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夫童话

豪夫童话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章 大鼻子矮怪物(3)

“爵爷!这件事说来的确非常奇怪。”他就讲起早上来了一个矮人,他一心想当厨师等这些情况。公爵听了感到非常奇怪,便命令把矮人带来,问他叫什么名字,从哪儿来。可怜的雅谷当然不能直说自己中了魔法,做过松鼠。他说现在他失去父母,由一个老太婆教了他烹调的技术。公爵也就没有盘问下去,只是对这个新厨师的奇形怪状觉得好笑。

他说:“你愿意留在我这里,我就给你每年五十块金币和一套新衣服,再加两条裤子。

不过你得天天亲自给我做早饭,给我安排午餐,总之,负责照料我的厨房,”他又说,“我的宫里人人都有一个绰号,我就叫你大鼻矮子,派你做副总厨师。”

大鼻矮子就向尊贵的公爵跪了下去,答应一定为他忠诚效劳。

他现在可以说吃穿不愁了,而且他把本职工作干得很出色。可以说,自从大鼻矮子进入公爵府之后,公爵似乎变了一个人一样。他以前常常将端上去的碟子和盘子,朝厨师们的头上扔去。有一天他甚至在盛怒之下,把一只烤得不够软的小牛腿使劲向总厨师的额上扔去,害得他摔了一跤,在床上躺了三天。虽说公爵后悔自己在生气的时候做下的事,赏了他一大把金币,可是端菜给公爵的厨师没有一个不是战战兢兢的。自从矮子来到以后,一切都变了。公爵现在不是天天吃三顿而是吃五顿,这无非都是为了要多多享受小厨师的美味佳肴,小厨师烹调的菜他说什么也吃不厌,而且总觉得新鲜,滋味无穷。他平易近人,一天到晚都是笑眯眯的,而且明显胖了不少。

他经常在进餐的时候,唤总厨师和大鼻矮子来,坐在左右两旁,亲手把好吃的菜分给他们,叫他们尝尝,两个总厨师认为这是很大的恩典。

很快全城人都知道了大鼻矮子的大名。有人恳求总厨师答应他们去参观他烧菜。有钱人家甚至获得公爵的准许,派他们的仆人到厨房里来向矮子学习烹调技术,学费当然不便宜,每人每天要付半个金币。大鼻矮子为要使得其他的厨师都能欢欢喜喜,不至于妒忌他,就把赚来的学费都分给他们。

大鼻矮子就这样过了近两年优裕而光荣的生活,只是他有时想起父母,便有些伤心。在那段时间里,没有发生什么意外的事情,后来,他遇到了这样一件事。大鼻矮子在采购方面很机灵也很走运。所以他只要有闲功夫,就亲自到市场上去采购家禽和蔬菜。有一天早晨,他到鹅市上去选购主人爱吃的大肥鹅。他已经在市场上东看西看,来回走了好几遍。如今他的外貌在市场上早已不仅不会受到嘲弄和讥笑,而且所有人都很尊敬他。因为大家都知道他是公爵最亲信的厨师。卖鹅的女人都巴不得大鼻矮子去照顾她们的生意呢!

他这时看到市场边上有一排卖鹅的摊子,尽头坐着一个女人,她也在卖鹅,但不像别人那样高声招徕买主,他就走过去仔细瞧瞧她的鹅,掂掂它们的份量,觉得这些鹅正是他想买的。于是他把三只鹅连笼子一起买下来,扛在宽阔的肩膀上背回去。他觉得很奇怪,其中两只鹅很普通,一路上不断嘎嘎地叫,但有一只鹅却是一声不响地蹲着,有时还会像人一样唉声叹气。“它有毛病,”大鼻矮子自言自语说,“我回去把它宰了。”谁知那只鹅却清清楚楚地高声回答说:

“你如果敢宰我。

我就啄坏你。

你要切我的头,我就叫你马上死。”

大鼻矮子听见吓了一跳,他马上把笼子放下,那只鹅有一双又美丽又聪明的眼睛,它一边瞧着他,一边叹气。大鼻矮子叫道:“哎,真是活见鬼!难道你会讲话吗,鹅小姐?那你就别害怕!像你这样一只稀奇的鸟,我是不会伤害你性命的。我敢肯定,你不是一只真正的鹅,因为我自己也曾做过松鼠。”

“你说得很对,”鹅回答说,“我不是生下来就长羽毛的。唉,可怜我这个伟大的韦特波克的女儿蜜蜜,没想到今天将要死在一个公爵的厨房里!”

“亲爱的蜜蜜小姐,您不要担心,”矮子安慰它说,“我是个说话算数的人,我给爵爷当副总厨师,决不让别人来伤害您的性命。我要把您养在我自己的房间里,让您吃得饱饱的,我有空闲的时候,就来和您聊天;当着别的厨师,我就说,我要把这只鹅用各种特别的草喂得肥了,再给公爵吃;等到机会成熟的时候,我就把您放走。”

那只鹅双眼充满了热泪,一个劲儿地谢谢他。矮子按照自己所说的话去做,他宰了另外两只鹅,却给蜜蜜特地做了一只笼子,养在自己房间里,推说要用特殊的方法替公爵养肥这只鹅。他不给它吃一般的饲料,天天给它吃饼干和甜食。他只要一有功夫,就去和它闲谈,安慰它。它也把自己的身世讲给大鼻子听,原来她是魔法师韦特波克的女儿,住在一个名叫葛特兰的岛上。那位魔法师曾和一个老妖婆争吵过,败在阴险和狡猾的老妖婆手里,她把魔法师的女儿变成了一只鹅,并且把它带到了这个遥远的地方。大鼻矮子也把自己的故事讲给它听。它说:“我对魔法也不是一窍不通,我的父亲曾经给我和我的姊妹们传授过一点法术。你刚才讲的,你和老太婆在买菜时发生争执,后来你闻到香草突然变了形,应了老太婆讲的那几句话,这都说明你是中了香草的魔法,这就是说,你如果能找到老妖婆叫你中魔的那种香草,就可以把魔法解脱。”这话给了小矮子一点点安慰,可是,哪里去找那种香草呢?

不过他还是对它表示了感谢,心里也点燃了希望之火。

这时,公爵有个朋友来拜访公爵,他是公爵邻邦的一位侯爵。公爵因此把大鼻矮子叫到跟前来,说道:“现在是你表示对我的忠诚和大显身手的时候了。到这里来作客的侯爵很喜欢美味佳肴。除了我,要算他在饮食方面最最讲究了,他对烹调很内行,是个很聪明的人。

因此你要当心,做的菜一定要让侯爵一天比一天感到惊讶。此外,无论他在我们府上住多久,你做的菜不许有重复,否则我决不宽恕你。你需要什么,都可以向我的司库官去要。哪怕你要把黄金和钻石放在油锅里煎,也随你的便。我宁可穷一点,也不愿在他面前丢脸。”

公爵说完之后,矮子深深鞠了一躬说:“爵爷!请放心,一定照办!我一定让侯爵感到满意。”

于是小厨师就施展浑身的绝艺,他既不吝惜公爵的财物,也不吝惜自己的精力。人家只看见他整天待在炉灶的烟雾和蒸气里,整个厨房只听见他发号施令的声音。他像统治者一样在指挥低级厨师和学徒们。

外国侯爵在公爵这里已经住了十四天,他吃得非常愉快。他们每天至少要吃上五顿饭,公爵对矮子的手艺十分满意。因为他在贵宾的脸上感觉到了对自己的羡慕。到了第十五天,公爵在进餐时,就唤矮子来见侯爵,并得意地问他的贵宾,对这个矮子的烹调是否满意。

外国侯爵对矮子说:“你真是个了不起的厨师,你做得一手好菜。自从我到这里来之后,你的菜没有一道重复,而且做得都很出色。可是我要问你,为什么这么多天来,你却没有给我吃过菜中的王后,那就是苏采兰馅儿饼。”

雅谷听了大吃一惊。因为他从来没有听到过王后馅儿饼这个名字。但是他摆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回答说:“啊,爵爷!我希望您在这里还要多住几天,所以就没有上这道菜,我希望用这菜中王后来为您饯行!”

“是吗?”公爵接口说,“那么对我呢,难道要等我临死才拿这道菜来给我送终?因为你也始终没有给我尝过这种馅儿饼呀。你另外想一道饯行的菜吧,明天就给我们把这种馅儿饼端到桌子上来!”

“一定照办,爵爷。”矮子回答以后便退了出去。不过他满怀忧虑。看来他要丢脸的不幸日子到来了,他不知道,这种馅儿饼该怎样去做。他回到自己房里痛哭自己的命运。蜜蜜早就可以在房间里自由自在地走来走去,这时它走过来问他为什么这样悲伤。它听完以后,便安慰他说,它听到过这种苏采兰馅儿饼,“我父亲常吃这种菜,这种菜的做法我也知道一点,你只要用这用那,这样用多少,那样用多少,虽然还不能说各种味道分毫不差,不过爵爷们吃起来,已经会觉得再好吃没有了。”矮子听蜜蜜这么一说,高兴得跳了起来,心想亏得那天买了这只鹅。他赶紧去准备做王后馅儿饼。他先做了一只小的尝了尝,确实味道鲜美,他给总厨师也尝了一点,总厨师又一次赞美了他的手艺。

第二天,他又按这种方法做了一个大馅儿饼。刚从炉子里烤出来,他就把它用鲜花围着,叫人热腾腾地就端上桌去。他自己也穿上最好的新衣服,走进餐厅去。这时,一个专司分菜的侍役已把馅儿饼切开,分放在两只小银盘子上,呈给公爵和他的贵宾。公爵咬了一大口,咽下去以后,眼望房顶,说道:“啊!啊!啊!真不愧为馅儿饼中的王后,我的矮子真不愧是厨师之王,不是吗,亲爱的朋友?”

但是侯爵却只吃了几个小块,细细地咀嚼着,在品尝它的味道,脸上却带着讥讽和神秘的微笑。他说:“这东西的确做得不错,”他一边说一边把盘子推开,“但还不能完全称作苏采兰。这一点我早就料到了。”

公爵十分懊恼,皱起眉头,惭愧使他涨红了脸,“你这狗奴才!”他骂道,“你胆敢这样来羞辱你的主公吗?你竟做出这种坏东西来,真该砍下你的大脑袋来。”

“啊,爵爷!天晓得,这菜是按照一定的菜谱做的,里面肯定一样也不少。”矮子说着,全身都在发抖。

“胡说,你这个狗奴才!”公爵提起脚踢了他一下,“要不我的贵宾就不会说里面还缺少什么了,我真想把你剁烂,放在馅儿饼里一起烤烤!”

“您宽恕我吧!”小矮子一边喊,一边跪着走到贵宾跟前,抱着他的两腿说,“请告诉我,这菜里缺少了什么,因此不合您的口味?请您别让我为了一点肉和一点面粉,把命丧掉!”

“我可爱的大鼻子啊,这对你也没有什么帮助,”贵宾笑着说,“我昨天就想到,你这道菜做起来一定不如我的厨师。因为,你这道菜里缺少一种香草,那种香草叫喷嚏草,这里的人根本不知道。缺少了它,这馅儿饼就没有香味,所以你的主人永远吃不到我吃过的王后馅儿饼。”

公爵冒起火来。“我一定要吃到,”他瞪大两只眼睛嚷嚷,“我以公爵的荣誉发誓,如果我明天不把王后馅儿饼做出来给您吃——我就把这个家伙的头挂在宫门外。去吧,你这狗头,我再给你二十四小时的时间。”

说完这番话,公爵就把小矮子轰出去了,他哭着回到自己房间里,他明天就要死了,因为他从来没有听见过这种草。“就为这点吗,”鹅说,“那我可以帮助你,因为我的父亲曾经教我认识各种草类。要是在别的时候,你也许难免一死。幸而现在正是新月出现的时候,这种草就在这时候开花。宫廷的附近,有没有老栗树?”

“有呀!”大鼻矮子心里顿时轻松起来,“就在湖边,离开宫门只有二百步远,那儿有许多栗子树。可为什么你要找栗子树呢?”

“只有老栗树底下,这种草才会开花,”蜜蜜说,“你不要耽搁,赶快去找。你先抱着我去,到了空旷的地方,再把我放下来。我来给你找。”

小矮子于是抱着蜜蜜向外走去,走到宫门口,守卫的却握着枪挡住去路说:“亲爱的大鼻矮子,你不能和从前一样了,我奉到极严厉的命令,不准许你出宫门。”

“但是进花园还是许可的吧?”矮子说,“请你派一个人去问问总管,我能不能到花园里去找些香草?”守卫的派人去问了总管,得到了准许,因为花园四周都是高墙,任何人也休想逃出去。大鼻矮子把蜜蜜抱到花园,便把它轻轻地放在地上,它很快走到湖边有栗子树的地方去。雅谷跟在后面,心里很焦急。因为那是他最后一线希望了。如果它找不到那种草,他已经下了决心,宁愿跳湖自杀,也决不让人砍头。蜜蜜找不到喷嚏草。它走遍了各株栗子树,它用嘴把每棵小草都翻过来看看,没有找到,它由于怜悯雅谷担心地哭了。那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快要什么都看不清了。

矮子的目光望到湖的对岸,他忽然叫道:“瞧,瞧,那边还有一棵很大的栗子树,我们要到那里去找找,也许那里开着我的幸福花。”鹅就连飞带跳跑了过去,雅谷尽快搬着两条短腿在后面跟着。那棵栗子树枝叶十分茂密。树下都是黑乎乎的,几乎看不清什么。这时那只鹅忽然伸直身子,快乐地扑扇起两只翅膀来。它很快把头伸进高高的草丛中去,咬了一口下来,用嘴把它送到惊讶的大鼻矮子面前,说道:“这就是喷嚏草,这里长着一大片,够你用的。”

雅谷面对这根熟悉的草陷入一沉思,一阵甜蜜的香气使他不由得想起当年变形的情景来。它的茎和叶是青色的,上面开着一朵鲜红的花,花的边缘是黄的。

“感谢上帝!”他最后高叫起来,”多么奇怪!你知道吗,我觉得这就是那种使我从一只松鼠又变成这副丑模样的草。我现在要不要来试一试?”

“先别忙,”鹅请求说,“你先采一把这种草,带回我们的房间去,你把钱和行李先收拾好,然后再去试试这草的法力。”

他们一同回到房间里,矮子由于紧张和期待,心在怦怦地跳。他把平日节省下的五六十块金币和衣服鞋子捆在一起打成一个包,这才说:“上帝保佑,让我摆脱这副重担吧。”他把长鼻子伸到这把草里,拼命地吸取它的香味。”

突然,他全身的骨骼发出了格格的响声,他觉得,自己的头在从肩膀里伸出来,他眼光向下看看自己的鼻子,只见它在渐渐缩小,接着他的胸脯和背部也逐渐平坦起来,两条腿越来越长。

那只鹅惊讶地望着这一切。“哈,你变高了,你多么漂亮啊!”它喊道,“从前那副丑模样一点儿也没有了!”雅谷非常高兴,合起了双掌感谢上帝。不过他并没有得意忘形,忘记了感谢蜜蜜。虽说他很想立刻回到父母身边去。可是感激的心情胜过了这个愿望,他说:

“亏得你使我回复了原来的样子,要是没有你,我就没处去找这种草,我就得永远保持这副丑陋的模样,而且可能要死在刽子手的刀斧之下。我一定要报答你的恩情,把你送到你父亲身边去。他既然懂得魔法,也一定能把你恢复人身的。”那只鹅快乐得掉下泪来,接受了他的建议。雅谷就抱着那只鹅幸运地走出了公爵的宫门,谁也认不出他来,他立刻朝海滨走去,动身到蜜蜜的故乡去。

他们顺利地到达了蜜蜜的家。蜜蜜的父亲韦特波克立刻给女儿解除了魔法,重重地酬谢了雅谷。雅谷回到故乡,他的父母认出这个漂亮的青年就是他们失落了很久的儿子,非常高兴。雅谷就用韦特波克送给他的钱买了一个铺子,他们一起过着优裕和幸福的生活。

而公爵府自从雅谷走后,却乱成了一锅粥。因为第二天,公爵正想履行他的誓约,一旦矮子找不到那种香草,他便要命令砍掉他的脑袋。可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谁也找不到矮子了。外国侯爵认为他是故意放走矮子的,免得失去自己最好的厨师,因此责备公爵不守誓约。

两个统治者之间就此发生了一场大战,历史上称它为“香草战争”,经过了几次反复较量,他们才言归于好,签订了和约。这和约称为“馅儿饼和约”,因为在庆祝和平的宴会上,由侯爵的厨师做了馅儿饼中的王后苏采兰饼请公爵吃,幸福得公爵什么都忘了。

萧枫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