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乖一点

第13章 喜欢当鸵鸟(1)

“春天的花开秋天的风,以及冬天的落阳,忧郁的青春年少的我,曾经无知的这么想,风车在四季轮回的歌里,它天天的流转,风花雪月的诗句里,我在年年的成长……”

天雪像个疯女人一样,一路走,一路大声的吼着歌。而颜飞一脸无奈的紧跟在她身后。

“呕……”天雪突然跌坐在路边,不停的呕了起来,将胃中的酒几乎都吐空了。然后,她呆呆的坐在那里,双臂环膝,一张小脸埋在掌心间,双肩不停的耸动着。

她成功了不是吗?可为什么心反而更痛,因为没有得到他的赞许,还是仅仅因为他的一句话,他说,女人的战场,在男人的床榻尚。

难道对于他来说,她沈天雪的人生,除了陪他尚床榻,就再也没有任何意义了吗!

颜飞蹲在她面前,无奈的叹息。然后脱下半身子上的风衣搭在她肩膀,并取出手帕轻轻的擦拭着她小脸上的泪痕。“他又惹你伤心了?”

“与他无关。”天雪倔强的摇头。

颜飞苦笑,他们认识整整六年,天雪每一次哭,每一次笑,都是为了那个叫做慕东霆的男人,他永远有能力牵动天雪的每一个情绪。

“哭够了吗?哭够了就跟我回家。”颜飞将她从地上抱起,扑鼻而来的是浓重的酒气。“真脏。”他玩笑的说道。

而天雪静静的靠在他怀中,视线模糊而迷茫。

颜飞将她带回了家,天雪躺他的大床榻上,一夜好眠。而颜飞一直坐在床榻边,静静的守护着她,从天黑到天亮。

睡梦中,天雪的眉心仍紧蹙着,他伸出指尖,轻轻的抚平她紧蹙的眉心,但颜飞非常清楚,他可以抚平她的眉心,却无法抚慰她内心的伤口。

放在床榻头柜上的手机嗡嗡的鸣响着,屏幕上不停的闪动着几个字:东霆哥哥。呵,即便慕东霆伤她至深,但在天雪的心中,他永远是她的东霆哥哥。

那闪动着的屏幕不知为何格外刺眼,对方似乎格外有耐性,一次次的挂断,又一次次的重播。颜飞略有些烦躁,然后,直接关掉了天雪的手机。

清晨的第一缕微光透过窗棂,落在床榻头熟睡的人儿身子上,晕开了一片温暖。

天雪卷曲的长睫轻轻颤动几下,映入眼帘的是颜飞放大的俊脸,眼中是淡淡的红色血丝。

“醒了?”他温润的扯开唇角。

“嗯。”天雪嘤咛了声,漂亮的眉心紧蹙着,手握成拳,轻轻的捶打着发疼的额头。此刻,大脑一片空白,最后的记忆,停留在颜飞将她抱出歌厅包房。

天雪掀开被子从床榻上坐起,身子上还穿着昨天的衣服,只是略有些褶皱。对于颜飞,她是全身心信任的,他就像是她的亲哥哥一样,每一次她闯祸出糗,都是他来收拾残局。

“头疼了?活该。看你下次还敢不敢酗酒。”责备的话从颜飞口中说出来,都带着几分宠溺。

他起身走进厨房,端了杯温热的蜂蜜水给她。“喝完赶快去洗澡,一身的酒气,都要脏死了。”

“嗯。”灌了几口蜂蜜水后,天雪乖乖的下床榻,走进浴室。

换洗的衣服整齐的摆放在衣架上,吊牌还没有摘掉,知道她来不及回去换衣服,颜飞早早的命人送来,他一向如此贴心。

两个人吃过早餐,颜飞开车送她去公司上班,宝蓝色的迈巴赫停在恒宇集团门口,过分的招摇。

“我要迟到了。”天雪匆匆忙忙的推门下车,踩着高跟鞋向办公楼内跑去。

“天雪!”颜飞跟随着走下来,晃了晃手中的手提包,“马虎鬼。”

天雪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将包接了过来。颜飞下意识的伸出手,两指宠溺掐了下她嫩嫩的脸蛋,“总是这么粗心大意的,什么时候把自己搞丢了都不知道。”

“我丢了也没关系,你会把我找回来的。”天雪没心没肺的笑,和他招了招手,然后跑入办公楼内。

颜飞一直站在原地,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之中。眉宇间的笑意渐渐的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温冷之色。

他微微的侧目,便看到一辆限量版劳斯莱斯幻影从不远处疾速驶过。

沈天雪刚踏入办公室,秘书蒋钦紧跟而入,“沈特助,慕总让你到他办公室一趟。”

“什么事?”天雪不解的询问。

蒋钦爱莫能助的摇了摇头,君心难测啊,大老板心里想什么,他一个小秘怎么会知道。

天雪走进总裁办公室,彼端,慕东霆姿态慵懒的坐在沙发上,正在喝咖啡。难得,今天林若寒没有来献殷勤。

“慕总找我有事?”

慕东霆邪魅的凤眸从她身子上一扫而过,漫不经心的问道,“昨晚去哪儿了?为什么不接电话?”

他打过电话给她?天雪迷茫的翻出手机,居然是关机状态,应该是没电了。但她懒得向他解释。

“下班后是我的私人时间,应该不需要向慕总报备吧。”她冷冷淡淡的回了句。

慕东霆踉跄的后退了一步,“真甜。”

变太!天雪在心中低骂了句,狠狠的瞪着他。

“你的人都是我的,更何况你的时间。记住,离别的男人远一点,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

早上在公司门口,他看到颜飞送她上班,看到他亲昵的触碰她脸颊,看到她甜美的看着他笑。

那种天真而无邪的笑容,曾经只属于他一个人,他绝不允许任何一个男人来分享。

“既然看到了还问我干什么,没错,昨晚我一直和颜飞在一起。”天雪扬着下巴,挑衅的看着他。

而她显然没有考虑到,激怒慕东霆,会是怎样的后果。

过分英俊的脸庞遽然间阴冷,他不由分说的将她按倒在沙发上,开始撕扯她身子上的衣服。

“慕东霆,放手,你要做什么!”天雪慌张的惊叫。

慕东霆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冷魅一笑,“你们昨晚都做什么?我帮你重演一下怎么样,顺便让你比较一下我和他谁更厉害。”

“慕东霆,你这个疯子,你给我住手!”天雪不停的挣扎,他简直是疯了,这里可是总裁办公室,随时都可能有人进来。

沈天雪觉得自己真有乌鸦嘴的潜质,这个念头刚闪过脑海,总裁办公室的门就被人从外推开了。

顾子扬惊愕的站在门外,身后还跟着几个企划部的高管。

顾子扬尴尬的轻咳了几声,脚步悄悄退后,“那个,不好意思打扰到两位,我马上走,你们继续,继续……”

房门再一次合起,天雪推开他,退出一步之外的安全距离,手忙脚乱的整理着身子上的衣物。

天雪不禁开始懊恼,她和慕大总裁在办公室偷的事,估计会以火箭一般的速度在公司上下传开,走出这道门,她就能被吐沫星子淹死,这回真是没脸见人了。

她狠狠的等着那个始作俑者,而彼端,慕东霆优雅的坐在真皮沙发上,衬衫的排扣散到胸口处,起伏的胸肌若隐若现,有一种致命的姓感。他惬意的瞧着二郎腿,凤眸微眯着看她,只是眸色微冷。

她身子上崭新的套裙,怎么看怎么刺眼。

“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回去把这身衣服换掉。”

“这身衣服怎么了?这可是最新款的香奈儿。”天雪白了他一眼,严重怀疑慕总裁到底有没有欣赏观。

而慕东霆二话不说,直接将一张金卡丢到她面前,那般高贵的姿态,甚至眉宇间带着隐隐的不屑。“喜欢就去买几套,但是我不希望再看到你身子上的这套衣服,沈天雪,我的话只说一遍,惹我对你没什么好处。”

天雪愣愣的站在原地,一时间有些摸不透他的心思,她的衣服又怎么惹到他了?

慕东霆说完,随手拿起一旁的文件,认真的翻看起来,甚至吝啬的没再给她一个目光。“没什么事就出去工作吧。”

他的态度冷冷冰冰,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呵,典型的变色龙,还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沈天雪坐在软椅中,单手托腮,目光迷茫的散落在角落处。

她知道慕东霆是故意的,否则,顾子扬出现的时间也未免太巧合了些。呵,他还真是步步紧逼,一点余地都不留给她。

打开手提电脑,纤纤玉指按在键盘之上。她迟疑的打下了几个字:辞职报告,可里面的内容删了又写,写了又删。如此反复,依旧没想到一个合适的离开理由。她真想大义凌然的写上几个大字:因为老板性搔扰。

咚咚咚的砸门声急迫的响起,也不等她开口,刘芸直接推门而入,扯着嗓子就吼了句,“沈天雪,听说今早你和慕总裁在办公室中被捉歼在床榻了?”

天雪冷冷的瞪了她一眼,“如果你是来八卦的,那你现在可以出去了,我没心情理你。”

而刘芸当然不会出去了,直接坐在了她对面,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沈天雪,你今天出门到底带没带脑子啊,在办公室里你们都敢……我看你以后还怎么在恒宇混。”

“混不下去就不混了。”沈天雪看也没看她,目光专注的落在电脑屏幕上。

刘芸目光一扫,映入眼帘的就是‘辞职报告’几个大字,顿时一股怒气上涌,“沈天雪,你特么的就这么喜欢当鸵鸟啊,六年前你逃了,现在还想逃?你就不能走过去甩慕东霆一耳光,理直气壮的告诉他:姓慕的,老娘不和你玩儿了。”

肖若水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