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吻我,以葬时光

第7章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恋(7)

休假完后,柯尼卡回来的第一件事当然是工作。很多客户的应酬,很多项目文件的处理。她对着电脑屏幕,轻轻呼出一口气,揉了揉发酸的手腕。这么些年,她是没有朋友的。独来独往,难以相处、工作狂是旁人对她的评价。

杨初一本与几个客户约好在这里吃饭,中途去洗手间路过隔壁包厢。服务员打开包厢门的时候,他随意的瞥了一眼,却不曾想,一眼又看见她。

有些时候还真是奇怪,六年前,她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一转眼竟是如何都找不到。

如今,他都快忘记这个女人了,她却又再次出现在他面前。

她说:我叫柯尼卡。

短短的两个月,他们却已经碰见好几次。

他回到自己的包厢,旁人向他敬酒,他的脑子里还显着她刚刚的模样。大概也是些应酬的饭局,应该已经喝了不少,她面前已有不少空酒瓶。脸色并不太好,有些灰白,看不见一丝红晕。

他叹一口气。

上次在TIMES,他见着那些人起哄带着她玩执骰子,觉得这女人有点二,又不会玩,凑什么热闹,早早找个借口推脱了多好。

他故意视而不见,随他们玩,谁让她竟认不出自己来?

如果他没记错,那次好歹是她的第一次,她连第一次的对象都可以忘记吗?她是这般随便的女人?

怒火腾腾的升起,偏偏无处发泄。人家都不当回事了,他堂堂一个大男人,没道理还整天惦记着。他将自己隐没在黑暗中,等待着看她出糗的样子。

柯尼卡知道自己今天喝的有点高,有些酒本是可以推掉的,但是今天,她有点来者不拒的意思。每次从H市扫墓回来,她都有点缓不过劲儿,心里沉沉浮浮的,总觉得喘不过气。

恰好今天有个饭局,便借着这机会喝点儿酒。一个人的时候,她是不喝酒的,这个道理,她在六年前就懂了。

酒桌上觥筹交错,很是热闹。她静静的坐在那里,觉得此刻的自己像是个旁观者。

旁人敬她酒,她微笑着将酒杯送到唇边,甘醇的白酒热辣辣的滑过味蕾,一路奔向五脏肺腑,说不出的难受。

手袋里的手机在震动,她把手伸进去胡乱的摸着,一看,是一串陌生的数字,屏幕上泛着浅蓝色的光。

朝众人微微欠身,将身子扭到一边,摁下绿色键,轻声道:“喂,你好。”

“出来。”低沉的声音里不带一丝感情色彩。

她稍稍愣了下,捏着手机又看了下屏幕,试探道:“你是…”

“是我。”

他的回答再简单不过,她的心里却像是打翻了一盆水,湿湿漉漉的漾开来。脑袋虽沉,还是强撑着朝众人打了个招呼,推开包厢门,还未站稳,已被一双大手抓住手臂。

“杨…杨先生。”她舌头打着结,唤住他,他却不理她。

他桎梏着她的手,拉着朝前走。他的个子很高,她只能看到他的后脑勺,还有宽阔的肩膀。认识他这么久,这似乎还是第一次这样细致的观察他。

他的步子跨的很大,她摇摇晃晃的跟着有些吃力,一路上几乎都是踉踉跄跄的走过,双脚仿佛踩在云端上,总也找不着准地。

两个人一路走到死角,再无地方可去。

接着她被一股大力一推,几乎是整个后脊梁都瞬间贴上了墙壁,撞得生疼。还不待她有所反应,便有热乎乎的吻落了下来。

这个晚上她已喝了许多酒,这么一折腾,早已有些犯迷糊,只是下意识的用力的挣扎。

他哑着声音开口道:“我送你回去。”

她嘴里哼哼唧唧道:“不用。”

他有些动怒,手劲也很大。一只手便将她整个摁贴在墙面上,另一只手却拖住她的后脑勺,吻得彻底。

她也不过只挣扎了一会儿,便给他逮住机会,唇齿间的纠缠,不再让她有退缩的机会。

他的女人不少,环肥燕瘦的,这些事自然是个中高手。她只觉得被他吻得浑身发烫,脚底下越发虚软了,飘飘忽忽的,总是落不下来,便再也没了反抗的意愿。

压着她的手逐渐放松了力道,她醉醺醺的半趴在他怀里,双手抵在他胸前,仰着脑袋,睁大了眼睛看着他。

他的身子温暖,有着熟悉的味道,脑海中似有一些镜头一闪而过。

这样莫名地熟悉感,让她无法抵御,她只能放纵自己,伸出细长的胳膊,手掌蒙住他的脸,只留下一双眼睛。

她的背脊贴着墙面,他的身子贴着她的。

他温热的呼吸喷吐在她的手心,有些痒痒的,他们的视线相对。

她就这样痴痴的望着他,眼泪毫无预兆的落了下来,脑袋越发显得沉重。

莓果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