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神尊

第48章

赫连晨看着宫妃旭言几人除了那个小孩说话之外,那一男一女没有说一句话,心里开始不舒服了。

自己身为高高在上的国师,竟然被两个无名身份的人给无视了,看来自己平时是不是太过仁慈了。

走至宫妃旭言面前紧盯着她的眼睛,那双眼睛,有一瞬间的熟悉,就是那不服输的眼神,很像,可是,这张脸虽然算是清秀,但却是不如她的万分之一。

在定情一看,却不是那双黑曜石般的明亮大眼,真是有点相似而已。

“你们是什么人?”虽然觉得不是,但,他还是觉得很像,或者是她们之间有什么联系,这是自己的直觉,他的直觉可是从来没有出过错。

“阁下,这是我娘子,她口不能言,耳不能听,这次出来就是带我娘子寻医的”龙泽看着赫连晨看着宫妃旭言不放,一时着急,有点说错话了,但是,也只能将错就错。

“叔叔,我娘亲还要赶快去医治,能不能放我们过去”龙儿说着还挤出几滴眼泪,眼圈红红的,煞是可爱,而且还很懂事。

一看就是个懂事,听话的好孩子。

周围的食客们都开始议论纷纷。

“你看人家那孩子长的又好看,还又懂事,真是不错啊”

“就是有点可惜,哪位小娘子又聋又哑,不过,她夫君倒是很重情义,那么英俊,还带着她四处寻医,真是令人感动啊”

“就是,人家都着急看病,那个人怎么回事,老是挡住人家的去路,这不诚心找事吗?”

“哎,现在的有钱人,不都是这样的嚣张跋扈吗”

那些人讨论的一字一句都全数不落的进入他们四人耳中。

赫连晨本来就阴黑的脸上现在更加的黑,宫妃旭言则是在心里为自己默哀了一把,这个世道还真是八卦啊。

“娘亲,龙儿一定给你找到最好的药师,给你治病,爹爹也永远不会离开我们的,你放心吧”龙儿伸出小手放在宫妃旭言的脸上,那一副小大人的模样,让周围人对他的好感倍加增了许多。

宫妃旭言也很配合的挤出几点不存在的眼泪,拉着龙儿的手,不断的点头。

这一幕让再坐的所有人都泛起了怜悯之心。

“喂,我说你快些给人家让开,人家着急看病”一个中年人看不下去了,出声劝说。

“就是,真是没眼力劲,你看看人家现在都急成什么样了,还挡在那里,”一个大妈也开始抱怨了。

清风的脸开始抽搐,无声的眼神看向一边的主子;那意思就是,怎么办?

赫连晨没想到,自己只是一句询问,却换来了这些无知小人的责骂和埋怨。

他何曾受过这样的气,那就让他们知道,得罪他国师是什么后果,给清风一个眼神后,清风立马亮出国师府的腰牌“大胆,见到国师还不行礼”

看着清风拿出的腰牌,宫妃旭言对他们的的仇恨只增不减,好啊,竟然拿出身份来压人,也就只有这样的贱男人才能做到吧。

什么高贵,什么风淡清雅,全是狗屁。

就是一个会拿身份压人,以实力欺负弱小,简直就是一个人渣里的人渣。

宫妃旭言不理会他们拉着龙泽就往外走。

等他们反应过来之时,他们自己穿梭在大街上的人群里了。

赫连晨看到身边的人早已不知去向之后,有点后悔刚才的冲动,刚有点线索,就被自己这样给弄没了。

“清风,去给我查刚才的那一家人”

“主子,这,,”清风有点蒙了,主子一下查宫妃旭言的下落,现在有查一个有夫之妇,到底要干什么啊?

“你认为,刚才那个女人是哑巴,聋子?那身上冷冽的气息本座可不会看错,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是本座还是查到了,”

“主子,你的意思是,那一家人很可疑?”

“一家人?你是这么觉得?本座怎么看不出是一家人?”赫连晨喝着手里的茶,慢条斯理的回想着刚才一幕。

哪有一家人那样的?夫妻之间应该不是那种恭敬,要真是夫妻,而且还说的那么深情,就不会完全没有一点亲密的举动。

所以,他不会认为,他们是一家人,至于那个小孩,那个女人看上去不到十五,怎么可能有三四岁的儿子?

完全不可能啊,再说了,那个身形,怎么看,怎么都不到十五岁,最多也就是十岁左右,等等,十岁左右??

她不也是这样的身形吗?

还有那双眼睛,虽然她隐藏的很好,但是,还是被自己看出来了,只是脸有时怎么回事?

易容???

赫连晨突然站起来,把一边正在等待命令的清风给吓了一跳“主子?/”

“快,清风,刚才的那个女的,如果本座没猜错的话,她就是宫妃旭言,快去追”

“主子,你是说。。”话被说完就看到赫连晨伤处了饭店。

宫妃旭言看了一下四处,她知道,刚才赫连晨看出了自己的眼睛,虽然当时他是被自己的外表骗过了,但是,只要是静下来一想,就会知道,我是易容了。

不行,得赶快离开这里,不能让他追到自己。

“我们快走,那贱男人要是追来就麻烦了”宫妃旭言拉着龙泽赶快往人少的地方跑去。

她已经感觉到了,赫连晨的气息已经来了。

看来是来不及了,怎么办,四下一看,没人,拉着龙泽闪进乾陵里。

他们刚进去,赫连晨带着清风就出现在他们刚才站的地方。

“好险啊,言儿,你们到底有设么仇恨”白宇看着外面不断寻找宫妃旭言的赫连晨,有点好奇了。

“我的婢女翠绿,因为他而惨死,她是为了保护我,才被他们活活的给打死,全身没有一块地方是好的,就连头上都被打的皮开肉绽,都是这个贱男人,说什么我冒犯了他,宫天授那个人渣要我去以死谢罪,翠绿为了保我,死了”

“就是上次你进来养伤的那次吗?”此时莲安走过来,看着一脸愤怒的宫妃旭言,然后在看看外面四处寻找他们的赫连晨。

“是,这个贱男人用威压逼我服输,跪下认错,我反抗没有认输,最后他撤销了威压,我受了内伤,他知道我身份后去宫家找我,让我以死谢罪,就因为我没有跪下认输,就说我冒犯了他,翠绿就死了,为什么,为什么,,啊~~~”

宫妃旭言的最后一丝大吼,让整个乾陵有点震荡,而且还有一丝丝元素外漏,莲安见状,立马打了一个结界,怕被外面还没有离开的男人察觉到。

白宇看着双目赤红,泪如雨下,一头青丝四散风起,在眼角还有丝丝血泪,看的他心里很疼很疼。

自他和言儿签约之后,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她,一直是时而温柔时而狡诈,还时而冷血,弑杀的样子。

这样,绝望,痛恨万物的样子,他是第一次看到,也是有史以来,第一次看到人类有这样的情绪。

尤其是那丝丝血泪,该有多么大的仇恨和绝望才能流出血泪。

仙侠精灵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