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美食与轻不可辜负

惟美食与轻不可辜负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2章 第七十三话 从未见过的三小弟

宁轻轻回到市场部,找签下广告套餐的Marco,将新方案告诉他,请他处理换合同的行政手续。

“啧啧,厉害啊。执行部的人竟然会帮我们谈客户。”Marco弹了弹她写的备忘,“六万六升级成大型活动,这等于帮我涨佣金嘛。”

“Marco哥哪里看得上这点佣金,是我给你添麻烦了。”宁轻轻说,“请你多多帮忙,客户希望尽快。”

Marco对她比了个OK的手势。

宁轻轻向高铃回报时才发现刚才心急,先去找了Marco而不是先征求高铃同意,有点担心地补充,“我怕客户改变主意,想尽快签约落实。”

“你这个担心的表情是怕我否决你的idea?身为我的助理,要具有一定的决断权,你和客户谈妥的事,为什么担心我不同意?”高铃说,“以后,过程不用事无巨细汇报,否则我不用请你当助理,自己包办就好了。”

熟知高铃教人方式的宁轻轻知道自己被肯定了,高兴地退了出去。

高铃在她关门前说,“你想找几位宝宝当托,可以问邓老。”

宁轻轻依言找邓于行,解释了来意。邓于行对这个聪明懂事的新人甚是和善,尤其她说要举办宝宝游泳大赛,老人家更为高兴,“你想找同事带宝宝去参加?我给你几个名字,你说是我交代的,他们都会乐意去。另外,我女儿的宝宝一岁半,我会让她小两口去参加,我自己也会去帮忙。”

按照邓老的小贴士,宁轻轻找了行政部和执行部的几位同事,他们都答应参加。最后是奶茶,宁轻轻知道创意部还没人,决定晚点再去,一面寻思为什么单身宅男奶茶会有宝宝。

今天留下来加班的人很多,可是创意部仍然没人来上班,期间,Marco已把签好的新合同拿回来了。

七点半时,纪明薰从办公室出来,往影印室去,显然CEO办公室的传真机坏了,他只能纡尊降贵去公用影印室。

片刻之后他返回将一叠文件丢给宁轻轻,“到楼下便利店传真给客户,再等他回复的传真。”

“公司的传真机……”

“记得报修线路。”

“为什么是我?”宁轻轻倚熟卖熟地问。

“我的秘书隶属行政部,已经准时下班。你是我助理的助理,还需要解释下去吗?”

怕他不耐烦,宁轻轻拿起文件,飞也似地下楼去了。

便利店里的座位区有三个穿着西装但是手腕和脖子上都露出刺青的年轻人,看起来只有大学生的年纪。宁轻轻刻意站得稍远一些,总觉得他们要么是保镖要么是财务公司追债的。

突然,一个浑身酒气穿着又脏又皱西装的男性冲进便利店,双手各拿着一把水果刀,挥舞道,“不许动,都不许动!”

宁轻轻刚好站在门口附近,被他吓了一跳,没能及时逃走。店员见到有强盗,正准备按警铃,醉酒男性举起刀对准宁轻轻,“你们乱动,我就砍下去。”

这下,不但宁轻轻不敢动,店员也不敢动了。醉酒男性口齿不清地说,“钱,都拿出来,快点。”一面用刀对宁轻轻挥舞道,“你也拿出钱包!你这个黄毛丫头,凭什么你可以在这里上班,我不能?炒掉你!炒掉你!”

宁轻轻忙把钱包拿了出来,他却更激动地挥刀,“干嘛给我钱?我不要遣散费!给我工作!我要工作!”

正在大家不知如何是好时,角落里那三个年轻男生冲了出来,两人眼疾手快地各抓住他一只手,剩下一人将两把刀夺走,制服了醉酒男性。抓住他手的两人将他拖出店外,剩下这人对店员说,“没事的,不要报警,他喝醉了而已,不是抢劫。”随后也跟了出去。

宁轻轻想追出去感谢他们,然而要等传真,直到传真来了,才出门找他们。

他们就在大厦外的台阶上,其中一人拿了瓶水浇在醉酒男性的头上,重重拍着他的脸。醉酒男性似乎清醒了点,三名男生你一言我一语,对他说工作可以再找但是千万不要犯罪、有前科就更没法找工作了、你家人会担心你之类的劝解之言,最后还塞了点钱给他。

宁轻轻等他们打发那醉酒男性离开之后才过去,“谢谢你们刚才救了我,虽然他不是真要抢钱,可是喝醉了拿着刀玩,一个不小心也很危险。”

“没事的,美女,这两把刀小意思,我们以前对付的都是西瓜刀。”其中看起来最小的男生说。

“别满口乱扯,明哥说了不要提过去。”看起来和他有点像但是年纪最大的男生说。

“咦,你也是我们公司的?”和他们两个不像,年纪介于二者之间的男生问宁轻轻。

“我是光明传媒的员工。”宁轻轻解释道。这三个人之前绝对没见过。

“我们也是!”最小的男生翻出自己的工作证,“你看!”工作证上写着光明传媒投资部,名字是包大梦。宁轻轻往另外两人看去。

“我是大梦的哥哥,叫我包子。”年纪最大的男生说,“他是我们的铁哥们丢丢。”

丢丢拉了拉包子的衣袖,“包子你看清楚,她的证件上写着宁轻轻,就是明哥跟我们提过的那个新来的妹纸,也就是广告界天使。”

“呀,真是她,刚才都没看出来!怪了,明明跟网上的照片一模一样,怎么就没认出来呢?”大梦抢着回答。

我的长相就是这么没存在感的,大学的学长们说,像我这样漂亮得没压力的妹纸还真没见过,言下之意就是没存在感,但是现在这个不是重点。宁轻轻问,“明哥,难道是指明少?”

“是的。”包子打量她,“你就是明哥说的宁轻轻。”

“明少说我什么?”宁轻轻问道。她惊讶的是明少总叫自己新来的,不料他记得自己的名字,还跟别人提过。

“说你很傻,可能过不了试用期,出去也找不到工作,他预备让你来我们部门当秘书,然而你成了广告界天使,留在了本部。”

天醉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