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阡邪

第128章 惜今(五)

鬼君的第一反应不是怔愣,也不是陌子岑所言的惊喜。而是..

一身男式流苏锦袍不知怎地被他穿出几分柔情,脸上也是绽放着桃花笑,他踏着碎步,缓缓靠近陌子岑,伸手就往那人的脸颊一捏。

“若原,你这人偶做的很是逼真,不仅像及了那厮,这手感也是一等一的。”语罢,他加重了力道,而一旁的若原脸上却是如纸一样的惨白。想起那时,自家哥哥若初把陌少主带到她面前,一脸无害地对她说道,“妹妹,你势必要将此任鬼将成功带到尊主面前。”

若初几乎要哭了,她是红着眸子的,“哥哥,你如此看重我,妹妹定不负你之所拖,不负汝之重任。”

可是,送到了之后,她才觉得自己的哥哥是十足的坏鬼。

这活儿,真不是鬼干的!

若原的脸部很是僵硬,她努力扯出一抹笑容,一边念道一边往后退,“尊主。”待她退到了她觉得应该安全的范围之内时,她转身猛地就溜,天啊,尊主捏了陌少主的脸蛋!依陌少主的性子,她真不敢想象接下来的画面会是多么美好。若初留下一言,“尊主,其乃新鲜的,刚出炉的鬼将是也。”

诺大的殿堂内,突然只剩下了他俩。

鬼君的手似是轻颤,但也只是一闪而过。他收回了双手,“呦,陌少主,你光临寒殿,难得难得啊!怎么了?这次又被哪家姑娘甩了?我这儿可没有酒了,如果想喝酒还是去其他地儿吧,我还没找你喝酒呢,你倒送上门来了。”那神情,那语气,似是轻佻。

“是真的吗?”

“什么?”鬼君这才怔愣。

而那人淡淡一笑,嘴角微勾,却能让鬼君失了心神。

“听说鬼界的尊主能够实现历任鬼将的一个愿望。是真的么?”

陌子岑突然一把抓住鬼君的手腕,另外一只手轻轻挑起那人的下颌。那神情,那语气以及那动作,才是轻佻,更甚调戏。

一片空白,心里的某处被掩的一丝缝隙也没有,鬼君突然觉得难受,很是难受。

陌子岑的眸子向来幽深,今日望去,更是见不着底。只是,鬼君能够看到他眸间的自己。

“我陌子岑此生有两个必须需要你来帮我实现的愿望。一个是我娶你,另外一个是你娶我。你,选哪一个?”

这句话,等真正说出口了,才知道自己看的有多重要。他害怕鬼君会一口否决,但更害怕鬼君永远都不知道他对他而言,有多么重要。

陌子岑以为自己一直以来都把鬼君看作是好友,是兄弟。可是不知不觉,抑或后知后觉,才发现自己对他,早已胜过了好友之谊,兄弟之情。

是从他离开芷云山后开始的,还是他认识他之初呢?

陌子岑自己也不知道了。

可是,鬼君却更加难受了,难受的要窒息了。

“你这混蛋!陌子岑,你个混蛋!你竟然给我来个断袖,你个混蛋!”

我不讨厌什么断袖,可是如果你是断袖,那我该怎么办啊!?陌子岑,鬼君该怎么办啊!?

鬼君挥舞着拳头,一次一次的捶在陌子岑的胸口处。子岑皱眉,又是抓住那人的手,往后一拉,鬼君整个身子便猛地撞入他的怀中。

“我喜欢一个人,爱上一个人,是不会因为那人的性格而退缩的。鬼君,就算你是女的,我也不会退缩。”

鬼君哑炎,微微怔住,继而抬眸看向男子,似是要肯定什么。“你是说,就算我是女子,你也会喜欢我。”不会嫌弃我,是吗?

普普通通的话语,却胜过了海誓山盟,甜言蜜语。那人淡笑,“是啊,鬼君。我喜欢的是你,无关汝是君是伊。”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要喜欢已经喜欢的人是你。

那几日,鬼界上上下下,都在聊同一个话题。老老少少,都知道此任鬼将没有成为某个鬼臣,而是成了尊主的夫君。‘这倒是成了一段佳话。

一小鬼不解,“奇怪,尊主不是男的吗?”某大鬼给了他一个你很无知的眼神,鄙夷道,“你这小子,难道忘了我们的尊主其实是个女子吗?只不过是为了向其它五界宣威,免得他们欺负鬼界,所以尊主才一直扮作男儿身。”

“那那个人知道吗?”

大鬼突觉语塞,半晌,“谁知道呢?或许他自己也不知道,或许那些根本不重要。”

小鬼似乎再问些什么,大鬼挥挥手,似是不耐烦,“小屁孩,你懂什么?去去去,一边玩儿去!”

后来,宫殿某处,若原问向自家哥哥若初,“哥哥,原来掐恰脸就算告白啊。”

若初:“...”

陌苍和梦玄对自己的这个女婿很是满意,阡殇邪初见他们之时,并没有戴银薄面具,而那双蓝色眸子,已经足以说明他的身份。可陌子阡的爹娘并不在乎这个,他们看得出来,这个男子,已经将阡儿栓在心里。

这样,他们就放心了。

倒是老太爷那边,有点让陌子阡头疼。其实他就是气自己才又见孙女不久,可是孙女已经是别家的了。所以,他就是气,于是乎,他疼孙女婿疼到了骨子里,冷落孙女冷到了万丈外。

陌子阡对此很是不满,怨那笑颜如玉的男子,“自从你来了这里,我就没有地位了。”

他将吻扣在了她的唇上,“我会补偿你的。”

子阡,我的自私,就是想让你在拥有其他东西的同时,最难割舍的是我,不能割舍的也是我。

七夕小番外:柒七拿着家中严父给的阡氏家训,准备进行一轮魔鬼式默记。第一条,对于爱妻,疼得,爱得,最难得即忍得。

柒七笑言,依父亲对母亲大人的态度,此条家训实乃父亲大人平时之实写。

某日,柒七笑曰,“娘亲,您放心好了,我定会忍得自个儿娘子。”

子阡甚是欣慰,孺子可教也。

另日,柒七之舅子岑被家中爱妻赶出门外,甚是戚戚伤伤,见爱侄柒七,便向柒七叹道,“四十九,女子的脸色就是六月的天,说变就变。”

柒七摇头,小脸皆是正色,“舅舅,对爱妻要忍得。”

子岑皱眉,将信将疑。柒七眨眸,“昨日爹爹被被娘亲赶出房间,爹爹也没有发脾气,而是向娘亲认错,娘亲最后还是原谅他了。所以说要忍得爱妻,小事即化了。”

子岑疑惑,“你爹爹犯了何错?”柒七挑眉,“他好像是闹脾气,扯破了娘亲身上的新衣服。”

对方怔愣无言,“柒七啊,你还真四十九。”继而,子岑牵起柒七的小手,念道,

“来,还是先向大伙儿说声七夕快乐吧。”

柒七听言,立刻作揖,“嗯,祝大家福如东海深,寿比南山高。”

子岑轻敲柒七的额头,“四十九,说错了,说错了。”

柒七赧言,“飞星传佳意,纤云载绵情。有情人终成眷属。”七夕成眷啊。

未忱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