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庶女妃

第95章 错过

“她这是去享福,哭什么哭,搞得像哭丧一样,不知道的不以为我们府里办丧事。”看到林水柔的哭喊声,罗氏心烦地喝斥。

“夫人,做人还是要懂得分寸比较好。”没有和罗氏起过正面冲突的云姨娘,听到罗氏的话也忍不住呛回去,那江府嫡长子是个什么情况,她又不是不知道,真要那么好,怎么也轮不到清儿代嫁,现在事成,竟然在这说风凉话。

“这里几时轮到你一个妾说话了。”罗氏双手插腰怒瞪云姨娘,反了天了,一个侍妾也敢在大庭广众下顶撞她这个正室,不给这个贱人一点颜色瞧瞧,她这个嫡妻的威严何在。

“老爷你看姐姐了,人家只不过是不想让外面的人以为咱们府里亏待了清儿好心提醒她罢了,她不领情就算了,还在这么多人面前骂人家,人家,只是…只是…呜呜……”说着说着,便低着头,边用手帕抹泪,边哽咽道。

美人撒娇兼落泪,铁汉也会成绕指柔,更何况是风流成性的温义方,看到美人落泪,心顿时疼痛起来,轻拥着云姨娘,大手还不时轻拍着云姨娘的细肩,看向罗氏的眼光却是凶恶的。

“云儿只不过是为府里着想,你不感激就算了,还责备她,你看看你现在哪里还有一丝丝身为当家主母的端庄。”说着还嫌恶地撇撇嘴,边拥着云姨娘,边哄着她往府里走去。

罗氏气的脸都绿了,却又发作不得,敢嫌弃她不端庄,那个贱人大庭广众下和他卿卿我我就是端庄?

看着气得都快头顶冒烟的母亲,温云书无奈地摇头,他不得不承认,在哄男人方面,他的母亲真不是云姨娘的对手。不忍再看惨败的母亲,温云书也抬脚进了温府。

“娘,姐姐她会不会怪我?”温佩雯来到罗氏身边小声问,因为心里难过,雪白的贝齿紧紧咬着下唇。

看到温佩雯如此自责,罗氏心中也不好受,伸手拥着她安抚道:“雯儿,这是她的命,怪只怪她是你爹的女儿,不关咱们的事,好了太阳越来越大了,咱们进去吧。”

听到罗氏这么说,温佩雯的心好过许多,遂点头和罗氏一起进了温府。

看到温府的一个接一个的回去了,没有一个人关心他们一家三口的去留,李如林拉着林水柔抬脚就往巷口走去,清儿说的果然没错,那个云姨娘果真不能相信,这么快就将他们一家三口给晾在一边了。

李沐辰跟在父母身后也一起往巷口走去,温府离城门口还有好长一段路,而去城门口必须得经过一品锅。

“李大兄弟——”三人才走到一品锅门口,就听到蔡掌柜熟悉的声音。

“蔡掌柜好。”三人同时问候蔡掌柜。

“好好好,大家都好,怎么你们这么早就进城了?”此时离午饭还有半个时辰,蔡掌柜才能有时间看到打门口经过的李如林一家三口。

“前几天走亲戚了,正准备回家呢。”李如林笑着道。

“哦。”其实蔡掌柜很想问今天是不是李婉清代嫁的日子,可又怕引起李如林一家三口的反感。

可根据翡翠稍来的消息是今天没错啊,可他已经站在这里一个早上了,也没见有送亲的队伍打这里经过。

为了不惹不麻烦,温义方是让李婉清打北门出的城,而回莲塘镇则是要走南城门,所以蔡掌柜才没有看到李婉清送亲的队伍。

“这眼看着就要到午膳的时辰了,大林兄弟不如带着嫂子和孩子进来吃过午饭再走?”蔡掌柜提议道,只有将李如林一家三口留下,他才能打听到确切的消息,也不知道主子怎么想的,信他们也都寄出去了,既不见他回信,也没收到他的口信,难道主子根本就不在意?

“谢谢蔡掌柜,家里还有活要干,下次吧,下次一定在一品锅好好吃一顿。”他们的女儿才刚刚代嫁,他们现在哪里还有心情大吃大喝,现在只想着尽快回到家里。

见李如林一脸的坚定,蔡掌柜也不好强留,只得与李如林寒喧几句,便放行了。

不放行他还能怎样?主子来到桂州府就是不想受身份所累,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他们都不能将主子的身份说出来。

午时刚过,蔡掌柜便迎来了他的主子欧阳元昊。

“见过主子。”

“嗯,说,李姑娘代嫁是怎么一回事?”刚在书房坐下,欧阳元昊便开口问。

他扔下京城里的一堆子烂事,风尘仆仆地赶来就是为了弄清楚李婉清代嫁一事。

代嫁一事可大可小,虽然江家不是皇家,但代嫁始终存有欺骗性,对李婉清不好。

这要是明事理的,或许不会刁难代嫁的女子,要是碰上那不讲理的,可是会当场就直接杖责代嫁的女子的。

李婉清一名无权无势的农家女,还不知道江家会如何对待她?

“听说那江尚书的嫡长子病重,急需喜事冲喜。”纪方将知道的简要的说明了一下。

“病重?冲喜?”欧阳元昊俊眉紧急:“不是说今天出嫁吗?有派人去盯着吗?”

纪方摇头,他现在人手不够,安排了两名丫鬟给李婉清,人手就不足了,哪里还有多余的人去盯梢。

“现在就派人去打探消息。”欧阳元昊冷声吩咐。

“是,主子。”纪方一拱手退出书房安排人手去了。

约莫一刻钟过后,派出去的人才回来禀报说送亲队伍已经于三个时辰前出发了,走的北门。

“主子还遇上吗?”按理说,送亲队伍走的北门,主子又是南下,按理说会遇上才对呀,纪方糊涂了。

“我走的小路,并没有走官道。”他为了赶时间骑马走的小路,不然哪里有这么快赶到桂州府城,他本以为他会来得及阻止,不曾想还是给错过了。

来不及难过,欧阳元昊又站了起来往外走:“我这就去追。”话说完,人也已经走远。

一品锅大门外,一名身着藏青色长衫,腰戴佩剑的年轻男子牵着马等在那里。

欧阳元昊利落地翻身上马道:“王安,北门走回京城。“

“是,主子。”王安也不问缘由,欧阳元昊话才说完,他也骑也马跟在欧阳元昊后面往北门飞奔而去。

看着远去一黑一灰两匹骏马,蔡掌柜皱眉问:“纪总管,你说主子能追得上吗?”

“但愿他能追得上。”多少年了,第一次有女子入了主子的眼,回头想想,打从主子认识李婉清后,整个人都有了人气,不像以前,美则美以,但整个人都冷冰冰的。

“你说主子对李姑娘到底是怎么想的?”蔡掌柜又接着问。

“不知。”主子的心思他哪里猜得到,他要是猜得到,一定会想尽办法留下李姑娘,不让主子如此劳累奔波。

“可李姑娘的身份,唉——”想起李婉清和欧阳元昊的身份差距,蔡掌柜也只能无奈的摇摇头。

一个是农家女,一个是天之骄子,一个地,一个天,要想将两人撮合,只有两个字能够形容——真难。

看到蔡掌柜一会儿皱眉,一会儿摇头的,就知道他又想多了,纪方瞪他一眼,喝道:“快去干活了,主子的事什么时候轮到咱们操心了,主子的事,他自己会解决的,你无奈操心。”

“纪总管说的在理,我这就干活去。”蔡掌柜也认同纪方的话,他们毕竟只是做下属的,主子的事哪有他们说话的份儿?

还是赶紧的去干活,保住饭碗要紧,主子的事,主子们自有解决的办法,想通这一点,蔡掌柜转身回了店里,开始招呼客人。

纪方再次看了一眼两人消失的方向,也转身进了店里,作为下属,他只希望欧阳元昊能够得偿所愿。这样他们这些做下属的也会好过许多。

远霞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