是在跟宁睿诚豪赌啊,那还能开这种玩笑?自己往火坑里跳呢?

因此这下连胡云贤都抖了,封天怎么了?气医怎么会这么扯淡?该不会是封天太年轻,所以在关键时刻掉链子呢?

“封老师,你当我们是傻子呢?你要是这样就能治好阴邪型早衰,我再多给你五千万……”而宁睿诚呢,则是苦笑不已,他还以为封天有两把刷子呢,没想到就是个神棍而已。

早知如此,他都难得跟他斗心眼了,和这种逗比斗心眼,简直是掉身价。

他身后的满文觉也是笑出了声,报仇雪恨了啊!

只是他没想到,报仇雪恨竟然这么容易,早知道是这样的话,他就不用请出恩师了,自己随便耍点小手段,就能轻松摆平这小子。

“是吗?那多谢了!”宁睿诚的嘴巴刚笑开,封天便接话了,也是笑的一脸开心。

“我去……”不到一会儿,屋里就炸开锅了,因为众人发现,接在小昆巴身上的监测设备开始变化了,小家伙的生理特征在迅速恢复正常。

“这怎么可能?这也太神了!”所有人都傻掉了,封天只是在小昆巴身上挂了一块玉佩,就治愈了他的阴邪型早衰?

“这是什么玉佩?”宁睿诚更是直接趴到了监测设备上,一边观察数据,一边观察小昆巴。

果然,不是封天悄悄在设备上动了手脚,而是小昆巴的病情的确在快速好转,这一点从小家伙的脸上变化就能看得出来。

始料未及啊,封天这么轻松就搞定了?怪不得这小子敢跟他赌了。

关键是,他没能成功把这小子带进沟里,反倒是输了一个亿。

钱都是小事,面子是大事,他宁睿诚亲自出马,不但没能搞定这小子,还被这小子给打脸了,这以后还怎么混?

满文觉也是两眼瞪圆,脸上满是茫然,什么情况?还以为这是一场必胜的局呢,没想到这么轻松就被封天翻盘了,这下完了,不光是他,恩师的脸都被打了。

“被我摸过的玉,天下独此一块,没地方买的!”封天眯眼笑到。

大黑马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