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女谋夫

第49章 借酒浇愁

苏老夫人冷笑了一声,“就是因为你是我的亲生女儿,老爷在世的时候才那么相信你,没想到你竟然狠心到要断澄儿的后路。”

罢了,话已至此,再多说什么都是多余了,她是铁了心地相信沈浣霏。

“娘,你若是非要这么说,我无话可说,只好告辞,请娘多保重,我一定会拆穿沈浣霏的真面目给你看。”苏宛絮咬咬牙,故作坚强,挤出这句话来。

“你不能走,跟我回木家,苏家的脸真的是让你丢尽了。”苏老夫人拉住要走的苏宛絮,死活不肯放手。

“哼!回木家?你告诉木皓风,别做梦了,就算是死,我都不会踏进木家的大门。”苏宛絮一阵冷笑,用力一甩,将苏老夫人甩开。

苏老夫人站立不稳倒在地上,眼睁睁地看着苏宛絮转身而去,冲着门口大吼,“你若是走了,就再也别想踏进苏家的大门,我们苏家没有你这个不孝的女儿。”

哼!苏宛絮竟忘记了什么叫心痛,只知道冷笑,脚下的步子不徐不疾,任凭苏老夫人在后面怎样的喊,怎么的责骂苏宛絮都没有回头。

够了,真的够了。既然她已经被沈浣霏蒙蔽了双眼,又何必去依靠她呢?一个人也好,孤孤零零地,反而没有牵挂。沈浣霏,你会后悔的,你今日的所作所为,在日后我会让你加倍偿还。

这一局,苏宛絮是败了,不是败给了沈浣霏,而是败给了她最信任的人,秦川和自己的亲生母亲。

不知是不是老天爷在捉弄人,苏宛絮出了屋子,竟赶上了大雨,看样子,这雨下了有一会儿了,只是刚刚在屋子里吵得太激烈也太入神,没有感觉到罢了。

下雨了也好,下雨了身上被淋湿,便看不到眼泪的痕迹。苏宛絮好想大哭一场,让泪水和着雨水就这样消失掉,带走所有心里所有的恨和痛。不过,她不会轻易去哭,因为,她不需要上天的怜悯。

此时的苏宛絮,感觉整个人都是麻木的,她从未这样无助过,就连自己最亲近的人都不再相信自己,本就迷茫的前路,又当如何去走呢。

任凭雨水打湿衣服,苏宛絮都没有任何的知觉,她仿佛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是呆呆地向前走着,不知脚下的路是要走向哪里。

苏宛絮走着走着,忽然觉得一把伞撑在自己的头上,这一刻,雨好像忽然停止,阴霾散去,一片晴天。

苏宛絮回过头去,惊愕地看着为自己撑伞的人,真的没有想到,如此狼狈不堪的时候,还会有一个人出现在自己的身后。

“青竹?你怎么来了?”

看着苏宛絮这般颓废的样子,青竹也不拿她打趣,认真地答道,“二爷见天色不好,特地让我来给苏姑娘送伞。”

“他知道我来了护国寺?”苏宛絮心里一惊,他若是知道我不顾他的阻拦出了王府,该会很生气吧。

青竹看出了苏宛絮的心思,笑着点点头,“恩,苏姑娘一出王府,二爷就知道了。不过二爷说,姑娘若是不来见见苏老夫人,是不会甘心的,所以没有阻拦。”

还真是被楚翊天看穿了,若是不来见苏老夫人,苏宛絮恐怕永远都不会相信自己的母亲也在误解着自己这个事实。

他想得倒是周到,苏宛絮心里暗暗想着,忽然想起了见过秦川之后青竹说的话,要吃点苦头,才能分得清好坏。或许,这就是我的本性吧,总是要撞得遍体鳞伤才肯回头。

“苏姑娘,雨下这么大,快走吧。二爷在等你呢,他想见你。”青竹见苏宛絮愣住了,他又补了句。

苏宛絮仿若木头人一般,跟着青竹回了承王府。真是没想到,到了现在,落到无家可归的地步,承王府竟然成了唯一的安身之所。

青竹带着苏宛絮到了王府的后花园,花园中央,有一潭湖水,湖水中央有一座亭阁,亭阁上写这清心亭三个大字。

沿着九曲桥来到湖的中央,拾阶而上,便到了清心亭中。此时楚翊天正在亭中独饮。凉风阵阵,楚翊天却纹丝不动,不知在思量着什么心事。

“二爷,你怎么还在这呀?这里风这么大,要不我先扶二爷回去歇息吧!”青竹看着桌上放着一个空着的酒坛子,就明白了大概,上前劝道。

楚翊天摆了摆手,“没事儿,本王想一个人静静,你先送苏姑娘回去休息吧!”

青竹想继续劝,可是又不敢违背楚翊天的命令,左右为难。

下这么大的雨,不在屋子里好好待着,偏偏要到亭子里喝酒,这个人也真是够奇怪的。苏宛絮看出了青竹的为难,低声对他说了句,“青竹,你先下去吧。我劝劝二爷。”

“恩,有劳苏姑娘了。”也只好如此了,希望苏宛絮能够劝动二爷吧,青竹默默退下。

“对不起。”苏宛絮口中轻轻吐出三个字。

楚翊天蹙了蹙眉,看着有些狼狈的苏宛絮,“怎么了?怎么忽然道歉?”

“那天在明德斋是我太冲动了,我不该顶撞你。还有……我不该不听你的话私自出府,让你担心了。”苏宛絮低着头,不敢正视楚翊天,像是犯了天大的错误。这些话,她都是发自内心的,碰了壁她才知道究竟是谁待她好。

楚翊天挑了挑眉,让苏宛絮坐下,“不怪你,那天是我太激动了。今日你出府,我没有拦着你,是因为我们本质上是一样的人。”

说到这里,楚翊天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和着心里的苦涩一饮而尽。

“二爷有心事?”苏宛絮试探着问道,楚翊天现在这个样子,还真的是有些让人担心。

楚翊天放下酒杯,沉吟片刻,说道,“没什么。我本已经猜到了这事情的来龙去脉,可就是不相信他竟然会害我。非要亲自看见了才肯信以为真,结果连累了身边的人受罪。”

“二爷是说刺客一事?”

“恩。”楚翊天在喉咙里应着,又倒了杯酒。

“那你说的他……是太子?”苏宛絮盯着楚翊天的神情,小心翼翼地问道。

冰崖逐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