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鬼道士

第15章 阴阳剑成

时光总在不经意间匆匆流过,转眼间六年时光已悄然而逝。

可惜,六年来的晨诵只是让自己魂体对天亮的心悸感越来越轻,却始终没能达到白日出窍的境界。

而自五年前张平发现拔剑除了可以熟悉剑感,更能大幅提高出剑速度后,便将右手也加入拔剑练习行列。

上清观不远处一片树林中有一块空地,张平正在其中进行着剑法最后的创造工作。只见张平左右手运剑纷飞,铜剑招招势大力沉,铁剑剑剑疾如风雷。而张平的身法则是似快似慢,似正似奇,看久了给人以十分别扭而又似乎本该如此的感觉。

待到半柱香后,张平双剑向空中掷去,抬掌对着身旁一颗大树就是一掌。紧接着张平接住双剑,铜剑扫出阵阵剑风,使得落下的叶子再次升起;铁剑挽出道道剑花,使得落下的叶子个个变成两半。

张平的铜剑越扫越沉,铁剑越舞越快。直到张平感觉自己内力已快要消耗到伤及自身时,方才铜剑奋力劈出,铁剑瞬间刺出。将自己制造的树叶条组成的球状物击的粉碎。看来自己创造的这门阴阳剑法已经可以用来对敌了。

“厉害厉害,想不到向礼如今的武功已修到这等境界,实在是令我这个做师叔的汗颜啊。”

冲虚边说便从树林中走出,看着这个自己当年从河边救起的婴儿,如今已张成一个翩翩少年。而且其天赋惊人,六年前十二岁时便能与大名鼎鼎的摩天居士谢燕客不相伯仲。如今又在上清剑法的基础上改造出另一门厉害的剑法,令冲虚不禁感叹世事无常啊。

“哪里的话呀,师侄我哪敢与师叔相提并论。这点微莫伎俩怎会被师叔放在眼里,师叔谬赞我了不是。”张平听了冲虚的话,赶忙化解到。因为在心中,张平对这个于自己有救命之恩的师叔还是很感激和尊重的。因此,有时候一个小小的马屁就能让他开心不少,何乐而不为呢。

“你个小鬼头,就会哄你师叔开心。好了,你剑法既然已经练成,赶紧随我去见师兄,师兄有事要交代你。”虽然知道是马屁,但听到张平恭维自己武功高强,冲虚还是很开心。

“好的,师叔。”于是,张平将两把宝剑收起背在身后,随冲虚师叔去见自己师父了。

来到天虚的厢房后,冲虚让张平一个人进去,自己则守在外面。心中一团疑惑的张平还是走了进去。

厢房内,自己的师父天虚安坐在道图下的蒲团上。张平,走过去问安到:“师尊安好,此次令冲虚师叔召弟子前来,又如此隐秘,可是有什么重要事情要交待弟子?”

“确实如此,十年一度的赏善罚恶令又要重现江湖了。此次为师前往侠客岛后,会将掌门之位传于你冲虚师叔。他武艺虽没有你高强,但他为人正直,又精通观内事务,比你更适合接任掌门。你不要计较。”天虚淡淡的说到。

“师父,你不要去,我们和那个什么赏善罚恶二使拼了。”张平激动的站起来说到。

“放肆,为师的话你也不听了吗?此事我意已决,你给我乖乖坐下。”天虚呵斥到。

“今天这一幕让为师想起了十六年前的一幕,当时的为师和你冲虚师叔就像现在的你。但是,最终还是以师祖前往侠客岛而告终。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这都是为了门派的生存。”天虚不等张平回答便自己解释到。

“所以反抗一事已不必再提。现在你武功有成,而你义兄石中玉因在雪山派创下大祸,流落江湖被雪山派通缉。然而此事因为你义兄犯了江湖大忌,我上清观也不好直接出面。而你趁此机会已游历江湖的名义行走江湖,暗中寻找你义兄石中玉,关键时刻能以其义弟的身份助其一臂之力。”

听了师父天虚的话,张平不由想起了自己这个义兄。记得自己的武功之始还要多多感谢自己的这个义兄呢。而自己小时候,他还推着自己摇篮摇啊摇,摇啊摇。想不到,一晃十多年过去,人生的际遇实在令人感慨不已。不论他犯了什么事,自己也要保他平安。

于是,第二天张平便告别了师父,打点行装,牵着自己小黑(当年的那头小毛驴)再次踏上了江湖之路。

出了上清观,张平首先去了一趟玄素庄,可惜又扑了个空。这几年,虽然每年过年石清夫妇都会来上清观看望张平,但总是聚少离多。这次本想趁机见见义父义母,可惜了。

接下来,北方距离雪山派太近,自己的这位义兄多半不会躲在那里。而这么长时间他还没有回到玄素庄,说明他感觉雪山派一定会严密监视玄素庄及江南附近,所以多半也不会逃回来。照这么推断,自己这位义兄多半藏在这塞外,江南与北地的夹缝地带了。

张平于是决定先行前往摩天崖一行,再转道前往扬州,然后从扬州下苏杭。半月后,张平来到摩天崖下,看着这个曾经得到神秘功法和夺回黑白双剑地方。今天的自己已经毫无畏惧,于是张平顺着铁链飞身直上摩天崖。

张平方才上到摩天崖上,便被不远处的谢燕客发现。

“何方毛贼,胆敢来我摩天崖撒野。”谢燕客远远的厉声喝到。

“谢先生,六年一别,不知你武功长进了没有。”张平笑着反问到。

“好小子,原来当年那人是你。最近总是有一些肖小之徒前来打扰老夫,今天让你尝尝老夫的碧真清掌。”话音刚落,谢燕客便一掌攻来。

张平却不忙出剑,他以掌代剑双掌齐出。一掌沉重,一掌轻灵,两套不同的掌法一齐攻向谢燕客。

当年谢燕客就被张平左手突然的变招打了个措手不及。此次又遇见张平这双掌怪招,谢燕客处变不惊,同样变为双掌,不管张平双掌变化,直击张平胸口。

张平见谢燕客不管自身变招,只取自身胸口。右手继续攻其胸口,左手则化为掌刀手法,攻其双手关节。身体则诡异的随着左手的变化扭曲起来,令谢燕客感觉无论掌力攻向那里,都绕不开张平的右手。

然而谢燕客毕竟成名江湖多年,又自创了碧真清掌这门神功。只见他双掌纷飞,掌力外放,似是控鹤功,似是劈空掌。将张平的左手带偏后,右掌蓄力一击,与张平的右掌对了一记。

虽然张平此时内力已在谢燕客之上,可他毕竟不是专研掌法,又失了此招先机。因此,这一掌下来,张平退了五步,而谢燕客退了三步。

“好功夫,再来。”张平感到一种棋逢对手的畅快。

只见二人拳掌纷飞,身影交错。一个招式精妙老练,一个变化诡异内力深厚。相互交手二十余招后,谢燕客在适应了张平的诡异招式后,迅速想到了对策。

只见谢燕客一记绵掌化解张平的一记劈挂掌和鹤啄的组合拳。一记五丁开山攻向张平右肩,而就在张平使出自己独门诡异身法变幻身形后。谢燕客紧接着一记鞭腿扫来,张平右手一记猿臂破木挡下此招。

哪知谢燕客身法徒然一变,接腿上反弹之力,迅速一个侧转。双手齐出,鼓足内力使出自己不久前刚刚创出的碧真清掌。瞬间,张平感到这两掌分出来了千千万万股内力向自己袭来。危机关头,张平果断铜剑出鞘,一记力劈华山,试图以拙破巧。

不想,谢燕客在铜剑袭来时变掌为指,在剑上弹了三下,竟将张平这开山裂石的一剑引偏。之后双掌拍于剑上,令张平连退三步。

“好,谢先生果然武艺高强,今日之事是在下孟浪了,我们后会有期。”张平说罢便收了铜剑施展轻功向崖下掠去。谢燕客望着张平背上未出窍的那柄铁剑,没敢继续纠缠下去。只是在张平离开后不禁感叹到自己真是老了。

与谢燕客一战,令张平大致清楚了自己的实力。若不使兵刃,自己比谢燕客略逊半筹,若一剑在手,自己比谢燕客略胜半筹,若双剑齐出,谢燕客万万不是自己的对手。只不过,谢燕客若一心想逃,自己未必能留下他,所以自己犯不着为上清观惹来这么一个仇家。而经此一战,自己相信谢燕客轻易不会来招惹自己。

于是,心情大好的张平骑着小黑往扬州行去。

人氐言周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