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世界之我心安处

第28章 回家的路上(下)

头脑浑浑噩噩中,伊兰感觉有人坐到了她身边的位置。她随意一侧头,先愣了一下,再眨巴了两眼,有点反应不过来,然后揉揉眉心,是太困了吧。

“嗨。”是霍斯北的声音。

她先是傻傻地也跟着“嗨”了一句,接着有些清醒了。“你还没走?啊,你落了东西啦?”她迷茫着还往四周左右看了看。

“没有。”霍斯北皱眉看着她。

“那……哦,等家里人来接?”

“不是。”

伊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完全接不下去。这该不是又来找她谈话吧,她反省着自己,先前对阿熙没什么不对吧。脑袋昏昏涨涨的,象被密密麻麻的针扎着一样,根本转不过来,她索性不猜了,等他先说。

霍斯北耐性比她足,沉默着坐在旁边,一直不开腔,那架势一看就知道他不是来随便歇个脚,给人感觉他会坐很久。

伊兰很无奈,她回想着三人刚才的情形,可能哪里惹到他不高兴了。她思忖着她和霍斯北两人早就讲和了,霍斯北还帮过她说话,搀过她走路,总体而言最近对她挺友好,莫非这回关系熟络了,他不好直接斥责,碍着情面希望她主动自我批评不成?

“那杯饮料,我没笑阿熙。”不管有啥没啥,她先低个头吧,两人干坐着真难受。

“嗯?”霍斯北的表情有点愣怔,那就不是这个原因了。

“那个石头,你要是不愿意让阿熙为难,我就不要了。”尽管她特好奇阿熙说的那种石头,但这是小事,伊兰觉得让一步买个清净没问题。

霍斯北眯起了眼,盯着伊兰没说话。这到底是不是啊?伊兰困惑了,再换一个吧。

“我说给阿熙做点心,是真心的,但我真的只能用那些食材,它们都是好的,都……只是快过期,不是真过期。”伊兰越说越心虚,一定是这个原因了,他当时不说,怕是不想浇灭阿熙的高兴劲,搁这儿等着呢。“对不起,我真的不是要作弄阿熙,我自己也吃的。”伊兰万分诚恳地对他说道。

霍斯北的脸色已经全黑了。果然是了,伊兰低下头去,等着他说。再有什么令人难堪的话,受着就受着,他说完也就走了,这人心不坏,就是耿直了点。

可霍斯北一直不说话,伊兰觉得头疼,不是说说的那种,是真的生理上的感受。半夜里不能睡觉,要硬撑着熬时间已经够折磨人了,她还得变着法子向人道歉。霍斯北老不搭茬,她皱起眉头也不说话。

“你不舒服?”隔一会儿,霍斯北终于开口了。

伊兰摇摇头,心里求他快点骂完走人,她就会舒服多了。

“我去给你拿杯饮料,还是你饿了?”霍斯北语声里有丝关切。

伊兰疑惑地看向他,骂人前还关心别人饿不饿?

“你来干吗?”她头昏脑胀的不好使,竟然直接就问了。

“哦,”霍斯北微微扭头,避开她的视线,“我出门旅行。”

“旅行?”伊兰没想到会这样,刚刚他们分开的这点时间他已经回家一趟,然后一口气不歇就出门?还是他压根没回家就要旅行?不过这些都不关她的事,伊兰随口问了句,“刚刚没听你说啊,几点的航班?”

“六点。”

“这么巧,跟我一样。”伊兰虽然诧异,但总算放下心来。

霍斯北微微一笑,盯着他自己脚下的地面没说话。

伊兰本来顺口要问他去哪里,看他这样子,大概不愿多讲吧,反正是人家的事,伊兰就咽下话头没问下去。

两人大部分的时间在沉默。后来,霍斯北走开去,回来又递过来一杯饮料,伊兰抬头看向他,他笑着说道:“可以提神,味道还不错。”然后摇摇自己手里的那杯,表明尝过了。

伊兰默默接过,说了声谢谢,有一口没一口地抿着。

“困吗?”霍斯北主动提起话头,他也困了吧。

“嗯,有点。”伊兰诚实地回答。

“你闭上眼睛休息一下吧,我看着时间,或者我带你出去走走。”他提着建议。

两个主意都不好,但找点事做,时间就过得快,“我们走走吧。”伊兰说道。

两人到处兜了一圈,没人开口说话,也没有东张西望看稀奇,霍斯北目视前方直通通往前走,步速不慢,跟赶场似地,伊兰一边跟着,一边腹诽,她这是在用脚丈量土地面积,比坐着还累些,这时她心里悔死了,早知道这样,她就该订个房间,哪怕价格再贵呢,不是学校刚给了随队营养师的报酬嘛,她还支付得起住宿费。长夜漫漫,真的很难熬,旁边还有个人,让人深觉不自在。

“我去租辆悬浮车,带你看看图朵主星的夜景吧。”两人转到了航空港外面,正站在一家悬浮车租赁馆门口。每个航空港都有这项业务,方便外星球的人来出差旅游。

伊兰木愣愣看着霍斯北,这个太扯了吧,何必为了熬时间摆那么大阵仗?“不要了,别错过航班。”她找了个借口推脱。

“来得及的,还有差不多三个小时呢。”霍斯北想到就去做,推门就进去了。伊兰没料到会这样,等跟进去阻止的时候他已经快手快脚向看店的机器人租下了一辆。伊兰心里叫苦不迭,哪有这样的人啊,做事没有计划,说个风就是雨的。

霍斯北拉开车门,示意伊兰坐进去。见伊兰还在犹豫,放缓了声音说道:“没事的,一定不会错过航班。”伊兰才满面无奈地坐上去。一路上,霍斯北话不多,但看得出来,他很想尽心地沿路介绍,伊兰一边感念他的好意,一边心里着急,只好叮嘱他:“不要开太远了,还要赶回去呢。”

就这么着,睡意倒消了不少。偏偏霍斯北看她兴致不高的样子,以为她还在犯困,对她说道:“你在车里睡一会,我转到自动驾驶,已经设好了路线,按这个速度和距离,回去时间足够,你不用担心。”

她怎么能不担心,自从周颀的事发生后,她对悬浮车再也不敢盲目信任了。伊兰不好直接拒绝他的好意,只好说道:“车子绑定了吗?没有的话换我来驾驶,你睡一会?”正好等他睡着的时候把车开回去。

霍斯北扭头注视她,语声轻柔地说道:“我没事,你睡吧。”

伊兰已经完全没有睡意了,谁家请人睡觉象请人吃菜一样推来推去的,他们两个就是在犯傻。再说了,哪个姑娘半夜三更地敢在一个成年男子的车上睡着?霍斯北虽然是个正直的人,相识也有几年了,但毕竟是个熟悉的陌生人好吧,她又没病。

伊兰不再说话,默默看着窗外,状似在欣赏夜景,只是沉静的脸容上没有半分对外面景致由衷的兴趣。霍斯北看她一眼,沉吟片刻说道:“我带你去个地方。”说完,车子提速,过不多久开到了一片海滩上。

海滩上静悄悄的,四下里一片黑乎乎,周围没人,就他们一辆车。霍斯北把车窗打开一条缝,海风呼啦一下灌进来,伊兰还能听到风声中夹杂着海水拍打岸边的浪潮声。霍斯北侧头关切地问伊兰:“冷吗?”

“不冷。”其实伊兰的心都提起来了,不知道霍斯北要出什么幺蛾子。

“小时候,我家人经常带我来这里玩,很好玩的。”他语气中带着开心的怀念。

“哦。”伊兰心不在焉地附和着。四周黑黝黝阴森森,她看不出哪里好玩了。

霍斯北没觉出伊兰的心思,兀自轻笑了一下,说道:“可惜现在是晚上,看不清楚,白天看起来很美。”

伊兰又“哦”一声,心里想着怎么提醒他早点回去。

“你可以躺下休息一会,车里还算宽敞,我就在外面。”说完,霍斯北就下车了,在车子五六步远的地方坐了下来,面对着大海,好像在享受海滩夜景。

伊兰傻眼了,他是真的铁了心要她休息,所以特地拉她到一个僻静角落,还是其实想自个儿吹海风怀念往昔顺带把她拉来?到了这个地步,她也没办法,总不能偷着把车开走,把他独个撂这里。再说也不一定偷得走,万一霍斯北在租车的时候申请租期内绑定使用者,她就没法把车开走。即使开得走还牵涉到还车手续,伊兰深觉想不下去。

她在车里装模作样呆了几分钟,想着他吹海风也该够了,拉开车门也下去了。霍斯北听到动静转头看着她,问道:“怎么,睡不着吗?”

“嗯,不困了。”伊兰无奈说道。

“冷不冷?”霍斯北好像只会问这几句。

“不冷。”心里正着急上火呢。

“那……坐一会儿吧。”他拍拍身边的沙滩。

“时间够吗?”伊兰忍不住又提醒了一句。

“够的,放心吧。”车头灯在海滩上射出了一条笔直的光带,他他坐在光带外,隐约可见他脸上挂着微笑。

伊兰只好依言抱膝坐下。两人都不说话,默默地听着海风和海水的声音。她觉不出一丝夜色的美,反而在心里很是担忧涨潮一般在什么时候。可这话不能问,不然太破坏霍斯北的兴致了,那是明晃晃的打脸。她偷眼朝霍斯北瞥去,他直视着前方,不知在沉思还是在陶醉,伊兰气闷地垂头趴在膝盖上,暗悔她上车那一步就踏错了,夜里上别人的车乃是大忌,如今她丧失主动权,只能干等着,退一万步来说,即使必须要出来看夜景,那也得由她来开车,交通工具万万不能掌握在别人手里,不能让自己落个寸步难行的地步,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伊兰锁紧眉头,决定最多再给霍斯北五分钟,过后必须严词要求回航空港。主意定下,心里的焦躁略微减轻,也许周围太安静,也许海水规律的拍岸声很催眠,伊兰慢慢地竟然睡着了。

她是被霍斯北拍醒的,霍斯北用的力气挺大。一开始他守在伊兰身边,其实他也困了,可他不敢闭上眼睛,怕真的会错过伊兰的航班。看着时间差不多了,他轻拍伊兰的肩膀,伊兰没醒,他心一软,想着最多回去的时候开快点,就又等了一段时间。后来他是真的急了,手上用的力气就大了。

伊兰睁开眼,起初眼神还是没有焦距地迷茫着,霍斯北的唤声夹杂在海风和潮声中显得很遥远,飘渺得不真实。她呆傻地注视着霍斯北,片刻后猛地醒过神来,急道:“我睡着了?”不等他回答,蹦起来就跑。两人一前一后奔进车子,霍斯北将车开得飞快,中途偷觑伊兰一眼,伊兰脸色很急,只是沉默着。应该在生气吧,他心里不安地想。

“别急,很快就到了。”霍斯北放低声音安慰伊兰,有点心虚。

伊兰努力压抑着怒气,她特别恨自己没脑子,谁会在等航班的时候不老老实实候着,跑到外面绕着星球看夜景?只有她!霍斯北脑子里装的什么她管不着,可她脑子里不能装浆糊,她碍于情面,居然跟着抽风。这趟赶不上,她得再等三天,耽误农庄的事情不说,滞留在图朵主星三天的费用就不菲,她急得根本不敢看时间。

终于到了悬浮车租赁馆,霍斯北和机器人在办还车手续时,伊兰忍着没有拔腿就跑,她总算还记得霍斯北说过他的航班也是六点,做人不能太绝情,这时候她跑了,开学后不好相见。等霍斯北办完手续,两人一路狂奔,后来霍斯北就伸手拉着她跑,到登舰口的时候,航班已经播放最后一遍登舰提醒通知了。她上气不接下气地上了航空舰,看着也在微微喘气的霍斯北,刚想欣慰地说总算赶上了,突地就想起他们俩不一个航班,马上急道:“这是去哪里的?你上错了还是我上错了?”

“别急,是去莫斯星的。”霍斯北指一指显示屏。

伊兰放下心来,笑容刚展开一半,立时又替他着急:“你上错了,快点下去。”

“来不及了,舱门关上了。”霍斯北的声音很冷静。

“那怎么办?”伊兰无法理解他怎么能这么淡定。

霍斯北看她一眼,垂眸说道:“我改签一下,先去莫斯星。”

伊兰点点头,暂时也只能这样了。她喘着气同情遗憾地“哦”了一声,然后就慢慢品味过来了,目不转睛地盯着霍斯北,半晌问道:“你原本要去哪里?”

霍斯北没吭声,好半天才敌不过伊兰执着的眼神,说道:“旅行。”言简意赅,再无二话,还是没说他的目的地。

伊兰差点想当着他的面上星网查查六点有没有其他航班。她是不是被他卖了,正帮着他数钱数到了半道上?转念一想,她有什么可被贪图的?霍斯北这人心眼正,不是坏人,他说话直,应该不是假话。搭错航班改签的事不很常见吗?

伊兰看向霍斯北,淡淡地说道:“先休息吧。”然后自顾自进了休息舱。她几次都点上星网想去查证航班信息,最终长叹一声下线了。不管怎么样,都不是她的事,她原来怎么样还怎么样,只管自己回家就行了。躺到床上,放空了思维,不知不觉睡着了。

睡到自然醒后,伊兰也不想开门出去,拿起营养剂把自己喂饱后,打开舱里的显示屏,发现已经走了大半程。沿途风光片没啥好看,就是黑漆漆的太空中掠过几颗星球,再来就是途径星球的简短介绍,可她耐性十足,一直看下去。

看得差不多又要睡过去的时候,霍斯北的视讯请求来了。伊兰没接,纹丝不动地继续看风光片。隔半个小时,霍斯北的请求又来了。伊兰还是没接,但她也看不下去了,心情有点烦躁。再隔十分钟,霍斯北又来请求了。伊兰怒了,如果她真的在睡觉,这样隔三岔五地被吵醒,还不得气死?

她吸气吐气,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接起视讯。

“伊兰,你还好吗?”那头霍斯北一脸着急。

伊兰心中一软,人家是怕她有事。再说了,冷不丁去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可能想找她了解情况吧。

果然,霍斯北在那头说道:“你睡了很久了,一直闷在里面也不好,不如出来和我说说莫斯星吧。”

伊兰开门出去,霍斯北已经等在门边,上上下下看了她几遍。伊兰只好给自己找借口:“前几天有点累,不小心睡多了。”

“现在好点了吗?”他的语气真挚关切。

“好多了。”伊兰顺口答道,视线闪躲到了别处,毕竟有些莫名心虚。

“饿吗?”霍斯北问道。

伊兰摇头,不寒暄这些了,赶紧进入正题,她好心提醒道:“莫斯星很偏僻,航班不太多,你下一站想去哪里的话,最好提前安排好,不凑巧的话要等很久。”

“我知道。”霍斯北微笑着说道。

伊兰看看他,知道就好,她就不操心了。

“莫斯星有哪里好玩的?”沉默片刻后,霍斯北问道。

伊兰哑然,她也不太了解呀。前三年,她啥也没有,就龟缩在农庄里伺弄土蘋和菘菜,后面上学了,每年才回去一次,哪里去过其他地方。

“我很少回去,不是很了解。”她实话实说,不能瞎掰一通,他一到莫斯星,自己看看就明白了。

“那,你以前不在那里?”霍斯北思路还是挺敏锐的。

伊兰心底暗叹,一句解释之后总牵连出无数句解释。她点点头:“我上学前才搬去的。”

“你学农业,莫斯星很适合你。”霍斯北看她没有要深讲的意思,很聪明地止住了话题。

伊兰一愣,心想霍斯北这么说,大概已经知道莫斯星是颗农业资源星,想来他已经初步了解过了。

两人又东拉西扯地说了些学校的事,伊兰借口还想再休息会儿,躲回了自己的休息舱。

土星喵呜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