嚣张魔妃:杠上邪魅王爷

嚣张魔妃:杠上邪魅王爷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5章 让皇子妃刚刚给打的

“嗯?”

司徒轩脸色冷得很,眸中闪过一道精光,语气里带了几分不悦。

“殿下,那个贱人欺负妾,您要为妾做主啊。”

云庶妃跪在地上,一边抹泪,一边哭诉,小模样极为可怜。

“是啊,殿下云庶妃就是让…”

董氏跪在地上帮云庶妃说话,不过胆子没那么大,没敢用贱人二字,所以到底还是改了口,“就是让皇子妃刚刚给打的。”

本来司徒轩还想问一问她口中的贱人是谁。

得,现在不用问了,他明白了。

“于迁。”

漫声唤过伺候在外的于迁:“让皇子妃过来一趟。”

“是,殿下。”

于迁是这宫中的管事太监,宫中的杂事都归他管。

不多时,于迁回来了,垂着头道:“殿下,皇子妃说…”

他犹犹豫豫的不知如何开口。

“说。”

司徒轩见此却是不耐烦的很。

“皇子妃说她还未用完膳,等用完膳了便来见殿下。”

其实,苏婉凝的原话是,我还没吃饱呢,吃饱再说。

于迁一看,那皇子妃不是脑子有问题,就是太嚣张。

他可不敢招惹,只好来回话。

跪在地上的女人却是乐了,想着这女人如此不知死活,当真离死不远了。

谁不知道,她们家殿下最不怜惜的就是女人。

“嗯。”

谁知,她们眼中的残暴殿下,竟然只点了点头,默认了此事。

“殿下?”

跪在地上的云庶妃,忍不住唤了一声。

“何事?”

司徒轩不动声色道。

“您不处罚那个贱…”

云庶妃抬头,正对上司徒轩冷冽的目光,当即咽了口吐沫,立刻改了口:“您不处罚皇子妃?”

司徒轩并不答话,只冷冷的瞧了她一眼,继续跟司徒鸿说起别的事情来。

云庶妃就这么满脸是伤的被晾在地上,委委屈屈的跪着,不敢造次。

苏婉凝这顿膳用的着实长了些,大约过了半个时辰,才用完膳过来。

“殿下您找我有事?”

苏婉凝进来看到跪在地上的云庶妃,眼皮都懒得抬一下。

“你动的手?”

司徒轩指了指云庶妃脸上的伤。

云庶妃这下倒是得意起来,想着自家殿下终于肯为自己做主了。

“嗯。”

苏婉凝也不否认。

“为何?”

“她故意来找事,所以我就打了她。”

苏婉凝诚实的跟个孩子似的。

坐在一旁是司徒鸿眼角直抽抽,六哥这正妃果然不同凡响,未免也太诚实了些。

云庶妃见苏婉凝就这么承认了,忙道:“殿下,您也听到了,确实是皇子妃动的手。”

“她是本殿的正妃,你胆敢冒犯她,难道她动手不对?”

司徒轩面色冷得很,连语气都冷的可怕。

云庶妃立时愣住,一双杏眼瞪得老大,似有不信的望着司徒轩。

良久,才支吾道:“殿下,是您让蓝月姑娘…”

“来人。”

不等她说完,司徒轩已冷声吩咐:“拖下去,禁足。”

云庶妃这一闹,非但没能为自己讨回公道,反被扔进自己院子里禁了足,这委实让人惊的说不出话来。

而那完全赢了的苏婉凝,却丝毫没有任何得意之色,就冷静的坐在那,也不知道在低头想什么。

“六哥,那我先走了。”

司徒鸿一看这情景,算了,自己还是溜吧。

六哥好像挺喜欢那丫头的。

不过也难得,这么多年了,六哥还是第一次对女人上心呢。

“嗯。”

司徒轩也没多留他,淡淡的点了点头。

一整天都安静的很,几乎落针可闻。

司徒轩一直躺在榻上看书,至于苏婉凝嘛就坐在那发呆。

她本来想询问关于休书的事,可见司徒轩在那看书看的认真,也没敢打扰。

毕竟,要休书可不是小事,得好好说才行。

“明天你回门,自个一个人回去,本殿没法陪你。”

沉默了大半天的司徒轩,总算开了口。

“哦。”

苏婉凝点了点头,表示不在乎。

司徒轩语塞,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

“你回门的礼物,本殿已经着人准备好了,一会你看看,若是还有缺的,你可以跟于迁说,让他去办。”

司徒轩放下手中的书卷,凝望着她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语气便不自觉的温柔。

他不知为何,就是喜欢那双清眸,觉得那双眸子里满是真诚,至少没有别的女人,那种狠毒的算计。

也许一眼便是一生。

“不用了。”

苏婉凝听说他还准备了礼物,突然起身说道:“不用准备礼物了,上次您送的聘礼,已经很贵重了,以后我是要离开的,总拿您的东西,我会不好意思的。”

司徒轩刚刚端起榻边案几上的茶盏,喝了一口茶,听了这话,那口茶差点没喷出来。

他眼神复杂的望着眼前这个算是。算是不贪财的皇子妃吧,说了一句:“谁说你要离开了。”

“我们不是说好了,等殿下给我休书以后,我就离开的吗?”

苏婉凝皱了皱眉头,有些不开心的问了一句。

这儿很闷,而且有一群喜欢找她麻烦的人,所以她讨厌这里。

“本殿什么时候答应给你休书了?”

司徒轩脸色瞬间冷掉,他什么时候答应给她休书了。

“那您要怎样才能答应?”

见他不给休书,苏婉凝白净的小脸上,顿时露出一抹苦涩。

这休书的事,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从昨晚到现在,这丫头已经向他提了三次了。

看着她小脸上的苦涩,突然觉得特别可爱,起了逗弄之心。

司徒轩故意咳嗽了一声,正色道:“你想离开可以,不过先给本殿生几个孩子。”

“怎么生?”

苏婉凝也不知道是不是脑子坏掉了,竟然脱口问出这么三个字来。

其实,对于男女之事,她完全懵懂的很,糊里糊涂的。

一向沉稳的六殿下,此刻只觉喉咙干涩,半句话也憋不出来。

其实,他挺想逗逗苏婉凝的,可是当他看到那丫头确实是一副糊里糊涂的样子时候,又觉得好笑的很,问道:“你既不懂,那昨个本殿让你侍寝,你怕什么。”

闻此,苏婉凝狠狠的白了他一眼。

就算什么也不懂,跟陌生的男人一起睡觉,她也不好意思好吧。

那是本能的害羞好不好…

清颜

作家的话
此段不计入字数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