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小狂后

腹黑小狂后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7章 我叫玉罗刹

看着玉绯烟倔强的眼睛里湿润的雾气,玉惊雷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好孩子,你长大了!从我把虎头扳指交给你的那一刻,你就是玉家的家长了,爷爷听你的!”

玉惊雷还活着的消息只有玉绯烟、夏侯擎天和老魁三人知道。

就在玉绯烟决定去莲家的时候,太后身边的宋嬷嬷来到了忠义公府。

“太后要见我?可是有什么事情?”

有了上一次的经历,玉绯烟对进宫很是排斥。

虽然夏侯擎天整治了夏侯楠,他也得到了应有的教训,但玉绯烟对进宫非常排斥。

谁知道秦太后又在弄什么幺蛾子呢!

“太后就是想找个人说说话!三公主出事后,太后就病倒了,她身边现在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所以想到了良玉郡主您。奴才恳请郡主去看看太后娘娘,陪她说说话,奴婢求您了……”

“多谢太后厚爱,只是家里的事情太多,我走不开。”

玉绯烟的回绝,似乎在宋嬷嬷的意料之中,她不哭也不闹,行礼后辞别玉绯烟回了皇宫,这结果让玉绯烟有些惊讶。

秦太后并没有像丽嫔那样咄咄逼人,和她的行事风格有些不符,这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呢?

玉绯烟的疑问很快就得到了证实,不过一天时间,京城上下都在议论,说玉绯烟克父克母,克得叔叔伤残,现在克死祖父,就连玉家唯一的男丁玉星穹,也被她克死在海里,她是天煞孤星!

还有人说,夏侯楠一直都宽厚仁德,还是皇子的时候就深得民心,可玉绯烟一回来,夏侯楠被她克得丢了太子位……

“混账!让我查出来是谁在背后造谣,我一定杀了他们!”

老魁听到这些难听的话,气得不行。

这么说一个未婚的姑娘家,简直是不让人活啊!

“老魁叔,别生气!他们无情,别怪我无义!”玉绯烟笑着在老魁耳边如此这般,老魁一听,双眼发亮。

“好!就按小姐说的办!”

只是一晚上,京城的风声就变了。

有人在京城最大的酒楼里爆猛料,前太子夏侯楠之所以被废,是因为他和三公主长期保持着不正当兄妹关系。这一次,他们在皇宫行苟且之事,被皇上抓了个正着。夏侯楠在慌乱逃跑中跌倒,伤了男人的根本,成了一个真正的废人……

比起玉家的事情,皇室的丑闻更让人兴奋。

第二天,京城里上至皇亲国戚,下至黎民百姓,都在兴致勃勃地讨论夏侯楠和三公主夏侯珍的禁忌之恋。

“气死哀家了!气死哀家了!”慈宁宫里,秦太后第一次当众摔了龙头拐杖。

秦太后原本想把玉绯烟逼到绝境,没想到夏侯楠的事情在这个时候被高调曝光。

就像无形中有一只手在推动这件事情似的,就连兄妹乱伦的话本,也在一夜之间布满了京城的大街小巷。

“姑姑,这件事情肯定是玉绯烟做的!”丽嫔把宫外流传的话本丢在地上,“她好狠的心啊!这是要逼阿楠死啊!”

秦太后最初也想到了玉绯烟,认为是她在背后搞鬼。可是看到这些话本,分明是准备了很久,秦太后便认定玉绯烟一个小姑娘家没那么大的本事,背后黑手另有其人!

只是当初知道这些事情的宫女和太监都被杖毙,在场的只剩下皇上,夏侯擎天和周倡。

周倡没胆做这样的事情,难道是夏侯擎天?他这么做,究竟是什么目的?!

秦太后沉着脸,面色狰狞。

她早就看夏侯擎天不顺眼了!

这个肮脏的野种,不过是自己儿子的一把刀,难道还真的生出了别的念头?想在这个时候踩着夏侯楠往上爬,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下贱的身份!

比起丽嫔的哭哭啼啼,秦太后显然冷静许多。

夏侯擎天的这笔账先记着,她要见玉绯烟!

“宋嬷嬷,再去请良玉郡主。如果她还推三阻四,说家中有事,就让玉芝兰回去主持玉家的事情。要是请不回玉绯烟,你也就不用回来了!”

宋嬷嬷再次登门,带来了玉芝兰和秦太后的原话。

这一次,玉绯烟没有推辞,玉芝兰回来正是她求之不得的事情。临走时,玉绯烟笑着凑到玉芝兰耳边,轻声说了句,“大姐,年纪轻轻就要守活寡,真是恭喜了!”

不等玉芝兰发怒,玉绯烟上了马车。

玉家的事情,玉绯烟早就准备好了,在她下面安排的大戏中,玉芝兰就是鱼饵,有了这个鱼饵,不愁玉千尺和浙夏筠不上钩!

再一次看到秦太后,玉绯烟神情淡淡的,礼貌性地行了礼。

至于一旁脸部扭曲,双眼满是仇恨的丽嫔,玉绯烟则直接忽略了她。

反正已经大家已经撕破脸了,还那么给你面子作甚!

看到玉绯烟,丽嫔恨不得扑上去抓破她的脸,要不是秦太后之前再三强调,让她别坏了自己的事,丽嫔早就忍不住了。

“绯烟啊,哀家叫你来,是想谈谈你和太子的婚事。”

出乎玉绯烟意料,秦太后没有拐弯抹角,一上来就提到了重点。

“皇上册立新太子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这样的喜事,应该举国欢庆!”玉绯烟吃惊地看着秦太后,双眼迷茫,“太后娘娘,新太子的婚事和我有什么关系?”

被玉绯烟一堵,秦太后胸口立刻沉闷起来。

她是真蠢,还是装傻呢!

“哀家说的是你和夏侯楠的婚事!”

“噢——您说的是前太子啊!”玉绯烟恍然大悟。

“我们的婚约已经解除了,前太子当着大家伙儿的面立下血誓!要是违背了誓言,是要天打雷劈的啊!我曾经见过有人下雨天被雷电劈了,身上没一块好肉,都被烤熟了!七尺的汉子,最后被烧得只有婴儿大小,可惨了!”

被玉绯烟这么一吓唬,丽嫔紧张地捏住手帕。

血誓那么厉害,她不能让夏侯楠冒险。她只有夏侯楠这么一个儿子,他不能死。

蜡米兔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