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老婆妖孽夫

第1章 神的赌约(1)

偌大的幽冥殿内,富丽堂皇,各式形态百样的琉璃盏照得堂内璀璨生辉。本是公文遍布的案几上被琳琅满目的鲜美瓜果以及人间不曾听说过的琼浆玉液所取代。案几后是一卧软榻,上嵌珠宝无数且锦被柔软丝滑,彰显奢华无度。

软榻上侧卧一华服美人,芊芊玉指捻起晶莹剔透的葡萄送入樱桃小嘴。两侧轻摇羽扇的婢女面露微笑专心服侍榻上的美人,还有几名年轻貌美的婢女一丝不苟地忙着为榻上的人端茶送水、捶腿揉肩,各司其职。

“姐姐,你这日子还真是过得快活似神仙呢。”出声的是一旁慵懒靠坐椅背的年轻女子,正悠闲修着指甲。看着被人精心侍奉的冥后,白眼一翻,“姐姐,你这么懒,姐夫知道吗?”

霸占了冥界之主办公的地方不说,还将这威严的公堂弄成了寻欢作乐之地,这世间能这么肆无忌惮在冥界耍威风的除去面前的冥后,谁还有这个胆子?年轻女子撇了撇嘴,眼睛一斜,赤裸裸无声控诉:这是你冥后该有的样子吗?也不怕上面的人说你腐败?

冥后不以为意地笑了,琼浆玉液轻呷一口,媚眼一抛:“羡慕嫉妒恨了?那就赶快也找一个疼你的人嫁了吧!”

快活似神仙?身为冥界的女主人,谁敢说她不是神呢?瞧见被自己打趣的妹妹一时间无语得蔫儿了的表情,冥后呵呵一阵娇笑。

“姐姐,你还笑?明知道我是来避难的,你哪壶不开提哪壶?添堵!”

嫁人?以为人人都是冥皇?羡慕嫉妒恨么,说起来也的确有那么一点。要不是她尊敬的父亲大人逼着着她嫁什么龙王太子,她至于躲到冷面冥皇的地盘来吗?想起自家姐夫的那张脸,又毫无形象地翻了个大白眼。

“添堵?”一记冷声传来,人影一闪,就坐在了软榻上、冥后的身旁,似笑非笑扫来一眼,“小姨子若是觉得此地不合心意,大可一走了之!”

敢说他的亲亲宝贝给人添堵,是活得不耐烦了么?小姨子又如何,看不惯就打哪来回哪去。来了些时日,不知道霸占了他们夫妻卿卿我我的宝贵时间吗?没眼力也就算了,总该感恩吧!

艾玛,想曹操曹操到?女子一个激灵,马上换了副笑颜,狗腿地递上一杯香茗:“姐夫!别介啊,我这不夸你是世间绝无仅有的好男人、姐姐的好老公么。来来来,喝茶、喝茶!”

冥皇接过茶盏往案几上一放,却是就手剥了颗葡萄送入了冥后嘴里。冥后笑意盈盈,吞了葡萄手一勾,甜甜送上一吻:“还是夫君最好了!”

冥皇转瞬柔了面孔,眼里的宠溺似要滴出水来,心安理得受了冥后的美意,若无旁人拿回主动权,生生上演了一幕让人脸红心跳的激情之吻。

小姨子撇了撇嘴,饶有趣味地看着二人缠绵,兀自喝了口茶,唇角一勾,心里有些无语,却不难看出面上真诚的笑。姐姐真是嫁了个好男人,堂堂冥皇哪里还有什么威严可言?整个一妻奴嘛,不过,幸福就好。

“非礼勿视!”一吻过后,看着毫不避嫌的小姨子,冥皇淡扫一眼,手一挥,堂内霎时转暗,对面凭空出现一大副画面,宛如放映的电影。

各色人像一一浮现,手掌一拍,画面定格:“就赌她了!可还公平?”

小姨子无异议耸耸肩,安心吃着水果点头,几人视线就投转到大屏幕。

夜幕低垂,狭窄的弄堂内,昏黄的街灯忽明忽暗,依稀可以见到两旁胡乱堆积的垃圾,街口的行人行至此处无不纷纷掩鼻,面露嫌弃之色,由此可见此处环境极其糟糕、恶臭连连。可也就是这样一个昏暗且无人愿意靠近之地,由远及近听得几声脚步,听声几乎可辨别来人步履不稳、踉踉跄跄。

果不其然,只见一道瘦弱的身影由暗处奔来。说是奔,却是步履不稳,跌跌撞撞。一个趔趄,小小的身子就跌倒在地,顾不得身上传来的痛楚,来不及喘口粗气,挣扎着爬起继续前行,在幽暗的灯光下越发显得单薄而惹人怜惜。弄堂深处传来阵阵粗鄙咒骂的男声,显然目标就是前面奔逃的人。

细看之下,这还是个孩子,而且是个女孩。就身形来看,年纪不过6、7岁。可脸上的蜡黄及一身的瘦弱显示是长期营养不良的结果。破旧的短衣短裤和脚上的凉鞋说明正值夏天,可从女孩哆嗦着搓着手臂来看,夏天的晚上还是泛着凉意,这副没什么抵抗力的小身板也不由觉得全身发冷。特别是那外露的手脚上青红交错、伤痕累累,新伤旧痕无数,明显是长期遭人虐打所至,难怪会拼了命逃。

“小……小兔崽子,你……你给老子站住!”

声音越来越近了,听口气,似是醉酒,却一点也掩盖不了那股狠劲。女孩听了唇角一咬,大大的眼里带了丝急切,却是不恐,相反还流露出一股不符合年纪的恨意。

“耳朵聋了?老子叫……叫你站住没听见?等老子抓到你,有……有你好果子吃!呃……”五大三粗的男人身影终于出现,说完还打了个嗝,手里正拎了个酒瓶,果然是喝高了。

身影虽有些歪斜,到底是个身强力壮的成年男人,要赶上一个带伤的小女孩并非难事。离得更近了,嘴里的咒骂依旧不停:“小白眼狼!要……要不是老子好心收留你们孤儿寡母,供你吃喝,你……你早不知饿死在哪个垃圾堆旁了。你妈嫁了我,我就是你老子!虽……虽然是后爸,也是你老子!你不……不懂得感恩也就算了,成天阴阳怪气拿双死鱼眼看人是什么意思?臭丫头,小小年纪不知好歹,目无尊长不说,竟然还学会了偷钱和撒谎。一会抓到你,老子打死你个白眼狼!”

“我没偷钱,也没撒谎!”被人冤枉的冤屈感涌上心头,小女孩下意识脚步一顿就开口反驳。

就是这一顿,被急赶而上的男人抓了个正着。男人狠狠摔了酒瓶,酒后带着血红的脸上布满被还口的恼怒,一手揪起小女孩的衣领,抬手就是一巴掌,恶狠狠地说:“还敢顶嘴了?”

陌清影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