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鬼道士

第18章 义兄巧归

心忧门派的张平骑着小黑驴不停蹄的往上清观赶去。之所以不告诉石清夫妇,是因为赏善罚恶二使此来,张平已抱着与门派共存亡之念。想来师父突然将自己派出帮助义父义母寻找义兄也是想让自己逃过此劫。

回到了这青砖红瓦的道观,张平突然感觉心中前所未有的安静。来到师父天虚的厢房,不待通禀,张平进入其中。看着错愕的看着自己的师父,张平行礼说到:“师父,弟子这次回来,无论如何也不会轻易离开了。”

看着张平坚定的眼神,天虚欣慰而又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回去好好休息吧。”

半月后,三起四落的钟声刚刚敲毕,上清观大殿的门口突然出现了一胖一瘦两个人。只听那个身穿铜黄色衣服的胖子大声唱到:“侠客岛赏善罚恶二使请上清观掌门人于十二月初八赴南海侠客岛喝一碗腊八粥。”声音不绝如缕,贯穿整个上清观。

紧接着,那胖子又问到:“不知哪位是上清观掌门?”

只见自己的师父天虚赶忙上前答到:“不才天虚,添为上清观当代掌门。请二使放心,十二月初八,老道必然准时赴宴。”

话音刚落,赏善罚恶二使便将铜牌掷入天虚手中。

“师父不可。”张平一边吼出,一边飞身想要阻止。奈何距离太远,待到张平来到天虚身旁,铜牌已然接下。

“师父,您这是何苦呢?我们和他们拼了。”说完便欲拔剑与赏善罚恶二使拼命。不想他刚刚转过头来,那赏善罚恶二使早已消失不见,令张平有种万事皆空的感觉。

“好了向礼,成败在天,生死有命。你不必纠结,为师活了这么多年,早把一切都看开了。回去陪为师下盘棋吧。”

“是,师父。”张平忍住将要流出的泪水,扶着师父向他的厢房走去,就好像扶着整个世界。

三天后。

自己的义父义母来到了上清观,师父天虚交代伙房准备一桌酒菜。自己闲来无事,便去看看酒菜准备的如何。

突然间,张平发现夜色中一个人影闪如了伙房。于是,张平立刻魂体出窍。只见一个身影从走廊潜入厨房,身形似乎有些熟悉的样子。定睛一看,居然是自己的义兄石中玉。

随即张平魂体回归,迅速来到石中玉面前道:“玉儿哥,你怎么来了上清观也不通知我一声。今天义父义母过来也没有提到你,你是怎么脱险的?”

“玉儿哥?你认错人了吧。我不是什么帮主,也不是什么石破天,我是实在找不到吃的。而门口的两位大哥又不肯卖些吃的于我,我没办法才进来找些吃的,我不白吃,我有银子的。”

听到义兄奇怪的回答,张平顿感疑惑。不过他随即说到:“没关系,你随我进去和大家一起吃吧,义父义母看到你一定会十分开心的。”

张平带着义兄走入饭厅,对着石清夫妇说道:“义父义母,你们看这是谁。”

“玉儿。”闵柔首先扑了过来失声到。“我苦命的孩子,快让妈看看,你的伤怎么样了。”

“观音娘娘,我不是你们要找的那个人,虽然很多人都说我是那个人,但我其实不是那个人。你说你是我妈妈,可是我有妈妈啊。我妈妈不见了,我现在正在找妈妈。”石中玉奇怪的回答令众人大感奇特。

闵柔听到石中玉居然不认自己,心中十分悲伤,险些又要落下泪来。她说道:“可怜的孩子,这也难怪你。隔了这么多年,竟然连爹妈都不认识了。你离开这么多年,走时才这么一点,现在已长的比你爹爹还高了。若非已得知你被白万剑擒去,又有礼儿开口,乍见之下,说什么也不会认得你。”

然而,石中玉却还是不肯承认,他说道:“石夫人,你,你,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们的儿子。”

众人见他死活不肯与自己的父母相认,恼怒之中亦是大感惊奇。

这时张平说道:“义父义母,过来的时候我已经问过了。玉儿哥似乎对过去的事情很多都没了印象,我推断他可能是患了离魂症。为今之际,还请义父义母细想一下,不知玉儿哥身上又没有胎记之类可以让他先确定自己的身份。”

“对啊,玉儿。你小时候左臀曾被金钱镖伤过,想必那镖痕应该还在。你把小衣解下来看看。”闵柔急急的说道。

“我,我……”只见自己的这位义兄伸手去摸自己的左臀,似乎摸不到什么,脸上的神色也变幻不定。

“我是你的亲娘,这里都是你的师伯,礼儿和你从小在一起,有什么害羞的。算了算了,你和你爹到隔壁厢房去查验下吧。”闵柔只得说道。随后,石清便领着石中玉去了隔壁。

不一会儿,“师妹,玉儿,真的是玉儿。”听到石清的话,闵柔马上冲了过去张平也随后跟了过去。

只见闵柔一把将石中玉拥入怀中,口中喃喃道:“玉儿,玉儿,不用害怕,便有天大的事,也有爹爹妈妈给你做主。”

而石中玉却哭道:“我不知道你是我妈妈,也不知道他是我爹爹,也不知道我屁股上有一道伤疤。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张平此时上前劝道:“义父义母,患离魂症的人最好不要逼迫他,否则只会使病情恶化。不论如何,今日玉儿哥总算平安归来,可喜可贺,而玉儿哥也是因为饥饿才跑进上清观的,我们先去吃点饭庆祝一下吧。”

经张平提醒的石清夫妇此时心情也平复下来了,心忧孩子饿坏了的闵柔赶紧拉着石中玉去吃饭。

“石师弟,闵师妹,今日你们爱子平安脱险,可喜可贺。来,我们同饮此杯,祝令郎早日康复。”师父天虚在大家做好后说道。

似是找回爱子令义母心情十分开心,这顿饭义母闵柔多吃了一碗。饭桌上,义父义母层表示愿意代师父天虚前往侠客岛赴宴,可惜一番争执之下还是不了了之了。

饭后,石清夫妇便带着石中玉去厢房休息,顺便搞清楚他能记得多少事情。而张平则是专门去查阅了大量关于离魂症的典籍。

第二天,来到义父义母厢房的张平仔细听取了义父义母讲述的石中玉的经历。真可谓曲折离奇,想不到,他就是谢燕客当年带上山的那个小乞丐。因为,他对自己当年夺走黑白双剑之事记得很清楚。

但是,这也出现了一个问题。就是江湖上人人皆知石破天出任长乐帮主已经三年有余,但根据玉儿哥的讲述,他在摩天崖过了六个新年,时间对不上号。这里头一定有蹊跷。

面对张平的疑问,石清夫妇起初以为是石中玉当时糊涂了,记差了。可是细问之下,在摩天崖时每个新年都是谢燕客给石中玉做饭,而平时则是石中玉做饭。因此,他对六个新年印象很深,描述的也很详细,万万不可能有错。

而之后从半年前到了长乐帮,之后的事情也十分清楚。只有侯监集之前的生活,石中玉只是说自己和妈妈还有阿黄住在山里。每天打猎捕鸟,吃饭睡觉,咋听起来不太正常,实际上若是每天如此,那人确实不会有太多印象。就像自己对神秘空间的感觉一样,过了多少时间完全没感觉。

加上,当初侯监集上雪山派居然没有认出他来,这里面的疑点太多了。加上石中玉自幼习武,武学天分也不差,即使失忆,也应该保留一些武学本能。可看起来却完全不是一回事。

因此,张平向义父义母提议,前往侯监集一行。因为,如果他说的都是真的,那么当年一个没出过门的小孩几日之内必定走不远。而他所说的那个“家”也一定离侯监集不远。

听到张平的分析,石清夫妇也决定去查个明白,而石中玉也表示想弄清楚自己到底是谁。

于是,四人便立即快马加鞭赶往侯监集。路上,张平摸着自己怀中的两块铜牌,想起自己在上清观中的点点滴滴,不禁感慨万千。这次离开上清观,也许就是永别了。就让小黑在上清观里安稳的度过余生吧,也许师父想起自己的时候可以看看它。

而在上清观中,到了晚上才发现两块铜牌不见。只有一封信和一册阴阳剑谱留在铜牌所在的地方,天虚看完信,不禁留下了两行清泪……

今天是大年三十,加更一张,祝各位书友新年快乐,十分感谢诸位书友的支持。

人氐言周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