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第74章 共宿高家村(5)

这般一想,云菀沁毛骨悚然,轻轻走到门前,手放在门闩上,一扭,倒吸一口气冷气,门被反锁了!

岳五娘之前从没锁过门——这到底是要干什么?

诡异,在雨夜的村庄滋长。

她倒退两步,由不得胡思乱想,高家村与佑贤山庄的道路真的暂时不通么?不会是将自己先骗着住下来吧?就当岳五娘是个好人,可她那个没见过面的丈夫是个什么人,谁都不知,这高家村地理偏僻,她在龙鼎山山脚住了多时都没听说过,又怎会无端有外人上门?

她披上挡雨的披衣,趿上软靴,幸亏茅草屋门闩都是木头制的,不够扎实,岳五娘落门闩时有点儿紧张,并没压下去,她使劲儿拧了两下,门开了。

顺着灯光,云菀沁摸到主屋那边。

堂屋的大门大开,她走进去,没有看到人。

左手边一间小厢房,门缝却透出的灯光,还有低沉的交谈,是两个男人的声音,听得不大清晰。

她走过去,门缝内,一片黑色袍角浮现在视野中。

一方矮桌两边,两名男子面对面,席地而坐。

正对着门,朝向云菀沁的男子粗犷结实,农户打扮,微敞着胸肌,与岳五娘差不多大,不知道是不是她家那口子。

另一名则被对着云菀沁,只瞧得见背影,套着黑色夜行披风,从头到脸到身体裹得严实,完全看不到长相和身型。

零零散散的字句飘出门缝:“放心,爷,明儿我便去青河山铁矿埋下炸药……”

“可稳妥。”

“我做事,爷还不放心?一旦爆破,必定是大事,皇上追究下来,自然便能将魏王扯出来。朝廷的铁矿不容许私人插手,一旦知道魏王背地为了积蓄私产,在青河山铁矿招人手挖铁矿,与朝廷抢资源,就算不落个欺君罔上的罪,也能叫他吃一壶……”

炸药?爆破?魏王?

岳五娘的丈夫,究竟是何人,这黑衣男子,又是谁!

这高家村不是个与世隔绝的小山村吗,为什么两人谈着的都是朝事!

不管如何,云菀沁只知道好像听到了不该听的,轻巧退了两步,屏住呼吸,正想要原地返回,身后一阵风卷过来,岳五娘正站在身后,大吃一惊,正想将她默默拉回去,谁知道门内的高骏已经被惊动了。

“五娘!”哐啷一声,高骏甩开门,面色紧张,又微微含着愠怒,“你不是说将她安排睡了么!”

与此同时,云菀沁见到门内那黑衣裹身的男子起了身,身子一闪,避开了门外人的目光。

岳五娘将云菀沁拉到身后:“妹子啥都没看到,没听到,你们继续,继续。”

高骏显然不认为云菀沁没听到,今夜谈的事,事关重大,干系主子的性命,怎么能被个外人听去了,还是怪自己,竟心软了,让老婆留下个陌生人!就算是看到主子来了也不行,更何况竟还听去了!

不行!这女娃,不能留!就算说自己心狠手辣也不能留。

铜铃大眼渐渐有些发了赤红,虎躯微抖,高骏几步走近妻子和云菀沁。

岳五娘清楚丈夫要干什么,双手一挡:“高骏,你疯了不成?杀人害命的事儿都做得出来?”

留她一条命,万一风声露出去,自己死了就罢了,妻子和高家村也保不住,三爷和公主更会受牵连。高骏就算再疼妻子,这会儿也不听了,置若罔闻,将岳五娘挡了出去,一把拎起云菀沁朝堂屋外走去。

到了院子里,高骏手一松,云菀沁脚伤还没好,一个踉跄跌在地上,却听这汉子的声音在雨点落地的撞击中十分森冷:“小姑娘,可别怪我,谁叫你运气不好。”

岳五娘见丈夫正要动粗,知道拦不住丈夫,但丈夫恐怕会听贵客的话,转身捶着门大声道:“爷!这妹子只是伤了腿脚,在俺家留宿几日,真的没听到你们说话,就算听到了,也不知道你们什么意思,就一个小姑娘而已!您就出来劝劝俺那口子吧!”

门扇轻微嘎吱。

屋内人终于走出来。

依旧用黑色披风罩着头脸,只隐约看见袍子下露出的纤修而骨节分明的手指。

岳三娘也并不清楚他的身份,这些年,只听丈夫喊他“三爷”,偶尔在家中远远见过他一面,看得并不算仔细,这会儿近距离一见,心里蹦跳起来。

这男子,气势凌厉得很,不是个普通人!

走到堂屋外,男子与夜色融为一体。

轰隆一个响雷从苍穹深处划过,雨点大起来,显得鬼影憧憧。

“爷!”高骏回过头,“以防万一,这女娃留不住!”

“高骏,你还是人不是啊?”岳五娘冲出来,“俺这些年,端茶送水时也免不了听到你跟爷说话,那你是不是要把俺也杀掉啊!”

那怎能一样?这女娃儿可是外人。

高骏被老婆吵得没辙,却还是杀意坚决,将云菀沁胳膊一拧,从地上拽了起来,虎目一眯:“丫头,怪只怪你听到了咱们说话!”

站在廊下的男子显然是操控眼下局面的人,可云菀沁余光见他,依旧不动声色,想必也是决意放任高骏弄死自己。

没摔死在崖下,难不成要死在个陌生人的家?求情没用,否认更没用,云菀沁拼了,定定盯住台阶上的男子,激将:“我不管你们做什么大事,就算再惊天动地的事儿,将无辜的人牵扯进去,也是全天下最最没能耐的事!”

男子身体轻微一动,沉闷的声音夹着风吹雨打飘过来:“慢着。”

云菀沁的脖子被松开,总算松了口气,而那男子声音一出,又有种奇怪的感觉。

虽然才两个字,这声音,这语气,怎么像是似曾相识!

还没来得及轻松多一口气,男子又扬起手:“杀了。”这女子,若真是一般受伤留宿的普通弱女就算了,可光听她刚刚那一番话,明显就心性强悍,临危不惧,还自有主张,不像一般的闺阁弱女,不能留。

那只手刚一扬起来,云菀沁目前有什么莹润光泽一闪!

悠然世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