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灵渡

第20章 该留留

事情发展的并没有丝毫意外,第二天一早,四名守山门弟子就被叫到了剑阁执法堂。

“昨夜,有人偷潜入剑阁禁地,所幸被四长老发现,经过弟子一晚上搜查,至今没有查获,让人不得不怀疑,是不是他已经逃出了剑阁!”负责执法堂的五长老严厉说道。

“禀五长老,我等四人恪尽职守,并未发现有人从剑阁山门处进出。”王三抱拳躬身回答,他并不知道昨夜谷乐扬曾离开过一段时间。

“是吗?”五长老不怒自威,一双犀利如鹰的眼睛扫视过面前四人。“你们时刻都在自己的岗位上?”

“是的,长老。”王三回答,陌默墨也点头应是,以及另一名弟子也回答。

谷乐扬面无表情,心里念头一直在转动,不知道该回答是还是不是,目光飘移不定。

“你怎么不说话?”五长老厉声喝问。

王三焦急的使出几个眼色,但都没被谷乐扬看到。

谷乐扬欲言又止,想说自己没有离开过山门但这明显不是事实。承认自己擅离职守后果又很严重,谷乐扬陷入两难境地。

而陌默墨在一旁戳了下谷乐扬也没有反应,只好替谷乐扬解释,说:“请长老见谅,谷师弟他生性内向不善言辞,所以面对长老的威严,不太敢说话。但是师弟老实憨厚,绝对不会做出那等离开山门之事。”

“哦?”五长老狐疑,随即指着谷乐扬说道:“你,直视我眼睛!”

“谷师弟,与长老眼神直视一下。放心,长老和蔼可亲,只要没做过,就不会有事的。”陌默墨说。

谷乐扬咬着嘴唇,随即把目光移到五长老脸上,与其目光对接。

“他说的可是事实?”五长老目光灼灼,身上法则境的威压虽然完全内敛,但本身的气势却是难以遮住的看的谷乐扬后背冷汗直冒,甚至都有直接挪开目光不再直视的想法。

谷乐扬纠结着,慢慢开口道:“我,昨夜一直守在山门处。”

“你在说谎!”五长老大喝。

“没,没有。”谷乐扬埋下头低声道,随即转念一想,这样下午被长老识破可能太大了,索性心中一横抬起头来,大声说道:“没错,昨天晚上我的确出去过山门!”

“什么!”王三震惊了,比他更震惊的是陌默墨,脸上布满不可置信的神色。

“你很诚实。”五长老冷淡的说:“但是这不能减轻你的罪责。”

“为什么擅自离开?你不知道门规中有一条吗?守卫山门时,擅离职守者轻则驱逐出剑阁!重则可废除修为再行驱逐!”

陌默墨心中暗自着急,按他对谷乐扬的了解,谷乐扬那个愣头青绝不会擅自离开的,想来可能是想把罪责弄到自己身上,洗清我的怀疑。可是这蠢货,就算可以认为你守山门的时候离开放进了外人,可是我行事时候已经过了你守门的时间,现在没抓到人,人怎么逃出去的?就算理解为还藏在剑阁内,但是这样一闹,你还能留在剑阁吗?搞不好还要暴露身份。这是自己挖坑往里跳啊!傻逼!

“长老,谷师弟刚进剑阁没多久,所以对剑阁门规不甚熟悉,这是情有可原的。”王三为谷乐扬辩解。

五长老并不回答王三所言,而是继续问道:“你为什么擅自离开?你不知道你的一个小疏漏,会导致剑阁发生不可预测的危险吗?”这不是夸大其词,如果有隐匿气息手段的一批高手通过禁止关闭的山门,暗自潜入剑阁偷袭,这对剑阁将造成严重的创伤。

“没有原因,就是守的太枯燥想离开。”谷乐扬并不想把落清溪供认出来,因为他答应过落师姐不会告诉别人的。

这时闻讯赶来的陈文光到了,毕竟谷乐扬陌默墨可以算是他接引入剑阁的,发生这样的事,他难辞其咎。

“长老恕罪,是我安排的不妥当。”陈文光道:“剑阁人员流失情况很严重,而我并没有及时补足守山门人员,导致每次只有一名弟子守卫山门,没有预料到会造成如此的疏漏。这是我的错,如果长老要罚就罚我吧!”

“你的疏漏待会再归罪于你。”五长老道,随即看向谷乐扬说道:“以小可见大,连一件守门的小事都做不好,还谈什么做一名剑阁弟子,你收拾行李现在就下山吧,即日起,你不再是剑阁弟子,另外发下誓言今后不得以剑阁身份行事,所学剑阁灵术不得轻易显现人前。”

“长老三思。”陈文光王三陌默墨同时道。

陈文光求情道:“谷师弟刚进剑阁不久,知门规不深,初犯而已,如果这样就驱逐出剑阁,对他不公平!”

“谷师弟本是无路可去,一心投奔剑阁修炼灵术,如今驱逐的话,他就真的没有地方可以收留了。”王三说道。

“每个人都会犯错,应该给与一个悔过的机会。”另一名不知名姓的守门弟子也说道。

“长老,事情没有调查清楚前,还请谨慎做好决定。现在潜入者还没抓获,并不能代表人就是谷乐扬放进去的!”陌默墨说道。

“我才是长老,做决定的是我,不需要你们论断。”五长老已经有些怒气了,突然他又想到一个可能,随即严厉说道:“如果是无意可以原谅,但是你们刚说他进剑阁不久,刚进剑阁剑阁就发生这样的事情,现在我怀疑你是故意进入剑阁,以此与外贼里应外合。”

“现在的确不能放你离开剑阁了,现在你需要在执法堂的监牢里呆着。直到这件事水落石出!”五长老说道。

陈文光惊了,进监牢的后果比驱逐出剑阁的后果太严重了,在他印象中百分之八十进入剑阁的人都死在了里面,没有再出来过。

“长老切勿着急做决定,我可以拿生命做保,谷师弟绝对没有勾结外人危害剑阁的可能!”陈文光急忙道,生怕迟了五长老的决定就改不了了,“不信我可以发天道誓言!”

“你不用发,倒是你,发一个天道誓言!如果不会,我可以教你!”五长老听到陈文光这么一说,心中一动,天道誓言的确是个好方法,不提就差点忘了。于是对谷乐扬说道。

“我不能发。”谷乐扬轻声道。这是事实,要发出天道誓言其实极为消耗灵力,对身体损害也是有的。因为相关天道奥妙,一般只能是一个月才能发出一次。所以前天发出誓言后才被确信对剑阁无害。

“哼。”五长老不知道谷乐扬刚发过誓言没几天,理所当然的理解为了谷乐扬在逃避,不敢承认事实。

陌默墨解释道:“是这样的,谷师弟前天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已经发下誓言,所以现在暂时不能了。但是他已经证明自己对剑阁没有恶意,还请长老明鉴!”陌默墨暗自松了口气,还好有先见之明。

“是的,当天我就在场,亲眼目睹天道法则的降临。”陈文光接着道。

五长老皱眉,如此一来,他要好好思索一番再做决定了。虽然天道誓言可以规避,但灵御境的这名弟子明显做不到,既然这名弟子不会做出有害剑阁之事,就不能抓入监牢。但是擅自离开山门一定要罚的,但是他又是刚进剑阁不久,情有可原......

“你擅自离开山门真的没有其他原因?”五长老问道,语气轻了不少。听的陌默墨等人心中都是微微一喜。

谷乐扬想了想还是回答:“是的,我嫌守山门太过枯燥,并没有考虑到可能发生的后果,出山门在附近溜达了一圈。当时禁制是关闭着的。”此前他一直在沉默,思考着各种可能性发生后自己该如何应对,这段说辞是他已经想好了的。

“念在你并不熟悉门规,这次并未给剑阁造成损害,罚你每天去接天峰面壁三个时辰以此为戒。来回不得御剑,我会找弟子监督。”五长老考虑再三,终于作出决定,“直到潜入人员抓到为止。”

接天峰是剑阁所在群山的其中一座次峰,是剑阁群山山顶没有禁制的唯一一座山峰。地势险要,陡峭难行。不御剑前往,需要从剑阁主山下去,然后再从山路攀爬。

“是。”谷乐扬并不知道接天峰是什么状况,所以答应的很爽快,当然就算知道对谷乐扬来说也没有什么区别。

“谢长老留情。”陈文光拱手道。陌默墨王三等三人也也齐声道了一声谢,除了陌默墨之外他们都是十分高兴的,只要能留在剑阁,受点苦并不算什么。然而陌默墨高兴之余想到长老最后那句,抓到人才终止谷乐扬的惩罚,不由担心了下,要抓到自己恐怕是永远都做不到的,谷乐扬岂不是永远都得这样了?只能希望过了段时间,长老会心软了。

不管怎样,谷乐扬终于留在了剑阁。

“陈文光,你别高兴的太早,现在我要追究你的责任了!”五长老严肃说道。

“任凭长老处置。”陈文光一脸笑意,并不担心。

“纵使剑阁弟子离开众多,但守门之事尤为重要。如果禁制一直开启还好,但是一人看守很容易造成这次将禁制关闭擅离山门的情况。”五长老严厉道:“究其原因在于你。所以,现在你重新分配好守山门弟子的任务,守山门人员必须恢复到以前的编制。”

“是。”

“还有,作为惩罚。你执事弟子的身份取消!”

胡阳阳阳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