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寻蔚县古堡

第2章 开篇 找寻古城堡

1999年底,听说塞北的一个县里有几百座古城堡,很想去看看。那时我正在考察长征路,始终没能安排出大块的时间去做这事。虽然安排不出大块的时间却又不死心,总是挤出三两日的零散时间去寻找塞北古城堡。

九年里,我30多次穿越塞北。最初由于我的判断出现了错误,以为这古堡都是军堡,应该和长城在一起。于是,我们沿着“九边”长城,从怀来向西北搜索,走过张家口一线的怀来、赤城、沙城、涿鹿、宣化、万全、怀安、崇礼、张北、尚义、兴和、阳高的许多地方。直到2008年10月4日,在河北、山西与内蒙古三省交界处的新平堡里碰到一个阳原人,他说:“阳原县里有许多堡子,桑干河畔还有一座唐代的堡子,叫开阳堡。”

2009年2月21日,我们去开阳堡时鬼使神差地出错了高速口,沿着蔚县城南的公路与代王城、逢驾岭堡、小饮马泉堡、阳眷堡擦肩而过,竟没发现那里就是我苦苦寻找的蔚县古城堡。

这些年来,我一次又一次地走进塞北找寻古堡,却始终没和九年来一直跟我走长征路的搭档、公安大学的冯纪伟提起过这事。直到我把开阳堡的图片拿到他面前时,他却不屑一顾地说:“40年前,我在蔚县下放锻炼时就住在堡子里,那里有几百座堡子。”听老冯这么一说,我差点没背过气去——守着身边的活地图,瞎转悠了好几年。

2009年11月10日,老冯带着我从北大出发,三个半小时后就钻进了蔚县的羊圈堡。看着羊圈堡,我自嘲:1965年,我在菜市口杂粮店里看见“蔚县小米”时就知道了蔚县,半个世纪过去了一直以为“蔚”字只读“wèi”,讲课时还大言不惭地说“河北蔚县剪纸充满了浓厚的黄土气息”,殊不知蔚县人把“蔚”字念成“yù”。这一字之错,造成了我一生中最低级的错误,它使我困惑了九年。如果九年前找到蔚县古堡,这本书就不是今天的样子了。

蔚县距离北京仅仅240多公里,这里有一座明代的古城、辽代的古塔、元明清时期的近200座古堡、200多座戏楼、数以千计的庙宇和四合院……还有一座小五台山和一片空中草原。蔚州古城比我去过的阆中、镇远、黎平、隆里古城更原古,更荒蛮。

看过蔚州古城后,我以为那平遥、凤凰、丽江一类的古城就是一座座现代化的旅游小镇,已然没了古味。

面对蔚州古城,面对这片3220平方公里、总人口48万的黄土地……

我惊讶:这里为何保留着如此之多的文物古迹?

我深思:这里发生过什么?这里的人群膜拜着什么?

我追问:是谁在这里留下了如此磅礴的历史文化?

一辆吱吱扭扭的驴车由远而近从我身边走过。这一刻,我恍若触摸到了千里边疆之外、万里长城脚下静静沉睡的古城堡。我以为,那是人类赤裸的躯体,它平凡,它伟大,它激情,它壮美。

蔚州坐落在塞外边关的壶流河盆地上,那里是通向华北平原的军事要塞,是北方游牧民族与中原民族交战、融合的古道沙场。当金戈铁马、烽火狼烟退去之后,古蔚州留下了塞外的符号——八百古堡。

今天的壶流河域,沟壑、台地上的古堡雄浑壮观,互为掎角之势的御敌形制依稀魂往,城墙、城门、街巷、民居、戏楼、庙宇沉沉而立。这就是我们今天还能找寻到的蔚州古城,它蕴藏着深厚的塞上文化。

2010年4月的一天,我在北平楼宴谢罗哲文先生时,向他展示了从蔚县拍回来的图片。罗先生看过图片,询问蔚州古城的保护情况和我们的所见所思,并约定同去蔚县考察。

2010年5月23日,我们陪同罗哲文先生来到蔚县。在“罗哲文先生一行到蔚县考察调研会”上,县委书记王志军阐述了“文化立县”的发展纲略。我们考察了蔚县的古城、古堡、古寺、古塔、胡同、四合院。罗先生指着博物馆里的馆藏文物说:“一个县级博物馆,保存这么多的等级文物,这在全国是罕见的。”站在城楼上,他询问这城墙保存了多少米?县文化体育广电新闻局局长宋建中说:“还有1600米。”罗先生笑曰:“这比北京遗存的那段明城墙还长100米。”考察结束后,罗哲文先生对蔚州古城给予了高度的评价,肯定了蔚县申报“全国历史文化名城”是符合条件的。

找到蔚县古堡后,我和冯纪伟、梁立、刘玉梅19次进出蔚县,考察了160多座古堡,拍下了36000张图片。我如此执著地找寻古堡,就是为了拯救蔚县古堡。

当我写作《找寻蔚县古堡》一书时,忽然明白了,那块写满了皱褶的黄土地上为何印着磅礴的历史文化。于是,我闭上眼睛,让思绪去碰撞只有那黄土地才能感悟到的魂灵。

翻过北京西面的山,那里不只是塞北的雪、塞上的风。

那里有一座明代的古城,这古城和我50年前玩耍的北京城一样迷人。

那里有二百座土堡,这土堡和我15年前见过的闽南土楼一样充满诱惑。

那里还有谜一样的文化、风俗、观念。

最匪夷所思的是,那里的男人不给女人地位,却又非常在乎他的女人。

§§第一篇 千年古城

林胜利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