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心计之零落成泥

第10章 忘得了吗

“还是没有起色是吧?”天丽的眼睛微微地眯起,嘴角勾起浅浅的弧度,苦笑道,“我的病本来就治不好,你也不必太过放在心上。这些年谢谢你还一直送药,真的很感谢。其实除了不能生育之外,我们跟正常人也没有什么不一样的。”

就这样了吧。你的这份心意,就这样了吧。

容若站起身来,似是没有听到天丽的话,温润的脸上仍是那一贯的清清浅浅的笑意。转身,抬手触到抽屉,雪白的手指轻轻一扣,抽屉里弹出一个暗格来。

容若从暗格里拿出两粒药丸递给天丽,说道:“这仍是调理的药,吃了还能使肌肤更加艳丽。那个……天丽姑娘,请恕容某多嘴,姑娘既然已经嫁给了将军,就把过去都忘了吧,忘了,好好过日子。”

天丽扬起脸,定定地看着容若,扯出一抹笑反问道:“如果是你你忘得了吗?”

那一刻,有什么东西在她的眼中晶莹地闪亮着,似是有七彩的琉璃在慢慢地碎裂开来。

容若有些失神地看着她的眼睛,心中一窒,再说不出一句话来。

忘了吧忘了吧,真忘得了吗?

如果可以忘却,世上怎么还会有那么多的恩恩怨怨?

有些事,可以忘记。

有些事,却是一生都挥散不去。

劝得别人容易,若真是轮到自己身上……

过日子?她还有那个资格吗?没有,自从那一年的铁蹄踏破周城的盛世桃花,零落,成泥,她的人生已经被毁灭了。

所以,她忘不了。

忘不了,那一年的血。忘不了,爹爹带泪的目光。忘不了,妹妹阿娇那惨烈的容颜。

“请你给我一种能让人悄悄死去的药吧,最好是无色无味的。”天丽开口说道。

容若闻此大惊,他颤声问道:“你,你,你想做什么?难道想要用它杀人吗?”

天!她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就她那样一个女子,没有武功,没有家世,什么都没有,她还能杀谁?她杀得了谁?!只是把她自己赔进去而已!

“是。”天丽平静地答道。

容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听错了吗?她居然说是,她居然说是!

“这,这太危险了!我……我绝不能答应。”容若紧张地拉着天丽的衣袖,苦口婆心地劝道,“你们收手吧,你们杀不了他的,反倒会把自己的命赔进去,何苦呢?”

何苦?天丽却是森然地笑了笑,有些事,明知道不可为却非要为之。不是她愿意这样做,如果她不这样做,她会活得更痛苦。这些,别人不会明白,容若不会明白。

见他一幅斩钉截铁的样子,天丽站起来,后退一步,裙子轻轻一拂,跪在容若面前。

容若大惊:“天丽姑娘,你这是做什么?”

“求你了。”天丽扬起脸望着容若,说道。

容若也跟着跪下去道:“请你快起来,你这是在逼我啊,你可知道一旦失败你们便再无活路了?”

“只要能报仇死了也值了。”她倔强地说。

“天丽!”

“你到底帮还是不帮?”她直直地盯着他,“你若不帮,我便找别人帮忙,你要知道,周城不止你一个大夫。”

容若闭上眼,好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帮。”

天丽回到商府时时辰还尚早,从侧院进了门,远远地就感觉到潇湘居有些不一样,似是发生了什么事。她眉头微微皱起,心中忧虑着婉柔,于是加快了步伐。

果然,院子里有很多人,身旁的丫头冬梅为天丽解释道:“丽姨娘,门口那些人是夫人房里的丫头,那个穿绿衣服的是夫人的大丫环秋菊。”

商景华的夫人来这里做什么?找她们的麻烦?

天丽心中的不安更甚,她刚刚不在,婉柔一个人应付得过来吗?正在这时,将军夫人已经出了门,朝天丽行来。

天丽敛下眉,侧身做了一揖。

将军夫人花紫沫俨然一幅当家主母的威严与气势,她的背挺得笔直,头高昂着,对于天丽的请安选择了不屑与忽视。

“秋菊,等会让下人通知冬梅搬东西。”花紫沫自始至终没有看孟天丽一眼,众人很快出了潇湘居。天丽这才满腹疑问地上了楼。

“姐姐,发生什么事了?”天丽看到婉柔便询问着。

待问了之后才发现婉柔的神色很不对,想着该是跟花紫沫的到来有关。那人,是不是说了什么难听的话?婉柔生于大户人家,又是嫡长女,她有她的自尊,如果花紫沫出言羞辱,她肯定是受不了。

却听婉柔轻轻说道:“天丽,我们两个这次真的是要分开了。”

分开?

此话犹如惊雷在天丽脑际炸响,什么分开?为什么要她们分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刚才夫人……”婉柔说到这里顿了顿,突然想起来天丽一直对这个称谓不高兴,她们两人在私下里都以“姓花的那人”称呼。婉柔摇了摇头,苦笑道:“姓花的那人刚刚来过,她说要重新给你安排住处。”

初夏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