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期29号,首席一品妻

婚期29号,首席一品妻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3章 我的人

抬眸,眼中似有笑意飞转,仔细看,又似什么都没有。

“叶小姐,这孩子被我惯坏了,让你看笑话了。”

温润的嗓音,仿似都消融冰雪的暖流,带着沁人的芬芳,丝丝漫溢。

这明明便是父慈子孝的一幕,虽然小打小闹,却是让她看了有些小小的羡慕嫉妒。

她的可可,何时才能开口说话?何时也能像他们父子一样,和她这个母亲斗斗嘴?

“孩子天性放在那里,我怎么可能会笑话呢?如果我女儿也能有睿睿一般的开朗,那我定然也会像卓先生一样将她宠上天去。”

唇角有些发涩,却只是一笔带动,尝了一口睿睿亲手为她切的牛排,表扬了一句:“睿睿,你的刀功真不错,看来是老江湖了。”

“那是当然,每次用餐动不动就是西餐,我早就学会了。不过基本上都是爹地自己吃西餐,却让厨房给我准备中餐,说什么中餐是调理胃的,对养生有好处。”

小家伙不满地嘟了嘟嘴:“每次菜里都是浓浓的药味……”

卓蔺垣唇角微勾,上扬起一抹亲和的笑:“睿睿,你对爹地意见挺大的嘛。”柔和的语气,却似有暗涌流动。

“当……”当然两字被他迅速扼杀在摇篮里,睿睿立刻明智地噤声。

自家爹地的那抹笑,不是他能招惹得起的。

乖乖地为自己切牛排,他瞬间安静下来,时不时朝着叶璃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在叶璃面前,极尽所能表现出一个孩子乖巧的一面。

“卓先生,美国的那个工程案子,不知道你具体了解了哪些内容。有哪些方面还需要更加细致的资料的,我可以让我们工程部和市场部人员配合。”

叶璃自然没忘了今晚会陪他们两父子吃饭是为了公事。

只不过,这一番下来,小家伙一直喋喋不休的,她都没什么机会谈公事。

所幸小家伙安静下来,她这才有了开口的机会。

“这事情不急,不过30亿美金的工程,还重要不到哪里去。”轻描淡写地将叶璃打算更进一步沟通的打算给驳回,卓蔺垣轻抿了一口杯中液体,放下高脚杯,醇厚的嗓音补充道,“先裹腹。”

餐厅另一隅,自从进了门,易瑾止便挑了一个距离叶璃他们不远不近的位置,随意点了一份牛排,却任由它冷却。

瞧着另一头其乐融融明显一家三口和乐美满的画面,手中握着的刀叉,只没差插入桌面,最终只是优雅地轻放下来。

江宿之苦巴巴地陪着,作为由当初易家老爷子一手提拔上来的人,他这位特助需要操心的明显比一般的助理多。二十四小时随传随到,即使是凌晨在温柔乡,还得照旧爬起来。

“江特助,就没有一点突发状况需要咱们叶经理亲自去处理?”

易瑾止轻飘飘一句话,江宿之便挖空了心思思索最近急需国贸部处理的紧急事务。

指节慢条斯理地轻扣桌面,久久得不到回答,易瑾止斜睨着那头仿似一家三口的画面,薄唇微动:“她有个女儿,懂?”

易瑾止一句话轻飘飘落地,甚至在空气中都没有丝毫的起伏。仿佛刚刚不过是无关痛痒的一句,根本没有任何的重要性。

可听在江宿之耳中,却是不敢懈怠。

由于快递事件,现在国贸部这位叶经理有个儿子的事情已经疯传开来,可却未传出她还有个女儿。

如今易先生这般一说,他便有些把握不准易瑾止和叶璃之间的关系了。

若说有关系,平日里在公司也没见两人有过多交集,易先生做的最多的便是让叶经理替他打发女人,当然,还喜欢趁着开会当着众人的面批她一顿。

若说没点关系,易先生居然见不得其他男人约见叶经理甚至还偷偷摸摸地跟了来?如今,居然砸下重型炸弹,说这位叶经理有个女儿,还企图让他用她女儿来搅合了这场饭局?

“易先生,我总不能编出叶经理女儿发烧住院了让她赶紧回去的谎话来吧?”若是他打电话告诉她,企图让她结束这场饭局匆匆赶去医院,她肯定会先找她家人确认。更何况他一个外人居然知晓她女儿的情况,她定然也会有所怀疑。

易瑾止不动声色地用指节轻叩着桌面:“继续。”

见他没反对,江宿之继续刚才的话题:“若我打电话去叶经理家里说叶经理打算为她女儿找个后爹,似乎也不对。那位卓先生也许就是叶经理的丈夫……”

指节叩击桌面的声响一顿,倏忽间,易瑾止凝眸望向对面的人:“你觉得那父子俩是她的老公和儿子?”

俊脸明明是笑着的,却给人一种凌冽之感。灯光下,那优雅的身姿依旧挺直,一字一顿,慢条斯理,仿佛是在细细咀嚼着其中的深意。

笑话!简直是无稽之谈!

他这个正大光明的老公活生生坐在这儿呢!那个冒牌货反倒成了她的老公?

随便带个便宜儿子过来喊几声“妈咪”就能乱认亲戚了?

职场摸爬滚打多年,尤其是在易瑾止身边随传随到多年,江宿之立即便选择了摇头:“怎么可能!”果断地坚定自己的立场。

易瑾止目光重新落到不远处的那一桌,那两大一小的用餐身影,竟然怎么看怎么碍眼。

尤其是叶璃居然还那么贴心地用帕子给那个小鬼擦拭嘴角。

她这个母亲当得还真是称职,下班了不关心自己的女儿,却对别人的儿子大献殷勤!

几乎是未曾多想,他一下子便推开面前的椅子站了起来,大步流星,气势如虹,直接朝着那碍眼的三人组合而去。

卓蔺垣瞧着叶璃给睿睿擦拭嘴角的举动,眼角扫过一丝莫测的笑意:“叶小姐有心了,睿睿从小就缺了妈,在生活方面的细节我倒是疏忽了。”

“抱歉,我不知道你夫人已经……”去世了……

让人想起不好的事情,总归是不该。

叶璃的道歉,却并未被接受。

男人直接截断了她的话:“睿睿,你妈咪呢?”

小家伙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瞧了他一眼:“妈咪不是正坐我旁边吗?”

饶是刚刚叶璃有心想要将睿睿对她的称谓问题一笔带过不加计较,看来这会儿也是不能了。

单单小孩子认错人,那她也没什么奇怪的。

可若连那孩子的家长都一起配合,她便必须得将这事情放到台面上来了。

“卓先生,睿睿话中的意思,是否是我理解的意思?如果是,能否给我一个解释?我何时多了这么一个儿子?”

一瞬不瞬地望着对面的男人,他依旧是那般优雅矜贵的模样,俊脸上挂着一丝得体的笑,口中正绅士般咀嚼着牛排。

拥有着良好的礼仪,在口中有物时,并未急着回答,这反倒令空气中有一丝静谧流转。

等待着答案的叶璃,愈发有些看不透这个男人。

易瑾止大步匆匆地走过来时,恰见到叶璃“深情款款”地凝望着卓蔺垣的画面。

人家忙着吃牛排没空搭理她,这女人居然就这样倒贴地对他含情脉脉?

“两位好兴致,看来我来晚了。”他的突然出声,让三人动作一滞。

尤其是睿睿,早在易氏财团时便因为他欺负自己妈咪对他没有什么好感,霎时便是竖起了身上的刺:“我和爹地陪妈咪吃饭,你干嘛要来?”

果然,小鬼头就是讨厌,动不动就喜欢和人对着干。

突然便想到可可,他的女儿初次见他,也是那般陌生而害怕,眼睛中却流露出好奇,到最终对他依赖。

心里,软了一片。

这小鬼头一点都不可爱呐,都不及他的可可万分之一。

“你爹地带走的是我的人,我能不来?”两三步便走了过去,易瑾止有意加重了“我的人”三个字。究竟强调的是“他的员工”还是“他的妻子”,就连他自己,一时都无法深究。

“妈咪是我的,才不是你的!”睿睿自然不肯罢休。

易瑾止却是瞬间将他从座位上给抱了起来,一下子便丢到了对面的椅子里。

而他自己,则落座在睿睿原本的椅子上,坐在叶璃身旁,将面前睿睿用过的餐具动作迅速地推了过去。

雷厉风行的动作,不给人任何思考的空间,他的人,就这样丝毫不顾礼仪地强行插入这一桌。

叶璃瞧着他的霸王行径,微微有些瞠目。

“既然你们是为了公事才来用餐的,我这个公司总裁为了这个合作项目亲自出马,也算是理所当然吧?”

不疾不徐的话语,直接堵住了叶璃想要发表意见的口。

睿睿被这般强盗地抱到了另一个位置上哪儿甘心,委屈地重新跑回去撕扯着易瑾止的衬衫下摆:“你这个强盗你这个坏人,欺负我妈咪还不够现在还来欺负我这个小孩子,凭什么抢我的位置!”

瞧瞧,这孩子就是一点都不可爱。

他的老婆,他坐在她旁边有什么错?

居然还来扯他的衣服。

眉头微蹙起来,易瑾止刚要将这孩子给拎出去,一直沉默不言的卓蔺垣却不动声色地开口:“睿睿,过来。”

温度不咸不淡的四个字落地,原本正吵闹着的睿睿,明明脸上都写满了不甘心,居然不敢忤逆,乖乖地走了回去坐下。

一时之间,四人就这般呈现诡异气氛。

叶璃与易瑾止相邻而坐,叶璃的对面是卓蔺垣,而易瑾止的对面,则是睿睿。

“易先生为了这个合作项目亲自赶过来一趟,我自然是欢迎。只不过,在易氏见面的时候也没见易先生这般热络,现在突然如此这般,倒是让卓某有些受宠若惊了。”卓蔺垣表情温淡,很显然,亦不是省油的灯。

“当时还有个应酬,也就没闲聊。”

轻轻松松,便是一个回合下来。

那个因易瑾止的到来而被搁置的问题,便暂时纠结在了叶璃心里。

蓦地,叶璃的手机响起,《I了magine了me了without了you》的歌词,轻柔橙酸,两个男人眼中皆是一抹浮光划过。

“梓欣?”说了一声抱歉,叶璃到一旁去接听。只不过良久,另一头的人都没有开口,她不禁有些疑惑。

“璃子,有没有兴趣陪我听个床戏?”

终于,乔梓欣开口,明明语气轻快,可叶璃,稔是从中听出了一丝哽咽。

“出什么事情了?”乔梓欣这个女汉子,向来便是强势得很,更别提突然呈现如此软弱的一面了。

哽咽?她会哽咽?

这对于叶璃而言,简直便是天方夜谭。

“还能有什么事情?人家和他女朋友正大光明地做些少儿不宜的事情,我顺带旁观全程罢了。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所以就邀请一下你啊。”

另一头,依旧是轻快明媚的声音,仿佛真的纯粹只是个旁观者。

月迷会所,顶层,是属于杜岑安的私人领地,一般人,自然是上不去。

侍者见乔梓欣一直在电梯前徘徊,便好意上前:“小姐,需要帮忙吗?”

“帅哥,我问你个最简单的问题哈。”嘴里头明明是不正经,乔梓欣的神色却肃穆异常,“有个男人,花心滥情,换女人如换衣服,能让他保持新鲜感的女人最多不超过一个月。可是有一天他突然遇见一个女人,自此他收了性子,不再成天往小明星小模特那里钻,除了偶尔的应酬跟人调下情,其余时间竟荤腥不沾。你说,他对这个女人,是不是真爱?”

被这般一问,侍者明显一怔,意识到眼前的女人有可能说的就是她自己,忙敷衍地附和了起来:“男人嘛,难免被外头的花花世界迷了心神,不过那只是一时的。碰到入了自己眼放到心尖儿上的,那绝对是会收敛性子的。”

“所以,他对这个女人,是真的入了眼入了心,疼到了骨子里爱到了髓子里?”尤不死心,乔梓欣继续追问。

“这了这肯定是啊。”硬着头皮,侍者只求让她安心。

闻言,乔梓欣的脸色却是犹如暴雨之后的万籁俱寂。

果然,黎馨于杜岑安而言,便是特殊的存在。

手指伸出,轻触电梯按键。

“小姐,这是杜少的私人电梯。”侍者忙进行阻止。一刻钟前杜少刚搂着女人上楼,瞧那难舍难分的架势在电梯里就吻了起来。若是让这位主上去,不是扰人好事吗?

“若是私人,必定不会让旁人知道密码。若是让旁人知道了密码,便必定不属于私人,你说是吧?”

两句话一绕,听着也是大有道理,侍者一时没转过弯来,便被乔梓欣占了先机。

电梯打开,乔梓欣暗叹自己居然输入正确。

在侍者的目送下进入电梯,她按下层数,一点点感受着电梯的上升。

掏出手机,她静静地等待着另一头的接听。

很显然,手机另一头的人忙得脱不开身,亦或者是根本就不想接听。那单调的声响,仿佛绝音,兀自回荡在她耳畔。

无人接听,伴随着电梯门“叮――”的一声响起,她将手机重新放回包内。

只是,站定在那扇紧闭的门前,她却又望而却步了。

知道是一回事,可真正看到,又是另一回事了。

一旦真的敲开那一扇门,她担心自己这么多年来的坚持,真的只能如同城墙般崩塌。

蹲下身,她靠在门上。重新掏出手机,继续拨打那个号码。

一门之隔,她甚至都能听见里头手机铃声响起的声音。

恬剑灵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