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郡王妃

第33章 意外来人

定王楚逸霖剑眉轻轻的挑起,望向不远处指挥着下人送客人离开的云紫啸,眸中一抹若有所思,慢慢的领着几名手下走了过去,和云紫啸说起话来。

花芜轩暗处,有人一直注意着这一切,望了望远去的云染,又望了望定王楚逸霖,桃花眸微微的眯了起来。

秦煜城想起了定王楚逸霖望着云染的眼神,便觉得心中百般的不舒服,似乎自已的东西被别人惦记了一样,可是云染不是他的东西啊。

秦煜城正想得入神,有人走过来一拍他的肩,说道:“煜城,你想什么呢,今儿个一直魂不守舍的,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啊?”

唐子骞双臂抱胸的打量着秦煜城,总觉得今儿个的秦煜城不像往日的他,有些古古怪怪的,不过究竟哪里古怪,他又说不清楚。

秦煜城立刻摇头否认:“我没想什么,想什么啊,我是饿得头昏眼花了,你看好好的一个赏花宴竟然搞成这样,我们一口东西都没吃,现在我饿死了。”

一说到这个唐子骞来了火:“都是燕祁那个混蛋搞出来的,今儿个他为什么也来云王府啊,若不是他来,又何至于搞得大家没有饭吃,他退了长平郡主的婚事,竟然还敢登门,分明是找死,我要是云叔叔,我也把他打出去。”

唐子骞气恨恨的说着,想到了云染,又接着开口:“不如我们去看看云染吧,她今儿个也是吃了苦的。”

唐子骞的话刚完,秦煜城像炸毛了一般的跳了起来,直往外面奔去:“我不去,我饿了,我回去吃东西了,。”

唐子骞无语的望着那跑远了的身影:“这小子抽什么风啊,不去就不去,犯得着这么咋咋呼呼的吗?”

他起身往外走,肚子好饿,还是回头去看云染吧。

“秦煜城,等等我,我们一起去吃点东西。”

云王府所有客人都走了,好好的一场赏花宴,最后搞得不欢而散,所有的客人都没有吃到一口东西。

至于云染,因为掉落碧湖的原因,身子实在是太虚了,一回到茹香院里,倒头便睡,连东西也没有吃,对于另外一个同样掉进碧湖,差点淹死了的四小姐云挽雪,云紫啸直接的下命令,仗责二十大板以示惩戒,云挽雪掉进湖中,本就被淹得半死,最后还被云紫啸命人仗责二十大板,真正是遭了大罪。

傍晚,云染总算醒了,精神好多了,一睁开眼睛,便看到父王云紫啸端坐在房间里望着她,云紫啸脸上满是自责,看到云染醒过来,不由得温声开口:“染儿,今天的事情父王有错,竟然害得你受了苦。”

云染摇头,这事和云紫啸没关系,是她自已想教训云挽雪的,她看出了云挽雪想害她丢失名誉的事情,便先下手为强了,而且她想教训云挽雪,所以才会落湖,真正的目的就是想帮助自已恢复名声,再把云挽雪拽进碧湖中去好好的喝喝水,让她醒醒脑,看她以后是否还敢想主意害她。

谁知道最后她竟然和燕祁斗了起来,事实上父王和燕祁打起来,也是因为她的原因,若不是她和燕祁斗起来被父王看到了,火大不已,他也不会和燕祁打起来。

“父王,这件事和你没什么关系,你别自责了,何况你看我不是没事了吗?”

她虽然掉进湖里,但云紫啸立刻给她度了真气,她又喝了大夫开的药,发了一身的汗,现在基本没什么大碍了。

云紫啸看她精神不错,总算松了一口气,想到云挽雪,眼神有些暗:“你四妹妹被我仗责了二十板子,相信她会吸取教训,以后再不会生出这害人的心了。”

“嗯,我知道了,”云染点头,对于云紫啸的处罚,她并没有说什么,翻身坐了起来,觉得肚子很饿,她想起来今天一天没有吃东西,难怪这么饿。

“好饿啊,”云染开口,云紫啸立刻吩咐了樱桃下去准备吃的东西过来,自已陪着云染话。

“染儿,今儿个赏花宴被毁了,回头父王再重新为你补办一个,”云紫啸话落,云染立刻阻止了,原来她是不知道这赏花宴是变相的相亲宴,所以才没反驳,事后知道了却因为答应了云紫啸,所以也没说什么,现在哪里还会同意。

“父王,别办了,今儿个赏花宴闹成这样,再办就惹笑话了。”

云染一说,云紫啸便想起今儿个赏花宴之如此,都是燕祁的原因,不由得火的开口:“这一切都是燕祁给惹出来的事情,想想便觉得恼火,本来想狠狠的教训教训这小子的,没想到他的武功竟然十分的厉害,若是他使足了全力,只怕我还不是他的对手。”

云紫啸有些无奈,没想到燕祁的武功竟然如此的厉害。

他自认武功十分的高深,没想到竟然拿不下燕祁那小子,实在是可恼可恨。

云紫啸想到燕祁,就想到了云染的婚事,眸光温和,唇角擒着笑,望向云染:“染儿,你说,今儿个赏花宴上,你是否有中意的对象,若是你有喜欢的人,父王就进宫请皇上下旨,”

相信皇上定然会降旨的,先前他同意了燕祁退婚的事情,本来就是对不起他云王府的人,若是染儿喜欢谁想嫁给谁,相信皇上会同意而下旨的。

云染无语,望着云紫啸:“父王,你这么着急把我嫁出去吗?”

“没有啊,父王巴不得你一直留下来陪父王呢,父王只是不甘心你被燕祁退了婚。”

“退婚就退婚呗,就算他不退婚,我也不想嫁给他,父王你想啊,他又不喜欢我,我嫁给一个不喜欢我的人,会幸福吗?”

云紫啸听了云染的话,凝眉想了一下,倒是认同了云染的话:“那父王不催你嫁人,不过你要多看看挑选挑选。若是遇上喜欢的,只要和父王说一声,父王定然替你进宫向皇上请旨。”

“好,只要我喜欢的,肯定告诉父王。”云染无奈的同意了,不想再在这个话题上纠结,云紫啸听到她答应,总算笑了,不过临了又说道:“除了燕祁,我们大宣国多的是青年才俊,对了,唐子骞怎么样,若是你嫁给他,唐子骞那小子敢欺负你,父王饶不过他。”

吴笑笑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