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村一品兴农家

第14章 侃侃共谋齐发展

“小一,你的手艺还真不错,虽然都是农家菜,但是每一样都是没吃过的。还有,鸡蛋也很好吃!是不是陆离?”金元吾用手肘碰了碰齐公子,原来他叫齐陆离。

“嗯,赫姑娘别具匠心,手艺出众。”喝了杯枸杞茶后,齐陆离继续道,“如果可以的话,我想顺便买下姑娘做菜的方子,不知姑娘意下如何?”

买菜谱?赫儒依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张氏,见张氏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神,赫儒依犹豫了。她家虽然经过几次卖药材已经攒下了五两金子并四十几两银子,可要按长远来说,还没达到可以享福的境地,如果卖了菜谱,那无疑会是一笔很大的收入。可是,在自己的印象里,酸菜、酸萝卜、辣白菜这些一直是很大众的菜,虽想出其不意从中牟利,但却没想过要将其变成专利一般的为己所有。

在赫儒依思考时,金、齐二人也在不约而同地打量着赫儒依。他们早着人打听过了,赫家男人已故,全由张氏当家,但看如今的样子,这个未及豆蔻的小女孩在家里也是占有很大的话语权的。

沉吟良久,赫儒依终于开口,道:“齐公子,真的很抱歉,我并不打算卖菜谱。”

“为何?”齐陆离皱眉,“你让我们尝过这些菜,不是要赚钱吗?”

对于齐陆离的毫不避讳,赫儒依也坦言道:“我没想过要卖菜谱,我只想看如果齐公子感兴趣,那我就卖菜。”

“可是你要知道,你只卖菜给我的话,假以时日,我的厨师是很有可能做出来这种菜的,你到时候连菜的销路都没有了。”

“是,我也知道。可是酸菜和酸萝卜本来就很适合我们北方人吃,我之所以不想卖菜谱是因为我想把制作方法告诉所有人,让大家都能在冬天吃到不同的口味。而我想卖菜的原因,诚如你所见的,我们太穷,需要银子。所以我想自私一下,我只卖一个冬天的菜,明年,我就把这个方法告诉所有人。”

赫儒依的话让所有人都愣住了,尤其是金、齐二人。作为商人,每天都是在想要怎样才能获得最高的利润,做事自然皆为“利”字左右,可同时,他们也是读过书的人,也知道民生疾苦。所以,他们很自然的一面赚着大家的钱,一面又觉得百姓不容易,却没想过让利于民,把二者结合起来。冬日里的食材是多么地珍贵,如果能多出一种,那对百姓而言会是多大的实惠!他们没想到,这个农村的小姑娘想的比他们都深远。

“赫姑娘果然是与众不同!正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我们本是来谈生意,可赫姑娘明知我们是做生意的,还不为金钱所动,宁愿放弃西瓜,留下芝麻,只为了让所有人都有芝麻吃。齐某佩服!”齐陆离说着,就对着赫儒依行了抱拳礼。

“不敢当!其实,就算我不把方法告诉大家,经年累月,总会有人知道。这也就是白菜、萝卜,做好了固然好吃,做坏了也不会太难吃,能把他们的制作方法早日告诉所有人,也是让大家少走弯路而已。只是我没那么大公无私,我私心里可还想着用赚一年的钱呢!”赫儒依说道。

“那既然如此,我倒是有个建议。”齐陆离道。

“愿闻其详!”

“刚刚吃饭的时候我本就有这样的想法,就是将这几道菜推出去,不仅仅是在回山镇这样一个小地方,而是我的所有的酒楼都能够把它做特色菜。但既然赫姑娘只想卖一年的菜,那我就与赫姑娘签订一个一年的协议。首先,由我一次性买断赫姑娘所有的存货。第二,赫姑娘把酸菜、酸萝卜与辣白菜的制作方法卖给我。第三,赫姑娘卖给我几种菜的特色菜谱。一年后,赫姑娘可以把菜谱告诉任何人,我不会干涉。可好?”

赫儒依略微想了一下,觉得可行,便点了点头。

“另外,那两道菜似乎是药材所做。只是不知作为普通菜式放在酒楼里会如何。”说着就看向了金元吾。

“赫家的药材都被我收购了啊,我和你说过的!”金元吾瞪大眼睛,心想,这家伙,明明是买鸡蛋来的,现在能收到手一大批挣钱的买卖也就罢了,居然还把手伸到了他的药材上,坚决不行!

“我只是想问你常吃会不会对身体有害,你这般小心做什么!”齐陆离无奈道。

赫儒依看着二者的沟通觉得有意思,这金元吾在伙计面前冷脸冷面,对着别人就阳光灿烂,他天生俊逸,笑起来很漂亮,总给人很温暖的感觉。这齐陆离长相是比较帅气的,五官很立体,皮肤有点黑,看起来就是酷酷的,说话也是一本正经,可对金元吾又没什么办法的样子,他们应该是很好的朋友吧,赫儒依猜想着。

“其实只要不是身体十分特殊的人,一般人吃都是比较好的。”金元吾答道。

“有些可惜了,本还想着推出两道可口小菜呢。”

“如果多了的话是会卖给你的。”金元吾酷酷的道,转过头又对赫儒依说:“家里是不是也没什么药材了?”

赫儒依知道金元吾希望她说没有了,可确实自己留了几百斤的沙参和桔梗,只好十分无奈地答道:“还剩下五十几斤干货,另外还有几百斤新鲜的没有来得及晾晒——”赫儒依故意越说越小声,显得心虚不说,更显得对金元吾爱莫能助。

“哈哈!元吾,如何?”齐陆离笑道。

“罢了!今儿就让你一次!”金元吾咬牙切齿。

“如此,那所有的新鲜存货我就都要了吧!另外也希望赫姑娘给附上做法。”齐陆离潇洒道。

“好的。”

“既然东西都定下来了,那我们定一下价格吧。赫姑娘可说个价格我们参考。”

赫儒依看看张氏,见张氏让她做主,就把事先想好的说了出来。

“那我就先说说我的想法了。齐公子来收我家的鸡蛋,现在市面上的鸡蛋是每斤四文钱,差不多是一文钱两个。我们的鸡蛋大家也看到了,个儿大又香,所以单只价格会贵一些,又因为是在冬天,鸡蛋价格也要上涨,所以我给出的鸡蛋价格是一文钱一个。”

见齐陆离没有反对的意思,赫儒依继续道:“酸菜的方子一会儿齐公子会看见,其实方法不难,但万事看个奇字,所以我家一共四缸酸菜,每缸二百斤左右,卖给齐公子一两银子一缸。酸萝卜是小瓦缸,所以四百文每缸,一共是四缸。辣白菜制作方法比较繁琐,调料也很多,所以辣白菜虽然是小缸,每缸只有不到五十斤的辣白菜,我还是要收一千五百文每缸,我家一共是六缸。桔梗卖予金少爷干货是一百五十文一斤,新鲜的我就收齐公子八十文一斤,一共有三百斤。当然也因为现在是冬天,所以价格要贵一些。沙参卖予金少爷是二百五十文一斤,因为沙参干货十分不压秤,所以新鲜的就要收一百五十文一斤,家里共有二百斤。这就是我报上的价格,已经是最低的了。至于齐公子说的菜谱与合同什么的,我不太懂,就由齐公子定价吧,我相信齐公子会给我们一个公平合理的价格。

齐陆离仔细消化了一下赫儒依的给出的价格,确实比他想象的要低,所以也就没了要和她降价的意思,道:“酸菜、酸萝卜与辣白菜一年的制作权,我付给赫姑娘每种三十两银子,赫姑娘每写出一道菜,我另付一两银子。”

“成交!我拿纸笔给齐公子写菜谱。”赫儒依回屋里取来笔墨,当堂写了起来。

经过几个月的练习,赫儒依的小楷已经写的像那么回事儿了,于是张氏帮着研墨,赫儒依写。

酸菜炖大骨(排骨)、酸菜炖血肠、酸菜丸子汤、川白肉、酸菜粉、酸菜馅儿饺子(包子)、酸菜鱼、酸菜饼、拌酸菜芯、辣白菜炖五花肉、辣白菜炒饭、泡菜煎饼、泡菜汤、泡菜牛肉锅、泡菜厚蛋烧、酸萝卜炒肉、酸萝卜老鸭汤、酸萝卜炒猪肚,当一道道菜从赫儒依笔下写出时,金、齐二人啧啧赞叹,齐陆离没想到,原本只是几样而已,没想到赫儒依的小脑袋里居然装着这么多的美食!

“我只写了这些基本的做法,齐公子的厨师都是专业的,相信可以在这些上面再创新,做出更好的美食。”赫儒依边仔细揉捏着写多字的右手边说。

“其他的我倒是可以看明白,只是这道酸菜炖血肠,不知血肠是什么东西?”齐陆离拿着酸菜炖血肠的纸皱眉道。

原来血肠这个年代没有?赫儒依的内心在捶胸顿足!

“不知齐公子有没有吃过猪血?”

“新鲜的猪血配以佐料,蒸制。”齐陆离言简意赅。

“我在书里看到过用猪小肠制作的美食,我写予齐公子吧。”于是赫儒依再次执笔,把血肠的制作方法写了出来,另外又写了蛋肠、粉肠、肉肠、米肠的做法,另外又加了一道酸菜炖血筋。

“齐公子,所有酸菜做成的炖菜都可以边热边吃,就是火锅,冬天会很畅销的。”说着,赫儒依又在纸上画出了小火锅的构架,画好后递给齐陆离,“把小锅架在上面,下面放块热碳,这样,就可以一直吃热的了。而且我们平时吃的大白菜炖豆腐等也可以架在上面炖。”

齐陆离拿着这张纸反复地看,心里想着,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姑娘?

焱然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