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王爷公主妃

第18章 说露馅了

珑玥的惊蛰殿在坤泰宫的东边不远,也是除坤泰宫外,离御书房最近的处所。至于“惊蛰”的由来,便出自于珑玥初生时那几道惊雷。因而得顺启帝题名。

珑玥对这宫里的布局还并不熟悉,只知道这皇城与她所见的紫禁城有很大不同。具她目前所知,应是分为三部分:前朝,也就是金銮殿,自己的皇帝爹上朝见文武百官议政之处。中殿,是勤政殿,可以说是她家皇帝爹的办公室处加休息室,御书房便设在这里,平时批阅奏折,见外臣、议事,均在此处,若是办公晚了,懒得动弹也歇在这里。后廷,便是后宫了,住着她家皇帝爹的大小老婆及儿女。当然,儿子满了十六岁便要出宫立府。

这瑾皇后住的坤泰宫与勤政殿,便是隔了一道承乾门。

珑玥带着一众宫婢,浩浩荡荡,刚行至坤泰宫的宫门,便见迎面,两个修长的身形伫立在不远处,朝着自己微笑。

珑玥忙呼一声:“哥哥!小哥!”便迈开小短腿急跑起来。

眼见珑玥扑过来的小身板,李隆佑与李隆佐双双伸出手臂。

“慢着些,本就走不利索,看摔着,你又掉金豆子!”

本是向着两个哥哥扑来的珑玥,听了李隆佐的话音,猛的一停,扭身单扑向李隆佑。

被自家太子哥哥抱起来后还不忘扭头对李隆佐噘嘴,“哥哥,你看,小哥又欺负我!”

李隆佑瞅着自家小妹妹淡笑。十七岁的少年身上已有了淡淡的王者之气。

李隆佐倒还是一如从前,最爱逗弄珑玥,“我哪里欺负你了?证人何处?证物何处?”

“哼!”珑玥纵着珑鼻,轻哼一声,扭了扭身子,示意李隆佑将她放于地上,而后拉了他的手,瞅也不瞅李隆佐,径直朝着坤泰宫内走去。

引得李隆佐在后面调笑,道:“看着,看着,这脚下又要拌蒜……”

珑玥回头,对着他呲出一口小白牙。

珑玥最听不得人家说她走路不利索。

想她八个月时开口说话,周岁时便跟着皇后娘认字读书,当然,这些子也都无可厚非,虽说此一世里习的都是繁体篆字,也因带着前一世的记忆,学习起来并不困难。却偏偏在行走之上,令珑玥直想抚额长叹,她在三岁里才会行走,还时常磕磕绊绊。

若说她这一世里,四肢不协?也不尽然。珑玥也背地里尝试着做过一些需要四肢调配的动作,没有发现任何不妥之处。后来珑玥方明白,这走路也如习字,并非到了日子便会的,也得练习。

可她自打出生,不是皇帝爹托着,就是皇后娘抱着,还有太后老奶奶搂着,外加上两个哥哥惯着。从自家东屋到西屋,几步路,也有一大堆宫人婢女前后簇拥着,生怕她磕了碰了。如此这般,她上哪里学走路去?到三岁头上,方能扎巴着手走路实属不易。想到这里,珑玥不免为自己掬上一把“心酸”之泪。太得宠了,也非好事。

不过,这样也好,自己那点子读书识字的早慧也因着走路晚,被遮掩了过去。人无完人嘛,一个人这身上要是一丁点儿的瑕疵都见不到,便太过招人眼了。

兄妹三人前后脚,笑闹着进了瑾皇后常在的东暖阁,行礼问安。

瑾皇后招了手,让珑玥近至身前,在她边上的坐下,笑问:“在门外就听见你们笑闹!”

“娘亲,小哥笑话女儿腿脚不利索!”珑玥告状。

“母后,儿臣冤枉,儿臣是关心妹妹,恐她摔着,嘱咐两句罢了,倒叫她嫌弃!”李隆佐睨着珑玥,嬉笑中透着疼爱。

“如此说来,倒是妹妹冤枉了孝悌礼让,谦恭爱幼的小哥哥喽?”珑玥嗔说。

“诚然!”李隆佐半点不惭愧的点头。

“哼!”珑玥纵鼻,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转过身去给李隆佑福身施礼,“谢谢哥哥疼爱九儿,出门办差还想着给妹妹带礼物回来!”

“九儿多礼了,不知可还喜欢?”李隆佑将珑玥拉至近前,抬手轻揪了揪她丫髻上那根金红色缀东珠的发带。

“喜欢,九儿都喜欢,特别是那几只粉彩的小猫,妹妹喜欢得紧!”

“那几只粉彩瓷猫可是你小哥我寻来的,你快快过来与我行个礼!”李隆佐惯爱逗她。

“偏不谢你!”珑玥对着他挑起略带婴儿肥的小下巴,高傲的小模样甚是可爱,引得一室之人皆轻笑。

珑玥莞尔一下,再转头与李隆佑说话:“哥哥可有何喜欢的?妹妹我寻了来以做谢礼?”略顿,再道:“想来哥哥什么也不缺少,不如妹妹给哥哥缝一对暖手套吧!以后哥哥怕是要经常外出办差,骑马之时戴上暖手套,既暖和又不磨手,哥哥看可好?”

“好!”李隆佑点头应下,“旦凡九儿给的,哥哥都喜欢!”

“偏心眼儿的小妮子,小哥我也要办差,也要骑马……”李隆佐耍宝。

珑玥睨他一眼,向琉璃姑姑要了纸笔,将两个哥哥的手模大小比划出来。弯腰身时,李隆佐忽然发现:“九儿你衣服里揣了什么好物件,为何鼓囊囊?”

“不给你看!”

珑玥命浣玉将勾画了手模子印的纸张好生收着。神神秘秘来至瑾皇后跟前,将一直揣在怀中的猫儿掏了出来。递于瑾皇后手中。

猫儿惺忪着睡眼,细声儿细气儿的“喵呜”一声,便团在了瑾皇后手中接着睡去,半点不认生。

瑾皇后嗔笑道:“你皇祖母的猫儿到底还是被你歪缠了来。”

“哪是女儿歪缠来的,这明明是皇奶奶特特为女儿寻来的,只放在皇奶奶处,逗女儿玩罢了,女儿都晓得……”

“看你鬼灵精的!什么都瞒不过你去!”瑾皇后青葱玉指,轻轻戳珑玥的额头。

珑玥“嘿嘿”两声。

李隆佐凑上前来,问道:“这可是那西边来的袖猫?我与皇兄去西北办差时也给妹妹寻了一只,只未得到手中呢,便呜呼哀哉了,是极娇气的……”

李隆佑轻咳一声,李隆佐紧拍脑门儿,“瞅我,说露馅了,知道妹妹是个爱猫的,回来前皇兄还嘱咐我莫要说出来,免得妹妹听了伤心……”

肖羊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