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丫鬟不倾城

谁说丫鬟不倾城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章 桃花结子,不因春瘦(2)

刚开始还能找到先前有印象的几个地方,可转了几个弯之后我就完全傻了。宫里建筑的样式本来就都差不多,往左走和向右走根本就没什么差别。

心里顿时慌起来。

若是找不到王妃,那不知会受到怎么样的惩罚。

不知为何,我总觉得王妃对我有些敌意。虽然我打破脑袋也想不出自己有什么地方可以让王妃如临大敌。可凡事小心些总是没错的。

本想找个人问问路,可先前还到处跑的宫人这时都像是人间蒸发了似的,一点踪影都没有。

正暗自苦恼间,却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嬉闹声。应该是宫人们在玩闹吧。

我像是寻着了救星,急忙往声音传来的地方跑去。

绕过一座亭子,见空地上有一架紫藤秋千。一名着云雾丝绸长裙的女子正坐在秋千上,一边轻轻摇荡一边跟周围的宫女说些什么。也不知她到底说了什么好笑的事,引得那些宫女笑得花枝乱颤。

我正犹豫着要不要打扰她们,却突然听到一阵清越之声。

“哎,你是谁?”

抬眼望去,那坐在秋千上的女子笑盈盈地看着我。

“你是哪个宫的?怎么不过来一处玩呢?”随着她的出声,其他宫女也都把注意力转到我这里。

在女子身后为她推秋千的宫女蹙眉道:“郡主,看她的穿着不是宫里人。”

“哦”,女子打量我几眼。

“那个”,我强自镇定地看着她们,“不好意思,我迷路了。请问有谁能告诉我怎么去明慧殿么?”

“你从这直走,然后左拐,再直走就到了。”一个小宫女出声为我指路。

“谢谢。”我感激地看她一眼,然后转身欲走。身后却突然传来一声“等等”。

回过头,只见那女子猛地从秋千上跳下来,顿时引起一阵惊呼。

她却恍若未闻,径直朝我走过来。脚上的脚链随着动作发出玉石相撞般清脆的声音。

“你是怡亲王府的季清儿?”她在我身前站定,闲闲地吐出这么一句话。却让我霎时怔住。

“你怎么知道?”我惊讶地问。

她微笑起来,对着我伸出右手。“我叫成染,是成亲王府的郡主。成钺是我哥哥。”

原来是钺少的妹妹,那么认得我也不算太奇怪了。我看着她伸出的手,踌躇半晌,还是把自己的也伸出去,与成染的手轻轻相触。

她又是一笑,收回手去,道:“你要去明慧殿么?那我带你去吧,刚好也到时辰去找我娘了。”随即回身朝那些宫女挥挥手,“我先回去了,改天再来和你们说话。”

宫女们笑着向她行礼道别。

成染受了礼,带头走了。我急忙跟上前,让两人并肩行走。

“你去过塞外么?”她突然问我。

我摇摇头,“郡主去过?”

她又笑起来,语调愉悦:“是啊,我以前就是长在大漠的,若不是父亲把我寻回来,只怕我现在还在塞外放羊呢。”

“扑哧”我忍不住笑出来,看她俏皮的模样,一时没注意她话中的奇怪之处。“那塞外好玩么?”

“嗯”,她想了想,“那地方很漂亮,尤其是夕阳,美得无与伦比。你以后若是有机会一定要去看看。”

我连声答应。脑中忽然忆起刚才,于是问她:“郡主并未见过我,刚才为何能一眼认出我来?”

她侧过头将我细细看上几遍,道:“哥哥与我说过,你是很不同的女子。一眼便能让人认出。”

我忍住不让眉毛拔高。“哦,不知钺少说了清儿什么?”我一点都不奢望从钺少嘴里能说出什么动听的话。

成染转头看着前方,道:“哥哥说你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爱穿青衣。而且你身上有一种独特的气质。”她忽地不说了。

我急忙追问:“什么气质?”

她挑起眉,“你自己竟不知?”

我万分无辜地摇头。

成染神秘一笑。

“那就等你自己去发现吧。”

我再问,可她却什么都不说了。我只能自己在心里想来想去,但仍是没有头绪。

独特的气质?我一个下人能有什么独特的气质?

难道是钺少说了什么编排我的话,成染郡主不好意思当面跟我讲?

一定是这样!

心里将钺少骂了十遍八遍,就这样回到了明慧殿。

与成染道别,她笑着邀我去找她玩。心知这不现实,但还是应下。

她的性格与钺少很有些想象,似乎都是特别乐天的人,而且都喜欢笑。只是如果钺少不再拿着那把折扇晃来晃去的话,可能会更好些。

回到王府正碰上钺少和二公子来做客,我沏了茶去招呼。进门后先是笑意盈盈地唤了一声“二公子”,接着立马换上一张臭脸直直从钺少面前目不斜视地走过。

他无辜地摸摸头,然后看着二公子。

二公子温润一笑,并不言语。

等走出房门,隐隐听见钺少的声音。

“钰哥,我可有什么地方惹着她了?”

闷笑一声,刚走到水井边就遇上府里的小厮,说是王爷叫。

我把托盘交给传话人,便往王爷的书房去了。

不过才到房门口,就听到赵姑姑的声音。

“这李家小子模样也算周正,更难得的是对清儿有意。他老娘对姑娘也是极满意的,拍着胸脯保证清儿嫁过去必定是个享福的。”

李家?

我不禁蹙起眉,难道就是上次相亲的那个?

“你说的本王信得过,只是到底还是见一面才有底气。你尽快寻个时辰带着那小子来让本王看看。”听王爷的声音似乎有些疲惫。

“是,我明白。王爷尽管放心。”赵姑姑保证道。

王爷叹了口气。“只是终归还是委屈清儿了。”

姑姑笑道:“王爷对姑娘的好姑娘自是明白,王爷不用担心。虽说李家门第低了些,可不就是这样,才能真正把咱们姑娘当宝么。”

“你说的也是。”王爷到底是赞同了。“本王只想她过得好。”

眼眶一热,险些落下泪来。

我不过是一个丫鬟,到底何德何能得王爷如女儿般疼爱啊?

定定心神,将泪水逼回去,嘴角扯出笑容。

“王爷”轻轻唤道。

门“吱呀”一声被打开,露出姑姑的笑脸。“清儿快来,姑姑有好事跟你说。”

我弯起唇角,任手被姑姑拉着,走到书房中央站定。她一双眼睛看着王爷,等他发话。

王爷却只眼神慈爱地看着我。

半晌,他对我轻轻挥手,“清儿,你过来。”

我福身,“是”。

然后按着王爷的指示,绕过书桌来到他的身后。蹲下身子,抬首看着他。

王爷笑着,伸手轻轻抚摸我的头顶。若是不知的人见了,定当认定这是一幅父慈子孝图。

“清儿,你赵姑姑前些天领你去看的那个李家小子,你可喜欢?”王爷开口,柔声问道。

我深深吸口气,笑道:“清儿喜欢。”

他闻言大笑,好一会儿才渐渐止住。眼角都笑出一点泪。

“到底是琦…”

“琦什么?”见他停住,我疑惑地问。

王爷摇摇头,笑道:“没事。”接着看向赵姑姑,“既然清儿喜欢,那便尽快安排时间见见,最好能在我离开洛阳之前把婚事办了。”

“王爷要走?!”我大惊。

他点点头,“忘了告诉你,今日有青泽小股势力骚边境,皇上命我回去主持大局。”

王爷戎马半生,能留在府里的时间少之又少。原本以为这次可以长久些,没想到才一月不到又要走了。

可到底是习惯了,于是我也不再说什么。

只是心里还是有些担忧。

突然想到一件事,“若清儿嫁了,那世子身边岂不是少了人照顾?不如等清儿先调教好几个丫头,再想出嫁之事?”成钰一向由我照顾,只怕不习惯别人。

王爷摇摇头,“这事不急。”

“钰儿此次也会随我同去,你不用担心。”

浑浑噩噩。

整个世界仿佛在瞬间都变了模样。我在王府十六年,这里的一草一木几乎都已融入了我的生命。可是现在王爷、姑姑就在打算着把我嫁出去。

我陪在成钰身边十六年,从无一早一夕不见。可是不久后,他就要离开。

世界好像陌生起来。

心底有丝丝凉气上升,可还是挤出笑容,担心地道:“此行危险么?世子从未去过漠城,我怕他会不习惯。”

王爷笑笑:“这不还有我吗。再说钰儿也不小了,是时候该担起保家卫国的担子。此次随我前去,也算是个锻炼。我知你们从小在一起,情意深厚,你不用担心。”略略停顿,又道:“若是在走之前能见到你成亲,他想必也是很开心的。”

我点点头,微微垂首,娇羞道:“一切听凭王爷吩咐。”

王爷和姑姑都笑起我来。

嘴里像是吃了黄连一般苦,可面上却仍是浅笑。

跟着姑姑去库房领了东西,我便回房开始绣嫁衣。一针一线在大红色地绸缎上游走,心底平静,没有一丝波澜。

姑姑免了我的差事,只告诉我好好做绣活。我面上应下,可到了时辰却有些闲不住。但到底怕姑姑责怪,只得耐着性子缩在房里。只是成钰第一次出远门,东西我要自己收拾才放心。于是几日间趁着空闲便把能想到的他会需要的东西都列了出来,只想着到时也好准备。

不过几日,姑姑来说王爷已叫了李家小子进府看看,心里还是满意的。只让我抓紧时间把衣服做好。

王爷却有些担心我不习惯与李家人接触,于是特意吩咐姑姑找时间让我与那小子多见见面,免得成亲时还陌生害怕的。

于是我除了绣嫁衣之外又多出一项约会的活儿。

早上起床洗漱,吃过早饭后我就出了后门。一抬眼,便见那个干净腼腆的小伙子站在不远处,红着一张脸看我。

我僵硬地扯扯嘴角,走到他面前。

“我们今日要去哪儿啊?”我问他。

李家小子脸色更红,小声道:“我听说昨儿个城西有一家糕饼店开张,做的东西可好吃了。我就想着今日带你去尝尝。”

我点点头,“那就走吧。”

他见我不反对,整个人都精神起来。急忙带路,一边走一边跟我说着他家里的鸡毛蒜皮小事,一边又偷偷观察我的脸色,生怕我有不悦。

等到了地方,我才知道那糕饼店果然是名不虚传,买的人早已从街头排到街尾。

李家小子不好意思地看着我,歉意道:“季姑娘,真是对不住,都怪我没事先想好,没想到来买的人那么多。要不你先到茶摊坐坐,我去排队吧。”

我看看日头,点头答应。“好。”

之后也不管他,径自去一旁的茶摊寻了位子坐下,叫上一杯清茶,慢慢喝着。

“姑娘可还记得我?”身后突然传来男子的声音,在这夏日竟让人蓦地觉得凉意突至。

我回首,却见一位中年男子正凝神看着我。

那张有些欠扁的脸,不分明就是七夕那日的算命先生么。

我对着他笑笑:“先生如此与众不同,清儿怎会忘记。”见他额上已有薄汗,又道:“先生若不嫌弃不如就坐下喝杯茶。”

先生一笑,也不推脱,微微撩起襟袍坐下。

招呼老板上一碗清茶,继而笑眯眯地看向先生:“先生最近可好?可有再卜得什么好卦?”

他喝一口茶,摇头道:“卦象不过是人世百象,何谓好,又何谓不好。”

我弯起唇角,“先生上次说我必将母仪天下,这难道还不算是好卦?”

他但笑不语。

忽而却道:“姑娘登后路上出了些麻烦。”

我一愣,“嗯?”

“姑娘命中富贵,只可惜路途艰辛,甚是艰难。”他淡淡说着我命途多舛,表情就好像在告诉我今天天气很好一样。

“若要得享富贵,必先闯过难关。我算到姑娘现下遇到困难,因此特地前来指引。”

“哦?”我轻轻扬眉,“先生但说无妨。”

他谦逊一笑:“还请姑娘先赐个字。”

我想了想,用右手食指沾了沾茶水,在桌面上写下一个“清”字。

他摸了摸下巴,倏尔笑道:“姑娘现在立刻前往琉璃湖,在湖边会有男子向姑娘求亲。姑娘答应他,自然可以让自己摆脱困境。”

他的话勾起了我的兴趣,将杯子在手中攥了攥,忽而微微侧过头看了一眼在辛苦排队的李家小子。他满头大汗,但样子却极其认真。我想若是与这样一个人在一起过一辈子,想来也不是一件太差的事。

可是。

我心里却明明还有什么东西真切存在着。

于是抬眸看向先生,心里思考着他的话究竟是真是假。

田小璃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