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世界之我心安处

第25章 舍命相陪上赛场

星历38800年7月20日,伊兰想她应该永远记住这个日子。这一天,她作为滥竽充数的那一个,跟随着图朵大学机甲战队走上了全联盟学生机甲创意大赛的赛场。回首一望,周教官和陆寻站在战队的后勤服务区,周教官眼含鼓励,陆寻面带微笑,支持的意味也很明显。她转头,深吸一口气,轻声对身边的瑞恩说道:“瑞恩,等会上了机甲,要不你把我打昏吧?”

只听瑞恩压低着嗓子,咬牙切齿地说道:“你什么也不用干,就坐着,还想让我浪费力气打昏你?”隔片刻,又坚决地对伊兰低语:“对自己有点信心,我带着累赘都不怕,你还怕当累赘?”

伊兰轻哼一声,这人永远不能好好说话,总能膈应死人。既然这样,她也就放开了。最坏的结果不就是尖叫呕吐昏迷嘛,反正他们都经历过,糟心的是两个人,不是她一个。

想了想,又轻声叮嘱了一句:“待会我要是撑不住呕吐晕倒,你别太在意,保持镇静,别影响其他人。”

瑞恩听了不由侧目,恨恨地说道:“你是队长还是我是队长,要你说?告诉你,上了机甲注意控制一下面部表情。”

伊兰一下紧张起来:“我们在机甲里的情形外头能看得到?”

“放心,看不到。”瑞恩好心给她解释道,“机甲的动作一摆出来,懂的人就知道你在里面操作了什么,盯着里面看你手指干嘛?我只是让你别弄得太惊悚了,影响我比赛的心情。”

伊兰撇头不理,这人一句话不难受别人,他自己就难受了。大家伙儿走到自己战队的准备区,伊兰就在众目睽睽下踩着舷梯攀上去了,先上去的瑞恩还探出驾驶舱外提了她一把。幸亏每个参赛队伍都有独立的准备区,不然就要丢脸到其他星区了。

和他们同场表演的是艾杜大学女子机甲战队。瑞恩他们的运气算好也不好。机甲起源地蒙特星就在艾杜星区,艾杜大学对机甲的重视可想而知,多少满腔热血的机甲少年宁愿放弃自己星区的大学,不远万里地来到艾杜大学。其学生机甲战队之多,全联盟的大学里算头一份。因为主场的关系,艾杜大学此次获得了两个参赛名额,分别为男子战队和女子战队。

出于先天生理差异,女子战队的实力比起男子战队来说要稍逊一筹,这也是图朵大学战队幸运的地方。不幸的是艾杜大学女子战队声望非常高,比他们受关注多了。只有艾杜大学有专业的女子战队,就是那支让丽塔倍加推崇的战队。几乎所有拥有机甲天赋的女孩子都被吸引在艾杜大学,也因此,几乎所有联盟内著名的女机甲师都毕业自艾杜大学。

比赛时,两队各站一边,排成五乘三矩阵,泾渭分明。上来就是一套规定动作,再然后自选动作。所有的动作都是练过的,伊兰心里也有准备,整场下来没有异常。只是她啥也没看见,因为她一直是闭着眼睛的。特别的现场感受也没有,因为她一边悬着心,一边想着自己的农庄来分散注意力。

两队的成绩平分秋色。赛后点评比赛视频时,周教官说了句:“我们表现不错。”看,教官都挺通情达理的。只有瑞恩,不满地说道:“我们可以表现得更好。”

是啊,连伊兰都看出来了,他们的战队比赛时总有一股束手束脚的感觉,特别是做到一些快速低蹲位时,全队都挺拘谨。瑞恩长叹道:“我们有了心理阴影。”

这些天和伊兰朝夕训练,再说最恶毒的冷嘲热讽都给过了,他对伊兰说话毫不顾忌,指着伊兰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自己。怎么能就差那么多呢?”

伊兰下场后,紧绷的心情放松下来,又泡过营养舱了,人比较精神,这时有力气回了一句:“人家再好,那也是你对手,你不能参赛时他们平白得利,我再差,也算是你队友,你不能参赛时我舍命相陪。”

瑞恩听了,怔愣一会,居然恬不知耻地说道:“你倒挺会吹捧自己,你的命呢?不活得好好的,还得瑟着呢。让你上我的机甲,我才叫舍命相陪。你尖叫吧,我害怕耳聋,你不叫吧,我害怕速度没到位。你知道那种忐忑不安的感受吗?”

“忐忑不安算什么?你知道那种生不如死的感受吗?”伊兰怒视着瑞恩。

瑞恩嬉笑着:“你这就生不如死了?那我们平时的训练算什么?”

伊兰一下子说不出话来,没来由地失落伤感起来。“我不是你们。”她撇开头去,撞上霍斯北黑黝黝的眼睛,又低下头。她还记得霍斯北以前说过,机甲队员的尊严不是随便什么人可以笑话的。他们是天赋卓越的机甲队员,她就是那随便什么人,她生不如死的体验放在他们身上不过家常便饭,她和他们本来就不是一路人。

“哎,美女,别走啊,还有时间,我们再训练一回,下一场比赛一定要放开手脚大干一场。”瑞恩一把扯过她,又去训练了。

下一场比赛对手是老朋友缇拉大学,双方一直进行友谊赛,彼此知根知底,好多队员还相互熟识。也许找到了友谊赛的气氛,也许知道了伊兰在场上的忍耐度,也许从上场比赛中总结了经验,这次图朵大学战队发挥出了自己的水平。

伊兰整场没发声,充当布景板,瑞恩也当她不存在,专注地一个人忙活。伊兰挺佩服他的,少了搭档,还能把活包圆了,难怪能当上队长。这次比赛图朵大学以微弱优势胜出。丽塔一等到伊兰从机甲上颤巍巍爬下来,就扑上来紧紧抱住喊道:“伊兰,你真棒。”

伊兰听了当然很感动,总算有人看到她的辛苦,但还是很谦虚地说道:“我什么都没做。”惹得瑞恩在一边直翻白眼。

静式考核项目又进行了一场,结束了。伊兰没拖后腿,安安静静地坐着等到比赛结束。接下来的是变式考核项目。周颀吵着要上场,医院没让,硬是限定他最早后天出院,也就是说伊兰只要顶完第一场变式考核项目,周颀下一场比赛就可以正式回归。

瑞恩听到这消息后非常高兴,又有点苦恼。高兴的是周颀总算要好了,能回来参赛了。苦恼的是事情有点超出他的预计,他原本没打算伊兰要上变式考核项目,关于阵型的排布他是一点都没有向伊兰提过。当然,说穿了,伊兰也不需要知道这些,她所要做的还是乖乖坐着抵个人数就行了。

关键是变式考核和先前的几场静式考核不同,环境变化多端,出其不意,说不上会遇到什么地形,队伍要随机应变,作为队长,瑞恩不仅负责自己这台机甲,还得负责调派全队。他最怕伊兰会冒出什么幺蛾子,这样想着,看向伊兰的眼神就闪烁不定,不过最后也没啥好方法,只好宽和地对伊兰说道:“你上场后,还像原来那样,保持淡定。”

伊兰点点头就跟着上场了。他们抽到的是城市巷道地图,从A点出发穿越障碍物到达B点,所需时间越短,得到的分数越高,规定时间内不能到达,就判为任务失败。

一开始挺好的,瑞恩一条条发着指令,还操作着自己的机甲连蹦带跳。伊兰觉得很有意思,以前去餐厅上班的路上经过很多训练场,经常看到机甲在里面乱窜,那时候没啥感觉,最多看上去象奥特曼版的大型游戏。现在自己亲身坐在机甲里,在街道楼宇间快速穿行,才有一种特别真实的感觉,机甲不是人类的玩具,也不仅仅是赛场上走秀表演的道具,它真的和这里的人类生活息息相关,可以是代步工具,也是攻防利器。

伊兰正在浮想联翩时,第一束射线出现了。刺眼的白光划过伊兰的眼际,瑞恩手指翻飞,机甲腾挪跳跃,险险避过。伊兰咬着下唇,不让自己惊叫出声。瑞恩口中不停与队友交换信息,努力保持队型并稳步推进,伊兰眼角余光又瞥到一束白光自她这侧激射而来,她不由大喊:“瑞恩,这边。”

“你闭嘴!我看到了。”瑞恩恼怒地回答,“你什么都不用管。”

伊兰没有反驳,机甲的避让速度很快,她的心跳加速,有点透不过气来。射线很快密集起来,瑞恩的速度越来越快,伊兰眼前的街景以一种眼花缭乱的姿态不停翻转,她闭上眼睛,仍然觉得满目白光。

她全身僵硬地坐着,耳边瑞恩的声音似乎已经成为了渐渐远去的背景音,只有自已拼命压抑的粗重呼吸夹杂在汩汩的血液奔流声中,伴随着一下一下疼痛的心跳。

“我们飞出射线保护网了,美女,”瑞恩这时才有空侧头看向伊兰,随即拔高声音叫道,“伊兰,伊兰。”

伊兰觉得瑞恩的声音又回来了,她睁开眼睛,对上瑞恩着急的目光,“好了?”她虚弱地问道。

“嗯,没事了,我们飞出射线保护网了。”瑞恩松一口气,回头边操作机甲,边又重复了一句。

“飞?”伊兰才注意到眼前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天际似与自己齐平,她无意识地喃喃说道,“你会飞?”

“当然,不会飞的机甲能叫机甲吗?”瑞恩嘲弄道。

伊兰这时才想起她在Z区出入时偶尔瞥到过机甲在半空中盘旋,但她没想到有一天她自己会坐在一台飞行的机甲中,翱翔在高空中。“真是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伊兰极轻地自言自语。

“嗯?”瑞恩没听清,不过也没在意,说道,“准备好,我要俯冲了。控制你的音量。”

伊兰闻言紧抵椅背,一手抠着大腿,一手捂着嘴巴,牙齿还咬紧了嘴唇。失重的感觉如此折磨,又如此漫长。血液奔流的声音又在耳膜内激荡。

好像过了无限长时间,心脏才慢慢好受起来。但过不多久,又开始产生了一种仿佛被一只大手攥紧了的感觉。伊兰不敢睁眼,就这样听着自己鼓槌般的心跳声,每一分每一秒地煎熬着。

土星喵呜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