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王爷公主妃

重生王爷公主妃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5章 莫忍着了

斋饭用罢,又歇息了两刻钟,裴元修与李隆佑、李隆佐辞行出来。带着小厮打马下西山,回到家中。

书房外一只料峭红梅,引得裴元修想起那个一身红色的小身影。

心中暖极。

若自己也有那么一个精灵通透的妹子,怕也是如太子一般疼进心里吧!

两日后,太子李隆佑要在大军出京前一日便入军中。

珑玥终是赶着时间绣了个不甚入得眼来的荷包,将平安符仔细的放进去,踮着小脚,挂在了太子李隆佑的脖子上。

“哥哥可莫要嫌弃,妹妹也知道丑,只,这是妹妹的一片心,总不能假他人之手。”珑玥不好意思的低头,脸红,“那个,若是哥哥着实带不出来,便将这荷包和着平安符一同再放到别的荷包又或香囊中,也无不可。”

李隆佑瞅着脖子上挂着的深绿色绣墨竹的小荷包,针脚歪扭,着实有些拿不出手来,却也是妹妹的一片心。半蹲下来,与珑玥平视,眼中笑得温暖,“哥哥怎会嫌弃,妹妹已经绣得很好了,特特这墨竹,最得哥哥的心意。”说罢,将小荷包塞入衣领之内,“哥哥贴身放着,吃饭、睡觉也不摘下来可好?”

珑玥笑得有些不好意思,知道这是哥哥疼自己,伸出两只小手搂着李隆佑的脖子,道:“哥哥要平安回来,妹妹一定练好女红,到时给哥哥绣个能拿出手来的。”

“好!一言为定!”

李隆佑揉了揉珑玥额前刘海,转身形面朝顺启帝、太后、瑾皇后,撩袍裾,双膝跪地,慎之又慎的行了叩拜大礼。

“儿臣这便去军中了,望父皇、皇祖母、母后莫要挂碍!儿臣定当爱惜自己,也请父皇、皇祖母、母后保重,待儿凯旋而归。”李隆佑未说任何要建功立业,一表胸中大志的话语。此时,他不是太子,只是一个将要出征与父母亲人辞行的普通儿孙。

“好!好!佑哥儿此去定要当心,皇祖母等你凯旋!”太后声音有微颤。

瑾皇后双手搀扶着太后,只轻轻点头,却未说只语片言,该嘱咐的已于昨晚叨念了数遍。

“去罢!”顺启帝只道两字。一片慈父用心早已体现在此一行人员安排的细腻中。

李隆佑起身。

早已待在一旁的诸位皇子、公主上前与李隆佑送别,无非说一些“多加保重”“凯旋而归”,然真心假意无从而知。

李隆佑一一应下。

而后转身给了李隆佐前胸一拳,嘱咐他,莫要太过跳脱,孝敬长辈,老实听话,仔细办差。再抱了一抱珑玥。

辞别了众人,转身,大步而行直出宫门,未再回头。

直至再也望不见那道修长年轻的身影,瑾皇后才轻沾了沾眼角的泪。

晚上,珑玥于坤泰宫中与顺启帝、瑾皇后用饭之时,得知,顺启帝明日将要于十里长亭送别众将士,便央求着顺启帝,准她藏在车辇中,一同前去。一通卖萌耍宝,顺启帝被她歪缠不过,笑着应下。

翌日,天未大亮。

京郊十里长亭。

三军将士齐立于雪中,志气昂扬。

顺启帝下了龙辇,祭酒,祝凯旋,送别三军。

与三军统帅平王话别。

因着,顺启帝两子已出宫建府封王,故,作为顺启帝一母同胞的平王与安王此时早已进了亲王位。

平王、安王与顺启帝惯来感情亲厚。

此时,平王握着顺启帝的手道:“臣弟此去必当驱了西疆蛮夷,凯旋。只臣弟此去……”平王略顿一顿,再道:“只臣弟家中那个小魔星还望皇兄帮着管教……”

平王语音未落,只一道清脆童声响起,虽口齿还不太清晰,童声只道:“父王且放心去打坏蛋,儿子必然看着母妃,不让她上房揭瓦!”

众人强忍着笑,随声寻去,只见自顺启帝龙辇的锦帘后面探出一个男童的小脑袋来。不是旁人,正是平王口中的小魔星。

平王一直无子,有传文道:平王于“康王之乱”时连连砍杀了三位兄弟,伤了人伦,故而无嗣。

平王马上将军,杀敌无数,固然不信。却也架不住平王妃吃心,又是求神问卜,又是求医用药,生生将平王折腾得听到子嗣便发憷。眼瞅着都过了而立之年,奔着不惑去了,平王妃竟坐了胎,生下个大胖小子。

而得这一子,据说还是沾了珑玥的光。

只说珑玥满月宴那日。

平王妃虽无有子女,却是个喜欢孩子的。见了珑玥这么个如粉雕玉琢般的小人儿,自是爱不释手的抱了半天。

且待到回了平王府,没过两月,便传出了消息,平王妃有喜了!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竟是得了一个大胖小子。

这可是“千顷地一根苗”啊!

宫中太后更是喜极而泣,自己这小儿子终于有后了。

顺启帝想当然尔更是为自家兄弟高兴,当初平王连杀三王造下的业障本是为了自己的雄图霸业,如今,兄弟终于有后,他愧疚的心也能放一放了。那自宫中而出的赏赐更是见天儿的往平王府搬。

平王妃却直道:“九公主的个福星,我只抱了她那么会子工夫,竟得了个大胖小子。”

得,这一下子,珑玥又成了众人心中的“送子”福星。

有的是那正头夫人,想生儿子的,见着平王造下了“杀业”,竟还能得个儿子,自都想将珑玥这个小福星抱上一抱。

却也只是想想,便罢了。

珑玥是谁啊!

天家公主!

顺启帝的掌上明珠!

哪是你想抱便能抱到的?

单说平王府的这“千顷地一根苗”。按照皇家玉牒排辈,得了个大名:李隆彻。这小子自打八个月里会爬了,便没有了得闲儿的时候。待到一岁里,走还没有利索,便惦记上了跑。再后来更是人到哪里,哪里便是鸡飞狗跳,没个消停。

平亲王爷直道:“千盼万盼竟是盼来了个魔星。”

几日前,平王得了三军统帅的差事,自是要提前入军中坐帐。

肖羊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