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斯宾王子(纳尼亚传奇系列)

卡斯宾王子(纳尼亚传奇系列)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章 岛国(3)

Pressing their way between the laden branches they reached the wall.It was very old,and broken down in places,with moss and wallflowers growing on it,but it was higher than all but the tallest trees.And when they came quite close to it they found a great arch which must once have had a gate in it but was now almost filled up with the largest of all the apple trees.They had to break some of the branches to get past,and when they had done so they all blinked because the daylight became suddenly much brighter.They found themselves in a wide open place with walls all round it.In here there were no trees,only level grass and daisies,and ivy,and grey walls.It was a bright,secret,quiet place,and rather sad;and all four stepped out into the middle of it,glad to be able to straighten their backs and move their limbs freely.

中文阅读

从前有四个孩子,他们的名字是彼得、苏珊、埃德蒙和露西。我在另外一本叫做《狮子,女巫和魔衣柜》的书中讲述了他们非同寻常的历险故事。他们打开了魔衣柜的门,进入了一个与我们这个世界截然不同的世界。在那个世界里,他们成为了纳尼亚国的国王和女王,并且在那里统治了很多年。后来,他们再次经过那扇柜门,发现自己又回到了英国,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发生在短短的一瞬间。不管怎样,没有人注意到他们曾经离去。他们只将这个奇遇告诉了一位睿智的长者,其他的人都毫不知情。

那些事情发生在一年以前。此刻他们兄妹四人正坐在一个火车站的长椅上,身边堆放着行李箱和杂物盒。事实上,他们正在去往学校的路上。兄妹四人结伴同行,到这里就要分手了。因为这个车站是个中转站,再过几分钟,一列火车即将驶来,将女孩子们带往她们的学校。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另一辆火车又会到来,男孩子们将乘坐那辆火车前往另一所学校。前一半旅途,大家欢聚一堂,仿佛假期还没有到头。现在告别在即,马上就要各奔前程,每个人都感到,假期真的已经结束了,从此又该“上套”了。他们的心情相当郁闷,没有人知道该说些什么。而露西是第一次到寄宿学校去上学。

那是一个空空荡荡、令人昏昏欲睡的乡村车站,除了他们,站台上几乎空无一人。突然露西轻轻地惊叫了一声,就像是被马蜂蛰了一下。

“怎么啦,露?”埃德蒙问道——他的话突然中断,发出了一个类似“噢!”的声音。

“到底怎么——”彼得开口询问,但是他也突然改变了话题,转而说道,“苏珊,放开手!你在做什么?你想拖我去哪里呀?”

“我没有碰你,”苏珊说,“有人正在拉我。啊——啊——啊——住手!”

每个人都注意到,另外三人的脸色变得异常苍白。

“我也有同样的感觉,”埃德蒙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好像我正在被人拖走。一种非常可怕的力量——啊!又开始了。”

“我也是,”露西说,“哦,我顶不住啦。”

“注意!”埃德蒙喊道,“大家手拉手,站在一起。这是魔法——通过感觉我能识别出来。快!”

“是的,”苏珊说,“手拉紧。啊,我真希望它能够停下来——啊!”转瞬之间,行李,座椅,站台以及火车站全都消失了。四个孩子发现自己站在一个密林之中,手拉着手,气喘吁吁——这里的树木非常茂密,有些枝条甚至戳到了他们身上,他们被卡在那里,几乎动弹不得。孩子们揉了揉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啊,彼得!”露西惊叫道,“你觉得我们是不是又回到了纳尼亚?”

“这里可能是任何一个地方,”彼得说,“有这么多树,我看不到一米以外的地方。让我们想办法找个空地——如果能够找到的话。”

他们忍受着荨麻的刺扎,荆棘划破了皮肤,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挣脱出灌木丛。这时,他们又一次感到惊奇,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明亮起来。刚走出几步,他们便发现自己已经来到树林的边缘,向下俯视着一个沙滩。几米之外,是风平浪静的大海,纤细的浪花悄无声息地拍打着沙滩。他们目光所及,看不到陆地,只见海天一色,晴空万里。按照太阳的高度来推测,这时应该是上午十点钟左右。湛蓝的大海令人目眩。他们站在那里,深深地呼吸着大海的气息。

“天哪!”彼得说,“这个地方可真不错。”

五分钟后,大家都光着脚丫,在凉爽清澈的海水中淌水嬉戏起来。

“这可比乘坐闷热的火车返校去学拉丁文、法语和代数强多了!”埃德蒙说。过了好久,没有人再说一句话,只听见他们溅起的哗哗水声,孩子们都在忙着寻找虾与螃蟹。

“不管怎么着,”过了一会儿,苏珊说,“我想,我们必须制定一些计划。很快我们就需要吃东西了。”

“我们有妈妈给我们预备路上吃的三明治,”埃德蒙说,“起码我的还在这儿。”

“我没有,”露西说,“我的放在小包里了。”

“我的也是。”苏珊说。

“我的放在了上衣口袋里,就在那边沙滩上。”彼得说,“那等于四个人分吃两份午餐。这可不怎么好玩。”

“这会儿,”露西说,“我不太想吃东西,想喝点什么。”

其他人现在也感到口渴。顶着骄阳在咸咸的海水中戏耍过后,人们通常都会如此。

“这就像书中所描述的,轮船失事后,”埃德蒙议论道,“人们总能在岛上发现清澈甘甜的泉水。我们最好也去找一下。”

“那就是说,我们还要回到密林里去?”苏珊问道。

“完全没有必要,”彼得说,“如果有溪流的话,它们一定会顺流而下,汇入大海。我们沿着海滩走,必然能够找到它们。”

于是,他们淌着水往回走,穿过平坦湿润的沙滩,走到干燥松软的沙土上,脚趾间沾满了沙子。两个大孩子穿上了鞋袜,埃德蒙和露西则想光着脚丫脚继续向前探索,苏珊说他们这么做太疯狂了。“我们也许再也找不到鞋袜,”她劝阻说,“如果我们待在这里的话,到了夜间温度会下降,那时候我们会需要鞋袜的。”

他们穿戴整齐后,就沿着海岸出发了。大海在他们的左边,树林在他们的右边。除了偶尔传来一只海鸥的叫声,这里一片阒然。树林茂密异常,树枝纠结在一起,他们几乎看不到里面的情景。而且他们也听不到树林里有什么动静——没有鸟啼,甚至没有昆虫的鸣叫。

贝壳、海草、海葵和礁石积水中的小螃蟹都很有趣,但若是口干舌燥,你很快就会感到厌倦。孩子们的脚,由凉爽的海水中出来之后,很快就感到火辣辣、沉甸甸的。苏珊和露西拿着各自的雨衣。被魔法劫持之前,埃德蒙刚好把自己的大衣放在了车站的椅子上。现在他和彼得轮流拿着彼得的大衣。

很快,海岸开始朝右边弯去。大约又过了十五分钟,他们翻过一道突出的石脊,转了一个很陡的弯,将一出树林就看到的那片大海抛到了身后。现在,隔水朝对岸望去,他们看到了茂密的树木,跟他们身边的树林相差无几。

“我在想,那边是一座孤岛,还是很快就会跟这边的海岸相连接呢?”露西说。

“不知道,”彼得回答。他们拖着沉重的步伐默默前行。

他们沿着海岸行走,离对岸越来越近。每绕过一个海角,孩子们都期盼着能看到两个海岸的连接处。可是他们的期望都落空了。他们遇到了一些拦路的礁石,只好翻越过去。在礁石顶上,他们可以看到很远的地方——“哦,见鬼!”埃德蒙说,“没有用。我们根本无法到达对面那些树林。我们是在一个岛上!”

一点不错。目前把他们与对岸隔开的海峡仅仅只有三四十米宽。他们看得出来,这里是两岸之间最狭窄的地方。再往前,他们这边的海岸又朝右弯了过来,可以看到前面辽阔的大海和远远的陆地。显然他们已经绕着海岛转了大半个圈子。

“看!”露西突然叫道,“那是什么?”她指着一个横卧在海滩上像条银蛇一样细长的东西。

“小溪!一条小溪!”其他人齐声嚷道。尽管早已疲惫不堪,他们还是噔噔噔地冲下礁石,朝着清澈的溪水奔去。他们知道,离海岸越远,溪水越好喝。于是,他们跑到了小溪刚刚流出树林的地方。此处的树木依旧是密不透风,但溪流冲出了一道深深的沟壑,两边的堤岸上长满了苔藓。他们弯下腰来,顺水而上,好像进到了一个由树叶构成的隧道里。看到第一个泛着波纹的褐色水潭,他们就跪在地上,痛痛快快地喝了起来,还把脸浸在水里,然后又把手臂泡在水中,一直浸到胳膊肘。

“喂,”埃德蒙说,“那些三明治怎么办?”

“哦,我们是不是先留着,”苏珊说,“以备不时之需。”

“现在不渴了,我真希望,”露西说,“我们还能感到不饿,就像我们在干渴时的那种感觉。”

“可是那些三明治怎么办?”埃德蒙再一次问道,“留着没用,会放坏的。你们要记得,这里可比英国热得多,我们把它们揣在口袋里,跑来跑去,已经好几个钟头了。”于是,他们把两块三明治拿出来,分成四份。尽管谁都没有吃饱,但总算是聊胜于无。接着,他们开始讨论下一顿饭该如何解决。露西想要回到海边去捉虾,有人指出来没有网。埃德蒙说,他们可以到礁石那儿找些海鸥蛋,但转念一想,好像不记得在那儿见到过海鸥蛋。再说即使找到了,也没有办法将它们煮熟。彼得心中暗想,除非时来运转,否则他们很快就会乐于吃生海鸥蛋了。但他认为,没有必要把这个想法说出来。苏珊说,很遗憾他们这么快就把三明治吃完了。说到这儿,他们中的一两个人还差点儿发了脾气。最后,埃德蒙说:

“听着。我们只有一件事好做,那就是探索一下这个树林。隐士、游侠之类的人都能在森林中想办法生存下去。他们会找到些根茎和浆果等来充饥。”

“什么根茎?”苏珊问道。

“我一直认为说的是树根。”露西说。

“来吧,”彼得说,“埃德说得对。我们必须试着做点儿什么。这总比出去再到毒日头下要好一些。”

他们站起身来,顺着小溪往前走。这是件非常吃力的事情。他们必须弓着身子,从树枝下钻过,或者爬过枝干。他们步履艰难地穿过一片片杜鹃花丛,不是挂破了衣服,就是在溪流中打湿了鞋子。除了溪水的潺潺声,以及他们自己所闹出的动静之外,周围万籁俱寂。正当他们感到筋疲力尽的时候,突然闻到了一股芳香的气味,紧接着,在他们的上方,即右岸的顶端,出现了一片鲜艳的色彩。

“瞧!”露西喊道,“我相信那是一棵苹果树。”

的确是棵苹果树。他们喘息着爬上陡峭的右岸,挣扎着穿过荆棘丛,来到一棵老树跟前。那棵树上结满了金灿灿的大苹果,一个个正如你所期待的那样汁液饱满。

“这不是唯一的一棵树,”埃德蒙嘴里塞满了苹果,说道,“看那边——还有那边。”

“哎呀,有几十棵呢,”苏珊说着,随手扔掉刚吃完的第一个果核,又摘下第二个苹果,“过去这一定是个果园——在很久很久以前,后来这地方荒废了,丛林才长了出来。”

“那么,这个岛屿曾经有人居住过。”彼得说。

“那是什么?”露西用手指着前方,问道。

“天哪,是一堵墙,”彼得说,“一堵古老的石墙。”

他们吃力地穿过结满果子的枝条,来到墙边。这堵墙非常古老,上面长满了青苔和桂竹香,有些地方已经坍塌。除开几棵最高大的树木,这堵墙高高地矗立在那里,傲视着周围的一切。他们走到墙的近旁,发现了一个高大的门拱,过去这里一定还有一扇大门,现在却被一棵最高的苹果树挡在门洞那里。他们折断了好些树枝,才进入门拱。突然,他们都在强烈的阳光下眨起眼睛来。他们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宽广开阔的地方,四面都有墙壁环绕着。这里没有树木,只有茵茵的绿草地、雏菊、青藤和灰色的墙壁,是一个明亮、隐秘、寂静而又有几分凄凉的地方。四个孩子迈步走到开阔地的中央,很高兴终于能够挺直腰板,自由地活动一下胳膊腿儿了。

(英)C·S.刘易斯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