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第16章 千金小姐们要造反

许慕甄?夏侯世廷放下书卷。

想将太子的底细查干净,许慕甄是个重要人物,若能拉拢他,将他招在麾下,必定事半功倍——

只可惜,许慕甄目前是太子的人,又不清楚他的想法,不能打草惊蛇。

施遥安跟了主子十几年,知道夏侯世廷在想什么,道:“遥安也奇怪为什么许慕甄会帮陆小姐,后来一查,方知许慕甄是受他表妹所托。许慕甄的表妹,是兵部左侍郎云玄昶的嫡长女,表兄妹两人关系一向很好。”

云玄昶的嫡长女?

瞳如点墨,忽的一敛。

夏侯世廷突然觉得,这个女子,或许是他攻破障碍的突破口。

白皙清瘦的修长手指握住瓷球,夏侯世廷把玩着,仿似自言自语:“孤王若是与那位云小姐碰个面——她该不会误会孤王对她有什么额外想法吧。”

施遥安:“”王爷你这么傲娇皇上知道吗。

两日后,侍郎府举办私人小宴,重新请了云家长女生辰宴上的几名贵客。

后院假山峭石,绿渠浓荫,赏心悦目,中央搭着两套红木桌椅,摆放饼果酒肴。

前面是男客席位,后面则是女客席位,因为是私下聚会,都比较随意。

云菀沁过去时,曹凝儿和陆清芙望过来,眼神一个是感激,一个是满足,不约而同地朝自己点头示意。

沈子菱见云菀沁来了,招了招手,静待看好戏。

云菀沁跟好友交换了一个眼神,只觉有目光凝聚在自己身上,一移,落到沈老将军身侧一个人身上。

男子墨染剑眉,玉琢星眸,手足修长而矫健,一袭蝠纹武人便袍,明显是个练家子,五官与沈子菱有七八分相似。

是沈老将军的孙子,沈子菱的四哥沈肇。

云菀沁前世跟他不熟,但表哥许慕甄是个喜欢到处结交人脉的,年龄与他又相当,似乎有些来往,关系也还不错。

她只知道沈肇性子沉默,为人低调,可资质上佳,论武艺,在沈家子孙中与沈子菱并列优秀,若是留在京城,封王拜相不在话下,至少也能袭沈老将军的官位。但不知为什么,后来沈肇却与沈子菱一道去了前线,从此驻扎边境,与北方宿敌蒙奴国赫连族长年作战,极少再回邺京。

再见故人,云菀沁朝沈肇微微一颔首。

沈肇心中宛如雷电流窜响动,她什么时候看过自己?又什么时候朝自己笑过?握紧翡翠盏,手指一紧。

云菀沁回到父亲身边,朝席间几名位高权重的宾客款款一拜,启唇:“上次宴会菀沁是东道主,却叫贵客扫兴,心中有愧,这次重新有幸请来各位贵客,薄酒几杯,还望各位贵客千万不要怪责,今日一定要尽未完之兴。”

手肘一弯,云菀沁道:“我先干为敬!”杯盏碰唇,扬起雪白纤长的颈子,一饮而尽。

大宣风气开国是马上得天下,风气开放,男尊女贵,盛世还出过不少威震八方的女将军。只是近几代,风气奢靡,官宦千金才矜持优雅了起来,平时并不轻易见人。

如今这云家大小姐立于面前,风仪重现大宣盛世风范,叫客宾们一震。

少女肤白如玉,身量窈窕,眉目娟丽,初透国色妖娆。

上次来云府,大家并没瞧清这个云家大小姐的样子,想不到近距一见,是这么个出众人!

少女又举着空盏,环着四周一亮,雍容大方,言谈举止极有分寸,只是——

一袭莲青齐胸襦裙,坠马髻斜绾,没有任何饰品点缀。

太朴素了,不像一些官家千金镶金嵌银、姹紫嫣红。

甚至……这身打扮还比不上大户人家的一等丫鬟。

可这么一身简朴的衣裳也衬得人空灵娇美,叫人如沐春风,证明云家大小姐资质不凡,底子厚。有人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有人穿纸裁的衣服却都是尽显风姿。

云玄昶平时不关心女儿,可此刻从客人的目光中,也意识到女儿这一身有些不像官宦小姐,眉头一皱,后院女眷的生活用度都是白雪惠安排的,这也太不知分寸了!再如何,也不能叫云家大小姐穿戴饰品还不如丫鬟!

其实,白雪惠再怎么打压云菀沁,为了不叫人说闲话,也给她准备了几件能见人的宴会衣衫。

可今天,云菀沁特意挑拣了一套最简朴的。

简朴得叫人怜惜。

正在这时,几名客人已经举杯,客气回应:“大小姐哪里的话!那天只是意外罢了,跟失礼扯不上关系!”

席间,尚书秦立川也在场,云玄昶荐女时,他还有些犹豫,一来,云家和慕容家是订过娃娃亲的,二来云菀沁才十四,可云玄昶说他自会安排,加上云菀沁青春年华,身体健康,又是嫡出千金,秦立川仍是动了色心,当下一看,果然气度典雅,美貌不凡,满意极了,遥遥一扫,给云玄昶露出个肯定的眼色。

女儿替自己长脸,云玄昶正在得意,女客席那边有人开了声,似是接着客人的话:“是啊,谁又知道好好的会掉下了池子?沁儿切勿自责了!”

说话的人,正是沈子菱。

此话一出,云菀沁凝了笑意。

咦,刚刚还侃侃而谈,怎么突然变了脸?在座的个个眼力一流,哪会看不出,分明——落水那事是有内情。

“大小姐怎么了?”有人嘴巴快,问起来。

“可是落水那事有蹊跷?”有人脑子十分灵光。

云玄昶心思一动,看云菀沁欲言又止,突然想到二女儿身上,正要打圆场,将这事糊弄过去,女席间有人开口:“大小姐心胸太宽了,时至今日还在瞒着。”

男席这边,曹祭酒见是自己女儿出声,摆了摆袖子:“凝儿,在乱说什么!”

曹凝儿哼一声:“女儿没有乱说。云大小姐落水不是意外,是人为,下手之狠之快,啧啧,叹为观止。”

“凝儿——”曹祭酒正要阻止女儿,曹凝儿身边的陆清芙也淡淡出声:“曹伯伯,我也瞧见了,是有人将云大小姐推下水的。”

悠然世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