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仙者

第76章 潜入史家

“这么急?你伤势可完全好了?”男子似乎有些惊讶,诧异道,“她虽或许有些实力,可再怎么说,也不过才练气五层的修为而已。你我二人,一个六层初期修为,一个六层中期修为,实在没有必要这般惧怕于她。”

“好了,我意已决,不要说了。”

陶平宁打断他,回身走回床上盘膝坐下,一粒丹药滚入喉间,开始继续闭目调息起来。

看着这样的她,男子突然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细长的眸中颜色深深,看不出其中情绪。

……

要说这阳树镇,最出名的不是那达官贵人,亦非什么书香门第,而是这镇上阳树种植贩售规模最大的几户人家。

其中,史家以其悠久的历史以及长久以来巨大的种植规模,很荣幸的名列其一。

今日清晨,史家大院儿里,负责打扫早食的仆役早已忙活起来了。而史老爷子的卧房里,依然门窗紧闭。看起来,是依旧没醒的样子。那窗户贴着糊着厚厚的一层纸,比其他地方都要厚些,将光线牢牢地遮挡在外。

这是史老爷子多年来的习惯了。

对于他这个癖好,猜测颇多。下人们都传,据说他小时候因为要跟着史太老爷子种植打理阳树,很有一段时间颠倒了作息,休息也休息不好,白日里没精神,还要被向来以严苛著称的史太老爷子责罚。

于是,他便养成了一个在自己窗户上贴上厚厚的窗户纸的习惯,目的就是为了每日里能多休息那么一小会儿。

后来史老太爷子去世了,他更是将这一习惯又加重了些,每日里不睡到日晒三竿那是绝对不可能起来的。

幸好,现在种树之事,也完全不用他亲力亲为了。

云之幽蹲在一处院墙上,看着大清早便被打理得井井有条的史家大院,心里不禁暗暗感叹,这家真是有一个好女主人啊。

三三两两仆从从下面走过,她蹲了三息时间,向下跳下。施展开隐身术,似来过千万遍了似的,一路轻车熟路地走到了史老爷子的房门前。

“哎,你说这大少爷啥时候能回来啊?”

“嘘~说什么呢,这院儿里啊,没有大少爷,你可得记清楚了。”

“啊~?为什么?明明——”

两人一边交谈一边迎面走来,一人端着一个脸盆儿,一人拿着一套崭新的衣服。看样子,似乎是要来给史老爷子送衣服来了?

云之幽眨了眨眼,听着他们的言论,心中暗暗一笑,微微一侧身,便紧贴着他们进入了房中。

二人方一进去,“吱呀”一声,门便被轻轻关了起来。

“老爷,按您的吩咐,那周家老爷已被安顿在大堂里了,就等您了。”

一人将脸盆放在架上,轻声道。

“嗯,伺候老爷我起来吧。”

一声鼻音甚浓的男声从床帘里传出,听话中意思,这位传闻中不睡到日晒三竿绝不会起床的史大老爷,今日竟是要早起了?

前方暗色的床帘一阵抖动,接着从里面缓缓伸出一只粗糙的手。

云之幽在暗处伸长脖子瞅了瞅,不禁轻啧了声。

这位史老爷子虽然才不过知天命的年纪,却已是满头白发了。然而,与其发色的苍老程度完全相反的却是,他身体却颇为壮实,看起来似乎是久经锻炼的样子。

她眸光贼兮兮地在史老爷子身上溜了一圈儿,唇角莫名勾了勾,面上带出了几分若有所思的神色。

等待了大约半柱香不到的时间,这三人终于出了门。临走前,还不忘顺手将门给带上锁死。

“呼~终于走了,这老头动作可真是够慢的。”

云之幽自暗处现出身形,嘴里不满地嘟哝了句,眼睛却没闲着。桃花大眼里乌黑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悠,目光在房内扫了一遍又一遍。

忽然,她的目光停在了一个装饰瓶上。

那是一个仅有寸许高的白瓷瓶,放在房间内展架最顶部的一格上,不论是位置或是白瓷瓶本身的做工都十分不起眼。

然而,当云之幽看到这个白瓷瓶后,目光却像是黏在了上面似的,紧紧盯着,似要把它看出一个洞来似的。

“呵~原来藏在这儿。”

良久,她收回目中淡淡紫意,轻嗤一声。

她站在展架前,浑身淡淡青芒缭绕,轻轻一跃,脚尖便踩实在了下面的格子台上紧贴展架站住。

她伸出一只手,手指轻轻扣了扣白瓷瓶,然后满怀期待地等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足足一盏茶的功夫,屋内都毫无半分动静。

看见这番景象,云之幽眉心微蹙。她转了转眸子,又伸出手将白瓷瓶转动了一圈儿,再次静待了半盏茶功夫,屋内依旧没任何反应。

看得云之幽眼眸微眯,心道武侠小说果然都是骗人的!

半响,她突然一拍自己的脑袋,低低懊恼道:“我真是糊涂了,这半月来一直在打探消息,此时关键时刻,居然把它给忘了!”

说完,她嘴边勾起一抹笑意。再次伸出了那只手,只是这回,却没有直接触碰那白瓷瓶,而是手腕一翻,一团凝而不散的火光瞬间自她掌心冒出。

近距离的火光是何其明亮,明晃晃地照耀在那长期呆在黑暗环境中的白瓷瓶上。在这光芒的照耀下,没过多久,那白瓷瓶居然发生了一番肉眼可见的变化。

只见那瓶上纯粹的白色渐渐淡去,整个瓶身逐渐变得透明起来。到得最后,这瓶子竟似琉璃做成,里里外外清透可见。

见到这番变化,云之幽嘴边笑意扩大。她将刚刚用火球术召唤出的火球熄灭掉,又伸出手指轻轻扣了扣那变得透明的白瓷瓶。

节奏还与第一次一样,带着一种奇怪的规律。

这次,她方一敲击完,整个展架突然微微移动起来。

“就在这下面么?不愧是什么传家之宝,藏的可真够深的。”

云之幽跳下展架,看着眼前刚刚显露出来的、明显是通往地下的入口,撇了撇嘴喃喃自语道。

她摸出一块月光石,自眼前阶梯拾级而下。

下面原本是一片漆黑的环境,片刻后,她来到了一处较为宽敞明亮的地方。

这是一间较大的房间,然而布置却十分奇特。

最前方,放着一片密密麻麻的令牌,看样子,经似是史家人历代祖先的排位。

而在排位之前,却是一片看起来精心开垦过的土地,土质湿软,似乎十分肥沃。

土里,种植着一株不过三尺高的小树。

树的大体样子看起来跟外面常见的阳树十分相像,唯有一点差异极大,令人可一眼区分出它们的不同。这株小树,枝条间竟带有金黄色的条纹,与雷电之形颇为相似。

云之幽仔细看了看这株小树,又看了看屋顶刻意弄出的几个投射阳光的孔洞,心中大喜。若她所料没错的话,这便是那传说中被天雷劈过后才有很小几率异变成功的仑无阳树。不枉她在摄魂术几乎被废的情况下,筹谋了这半月之久,终于顺利找到此树的所在地。

要说这史家人,对这东西可真不是一般的重视啊。

云之幽轻呼一口气,心里暗叨叨着对不住了,脚下却没闲着,步子往前迈出,就要上前去采下一根枝条来。

“不对。”

踏出一步后,云之幽忽然低叫一声,骤然停住了脚步。

“这史家外面所设的机关那般精妙,这里面怎么想都不应该毫无防备啊。”

她抬眸将这间密室里里外外又扫了几遍,几乎每一个角落都仔细检查过了,却仍旧没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这样的认知不禁令得她眉头大皱起来。

原本,这史家只是一普通的凡人家庭,即便是有什么机关,按她原先所想,只要能见到这仑无阳树,那么硬闯便是。

可刚刚领悟到外面所设机关之精妙,构思之奇特,她怎么想,都觉得不似这世代只知种树的一家能设计出来的。再联想到这半月来打听到的事情,她眸中神色变化,一时间竟踌躇在了原地,不敢前进半分。

这仑无阳树生自天雷,自身已带有了几分灵性。所以她利用现已修炼得略有小成的巫罗点星术,在外面都能感应到几分它的气息。

之前听陶平宁的说法,在这楚州之地,学习类似此类法术之人,还有不少。其中不乏将其修炼到高深之处的厉害之人,若是有此类修士途经此地,这般多年下来,这仑无阳树的气息是决计不可能瞒过他们的。

云之幽以己度人,实在不相信那些修士会放过这已有几分灵性的珍稀之物。而这东西此刻还在这里,难道说他们并非是不想拿走,而是根本就拿不走?

也对,听说此地特产阳树,那么一定跟此地的土质水质有关,这东西,莫非是带有一旦扎根,便不能移动。一经移动,便会自行枯萎的特质?这样的灵物特征她以往到似是在书中也读到过,并非空穴来风之谈。

云之幽眨了眨眼,眸中目光渐渐清明起来。

几时放肆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