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3章 救婢

“主子。”施遥安也瞧出来郁小姐的意图了。

“去附近的牙行,为郁宰千金赁一张轿子。”

短短几句吩咐完,脚一抬,夏侯世廷踩着车墩上了马车。

帐内飘来男子声音,果决而铿锵:“走。”

车夫马鞭一扬,辕轮滚滚,踏着青石板的大道绝尘而去。

光几个动作,便将郁柔庄被绿水夸赞过的自傲击得烟消云散。

等她醒悟过来,那银顶马车朝着北城已融成了一个小点,在街角拐了弯儿,消失在视野。

施遥安悄悄打量郁小姐,虽看不清神情,但露出的纤细娥眉微微颤着,抱手试探:“郁小姐,奴才这便去轿行。”

“嗯,”她平息住心情,尽量让语气平和,优良的家教让她学会喜怒不言于表,“那就有劳大人了。”

等人走后,郁柔庄定定盯住施遥安的背影,一把扯下面纱,喘息了几下。

绿水赶紧上前,呸一声:“这个秦王,一点儿不懂得怜香惜玉,呆瓜一样,木讷不解风情,怎么配得起小姐!小姐这般神仙人物,怎么会便宜了这个有北方血统的!”

他不是不懂怜香惜玉,更不是呆瓜,只是对象不是自己……郁柔庄薄唇弯起,嘴角笑意却冷森,年年都是第一的人,今年却拿了个末等,这种滋味只有最优秀的人才能体会。

她喜不喜欢秦王是一回事,可他不将自己看在眼里,又是另一回事儿。

手扶在婢子的腕上,郁柔庄扯下面纱,柔道:“走,去云家。”

云府。

云菀沁从侧门进了宅子。

刚踏进盈福院,初夏已经在主卧门口等着了,神色慌张,一把将大姑娘拉进卧室。

初夏跟着去打探了一下,莫开来请了个大夫上门给妙儿看伤,等大夫走了,又在妙儿的房间待了会儿。

云菀沁没瞒着初夏,将妙儿的身世与她说了。

初夏眼睛瞪圆了,这才明白为何局势来了变化,惊咋老爷心眼太黑人品太渣,却又灵光一闪:“秦王怎么知道老爷这些事的?”莫名有些毛骨悚然。

这些事被老爷抹杀得几乎一干二净,若不是有心人想法子挖掘,怎会知道?都是见不得人的私人把柄,拽在手里,相当于拽着臣子的命脉。

云菀沁沉默不语。

夏侯世廷登基初期,扫清了不少持二心或者对自己上位并不服气的臣工,若是一律用皇权镇压,肯定会不服,造成人心动荡,所以他大多是利用臣子的私事做把柄,让他们引咎辞职,如此一来,既拔除了他的眼中钉,又不影响大局,让臣民安心。

只是没料,夏侯世廷在即位前,便开始在做这件事——收集朝中重臣们的不法罪证,云玄昶这个兵部左侍郎,自然也不例外。

这就表明,夏侯世廷现下已是有了野心的人。

他刚刚与自己拥抱时的热量,还在身体上盘桓着,可现下,云菀沁却有点儿凉,深吸一口气,转移心情:“走,去看看妙儿。”

妙儿的屋子在南院一排下人厢房最左侧的一小间。

天井内,莫开来刚从妙儿厢房里出来,见云菀沁过来了,马上迎上去。

他行过礼后,将云菀沁拉到一边,迟疑了会儿,终是道:“小姐,关于妙儿的事……”大小姐如今是唯一能说得上话的人,只有跟她明说。

云菀沁只当不知情,听莫开来说了一遍关于妙儿的身世,自然是渲染过,掩盖了爹的恶行。

莫开来默默说完,恳请:“老爷似是想将妙儿送走……还请小姐能不能求个情面。”养育了妙儿这么几年,终归还是有些感情的。

如今事发,爹虽恼怒莫开来擅自做主,可当务之急,还是解决突然冒出来的女儿,这一送走,能送到哪里,恐怕没什么好下场。

云菀沁度量片刻:“我先看看妙儿,稍后去爹那儿。”

妙儿的房间内,安静地针落可闻,弥漫着煎煮过后的浓浓中草药味道。

妙儿趴在床榻上,背上敷着止血收敛的药膏,疼痛正盛,正呜咽着,一见云菀沁来了,要爬起来:“大姑娘……”

刚在屋里,莫管家已将自己的身世说了。

妙儿听得五雷轰顶,呆住了,只当自己是个山沟沟的农户小孤女,却没料到生父竟是云家老爷。

而大姑娘,竟是自己的异母妹妹。

云菀沁端详她,先前不觉得,现下才察觉,无论神态、身型甚至五官,妙儿都与自己有相似之处,可这个姐姐,就如施遥安所说的,小姐身子丫鬟命,一辈子是见不得光的,甚至,连自己的真实身世,她这辈子可能都不会知道。

云菀沁上一世被人瞒骗到死,如今对着妙儿,生了些同命相连之感,将她扶起来:“好好养伤,夫人再不会打你了,这事完了。”

妙儿眼泪哗啦下来:“呜呜,嗯,嗯,谢谢大姑娘。”

云菀沁拍拍她的背:“妙儿,按道理,我得喊你一声姐姐的。”

“大姑娘别折杀奴婢了!”妙儿噎住哭声,慌忙摇头:“奴婢,奴婢这辈子根本没法儿姓云……”想来心中一酸涩,有泪都不知道怎么流。

云菀沁晓得她心中肯定复杂,估计比自己原先更要惆怅,明明是结发妻所生,到头来连认祖归宗都不行,一如自己前世,眼睁睁看着丈夫因为自己不能生育慢慢冷待自己,得知自己被身边的亲人下药残害身子,被丈夫和妹妹背叛后,心中充斥着想恨又迷茫的感觉,如同走进沼泽,只能看着自己深陷其中。

她抓住妙儿的手,握紧了,轻道:“过去的就让它过去,若想活得好,一双眼就只能朝前看,遇着恶人,只当他是根白菜,该无视便无视,该铲除便铲除!云家不承认你,你却要承认你自己。你要晓得,只有你自己先活得好了,才能看着那些恶人活得不好。”

过来人的轻缓口气很是治愈,妙儿停住了哭泣,抱住云菀沁的腰:“大姑娘,今后,奴婢定是为您鞠躬尽瘁。”

初夏在一边看着感慨,妙儿经过这一次,与小姐成了个半主仆半姐妹的关系,只怕更是死心塌地,却不知道小姐拉拢妙儿确实是明智之举,这看起来不起眼,还有拖后腿之嫌的妙儿,在未来某一日,更会为小姐扭转一次大事,挡去一场所有人几乎都拦不住的灾。

悠然世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