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魔仙

第31章 奇怪小娃

“就让我帮你们解脱吧。刚好也验证一下这三天来学的鬼步。可惜了,万斩的功法只能用妖力来激活,天灵力的话根本没有半天的功效,似乎也只有妖力才能直接作用在身体之上,然后直接让力量蹿升到一个恐怖的境界之后,再以一种高深的技巧与身法来凭空斩出如此之多的斩影,还要一直保持攻击不会消失。”当时领悟万斩的时候,云锦墨就是因为想到了 打陀螺 ,万斩的功法不是要去发动,而是要去触动,不停的去鞭策,这是一种极度高明控制空气流的方法。

如此高级的万斩功法,也有它致命的缺点,只不过过了这么多些年,能在万斩之下生存的人,很少。而能看破万斩的人,几乎没有。

黑剑发出了一声铿锵之声,似乎就是某一种强大的噬灵兽的咆哮,在这一刻,任何人都要承受它的怒火!但是它似乎就仅仅闪了个影子,便又消失在空气之中,除了气流表明他存在过,几乎任何人都以为那是眼花。

一斩,两斩,三斩,四斩,五斩!

一阵飓风刮起,比起去灭食人红花的时候,威力竟然上升了一半,原本只是几米的范围,此时竟然增加到了半径三米的苏大范围,对于一个群攻来说,一般都是一击而下,而消耗却是恐怖的,而且一旦施展出某一天群攻之后,就会后继无力,起码短时间之内,是再也施展不出群攻来的。

但是万斩似乎刚刚相反,范围不仅一点点的增大,而威力也是呈几何倍增长,也没有时间之分,如果可以,云锦墨可以就这样一只使下去。半径三米的攻击,其实也不算是群攻了,真正的群攻,攻击范围普遍都在半径十米之上,而超级大群攻,上古的那些传说,甚至是术士的存在,可以一个念头,就灭掉一座城池的恐怖!

仅仅是十秒,估计连十秒都不到,不朽老头狠狠的柔了下眼睛,地上已经狼藉一片,但是少爷的身影呢。

噗哧!一个沉重的声响,这是一个满身肥肉,横肉,都是油的家伙狠狠的落到了地上之后的声音。

胖子卖主估计还没有反映过来,甚至连逃跑的时间都没有反映过来,就被悲催的一脚踹了出去,他顿时感觉整个内脏都要震荡的移动位置了,呼吸都呼吸不上来。

这几年来,胖子的生活过的极度的好啊,要不然云锦墨还真不知道究竟吃了什么才能吃的这么肥!

事实上任由是谁,都会眼花,云锦墨的走位实在是太恐怖了,速度虽然依旧是那样,但是原本挥舞起来就像是一团幻影的黑剑,再加上诡异令人琢磨不透的移动位置,根本就分不清云锦墨真正在哪。

实际在三天之中,兔子又从它的宝贝空间戒子里翻出了各种各样的人族功法,当时云锦墨还兴奋了老一阵子,还说兔子不愧是兔子啊,连人族的功法都有这么多,可惜挑了许久,在了解了它们的攻击手段以后,云锦墨却是彻底打断了修炼这些功法的念头。原因很简约明了,任何一门功法都没有 万斩 来的暴力,

周围十数个奴隶奔跑上来,却仅仅被一斩就给劈开,妖力的吞噬之力瞬间让他们再也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紧接着就是噩梦的开始,往往惨叫声在这一片发生,而下一刻云锦墨的身影却已经去了另一个地方,当所有人反映过来的时候,几乎已经没有人站起来了。

万斩的威力很恐怖,就算是剑气攻击,再加上妖力的特殊,也可以破掉一切的防御,所以仅仅是五斩,便足以要到这些奴隶所有的命了。

呼!一声,黑剑横披之下,剑尖低在了胖子的脖子之下,由于速度的过快,甚至划起了一道血痕。

胖子急促的喘气,当死亡无限临近的时候,才会知道死亡的可怕。胖子终于知道,有些人是不能惹的,就像是眼前的这一位,光是能有如此的功法,身后就必定是一个天大的存在。

两双眼睛凝聚在一起,胖子只是轻轻的触碰了一下那双摄者凌厉光线的双眼,便瑟缩的退了回来,胖子的身体开始颤抖,抑不住的颤抖,他的嘴唇微微张合,努力想说点什么。

不过就在此时,突然响起了一声悲怜的痛哭声音,隐隐还能听见那抽泣的声音。

“许杀我爹爹,不许杀我爹爹!”一个小女孩儿,大概也就是四五岁的样子,头顶上还扎了两个牛角辫,病态而苍白的脸上,如此嘶叫起来,那是令人心疼不已,小女孩的脸异常的苍白,这一跑起来,更是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在云锦墨见到小女孩的一瞬间,就觉得整个世界都黯然下来,这个小姑娘的皮肤,以及身体散发出来的气息,绝对是云锦墨活了这么多年以来,见过最纯净的身体,用晶莹剔透来形容也不过,只是这副躯体太过柔弱了,柔弱到一阵风似乎都能吹倒的样子。

小女孩跑了过来,一把保住了她的爹爹,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你是坏人,大坏人!不许杀我爹爹!”

“妞妞,乖,不哭......爹爹没事!你快回去,莫要着凉了,这儿风大......”胖子突然老泪纵横,之前遇到那样的危险,黑剑低在他脖子上的时候都没有哭半点,这会儿眼泪却也流了下来,他轻轻的抚摸着小女孩儿,似乎怕一不小心都伤害了小孩儿。

“不,不要!你是大坏人,你快离开!我要保护爹爹!”小女孩一边咳嗽着,将脸蛋咳的通红,似乎上气不接下气,却扬起了手,双手张平的挡在了云锦墨身前。

“小姑娘,如果有一个人抢走了另一个人的糖,你说,抢走别人糖的人,是不是坏人?坏人是不是应该得到惩罚?”云锦墨平淡的语气之下,听不出来任何的感情波动,对于小女孩的出现,却动了他的恻隐之心。

“是,抢走别人糖的人,是大坏人!一定要惩罚他,不许让他在抢走别人的糖。”小女孩非常肯定的点点头,似乎一想到是她的糖被抢走,那么小女孩不知道要发什么脾气了。

“那你爹爹抢走了我的糖,他才是大坏人,所以我要惩罚他。”云锦墨对着小女孩淡然道,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对一个小姑娘讲这些道理,或许潜意识不想让这个小姑娘误会,也不想让小姑娘带着憎恨陪伴着她的童年。对于小孩,他突然又想起了花玛街那群天真可爱,每次回去都吵闹着要糖吃的小孩子们,可惜,也许再也见不到他们了。

“不,不嘛!不许你惩罚爹爹!如果爹爹抢走了你的糖,那也是为了想给妞妞糖,所以才抢你的糖的。你收回你的糖,不许惩罚爹爹!如果你一定要惩罚的话,就惩罚妞妞好了,都是妞妞不好,呜呜呜。”小女孩一听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才反映过来,不由的又开始哭闹。

云锦墨突然哑然失笑,原来小孩子一直都如此的天真,可以这样耍赖,只要是为不伤害自己在乎的人,做什么都可以。

下一刻,云锦墨的脸色突然冷了下来,对着胖子道:“你实在是该死,枉有如此疼爱你的女儿,女儿有病你却不医,瘦弱成这个模样,你自己吃的却跟猪一般!”

“不,不是的,大哥哥,不是这样的!爹爹对妞妞很好,妞妞从小身体吸收不了任何的东西,都是爹爹一直灌输一种很神奇的东西给妞妞,这样妞妞才不死......”小姑娘睁大了水灵灵的双眼,泪痕还在,却在一边煞有其事的说道。

云锦墨皱眉,看了看胖子。胖子神色黯然了许多,从刚才到现在一直将小姑娘搂在怀里,深怕她着凉了的模样,其实自打他见小女孩第一面起的那番话以及流泪,云锦墨就敢肯定,这个黑心店的老板是爱女儿的。但是小姑娘病成这样了,却不医治,这又是为什么?难道有什么隐情?

“哎......”胖子先叹了一口气,才缓缓说道:“妞妞她娘生她的时候难产了,原本以为母女不保,但是妞妞却活了下来。可是没两天,妞妞越来越虚弱,我请了药师来诊治妞妞,然后才知道妞妞的身体竟然是极其特殊的体质,身体排斥任何东西,所以不管是吃什么东西都没有丝毫的作用,可以这样说,就算是喂妞妞毒药,她也不会有任何的反映。”

云锦墨的嘴角哦抽搐,天下间竟然还有这样奇怪的体质,排斥任何的东西吸入身体?

胖子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所以妞妞不管吃什么都没有用,更别说药或者大补的东西,就连药师都使用了各种方法都没有用,后来终于对天灵力拥有一丝的吸收。从此以后,妞妞就靠着我渡给她的天灵力来过日子,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妞妞对于天灵力的吸收似乎也停止了。

小舞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