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云散

第5章 第二首歌:小芳(2)

“这与见不见面有什么关系呢?况且,你们昨天不是也见过面了吗?依我看呀,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就像树上结的桃子李子一样,真熟透了,你不摘也会掉下来的。既然唐队长都委托我了,只要你们双方同意,我看这也是一种缘分呢!”武书记说起话来像唱花鼓戏一样好听。

这就让英俊有点为难起来。但他又决不肯就这么轻易地就范,只好说:“谢谢武书记的一片好意!只是,这样的终身大事,我怕我自己一个人还是作不了主的。”英俊就像打太极拳一样,把这个表决权理所当然也理直气壮地推给了他的父母亲。

“你的意思是还要征求一下家里的意见,看他们是不是同意?”武书记自然也是心知肚明。

英俊无奈地点了点头。

“那好巴,你这几天就回去一趟,我等着你回信呀!”武书记说完,就哼着花鼓调乐呵呵地回家去了。

但英俊却一直没有回去。他白天跟着社员们一起插秧,晚上一直到河边的柳树下拉琴。他在用回避来打发这种痛苦的。

一眨眼的工夫,早稻就插完了。这天晚上,大队请公社的放映员到大队部放电影。唐巧容便和她的妹妹一起来找英俊去看电影。本来农村的精神生活就十分单调,枯燥乏味,因此有电影看在当时是一种最大诱惑。加上巧容两姊妹又都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又亲自上门诚意相邀,所以英俊也就没有推托,只是稍稍捡拾了一下,就高高兴兴地和她们一起到大队部看电影了。

一路上,英俊就自觉不自觉地开始打量起巧容来。不算高的个子,却也长得丰满匀称。圆圆的脸蛋上,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闪着一种抑制不住的激动。两根长长的大辫子,快要拖到屁股丫了,走起路来在背后甩个不停。也不怎么多言,只是不停地拉着妹妹的手!走几步又侧过头来看英俊一眼”而当两人的眼光碰到一起时,就又都会快速地闪开,然后继续羞羞答答地往前走。

从住户家里到大队部,也就三四里路的路程,但却显得特别地漫长。加上一路上不时地有人回过头来看他们,就更显得特别地难熬。等到好不容易赶到大队部时,放映坪里早已是人山人海像开了锅一样热闹。

那天放映的影片是《地道战》还是《地雷战》,已经记不清了。英俊只是隐隐约约地感觉到,在看电影的时候,有一个软绵绵但又极富弹性的东西,时不时地在自己的臂膀上磨蹭着。他知道那是姑娘家最迷人的地方,对自己也充满着无限的诱惑。但他却只是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默默地享受着那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温存。他觉得那场电影看得好惬意也好有韵味。

散场后,英俊说要送她们回家,巧容说不要,说同路回去的人很多,不怕。但英俊却说什么也不肯。他执意要送她们姐妹俩回到家里。

山道弯弯,凉风吹拂。一轮明月正高高地挂在银色的天幕上。回家的人已经陆陆续续地各散四方。小路上洒满了银灰色的月光。英俊陪伴着身边的两位姑娘,只觉得心情无比地愉悦,他一边走着一边踩着月光下自己的影子,竟情不自禁地唱起了苏联民歌《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这是在夜深人静的偏远山区,英俊用他那浑厚的男声唱着这首优美的爱情歌曲,显得格外的温情脉脉,美丽动人。也许是他的歌声在这静谧的夜晚,真的打开了一个初恋少女的心扉,慢慢地,他感觉到自己的左手有点潮湿发热了。于是回头一看,他发现巧容的双手已经紧紧地握住了他的左手。一瞬间,像有一股电流一样在他的全身流淌。英俊那孤寂的心房顿时感到了一种莫大的慰藉。他发现,在巧容的脸上,同样洋溢着幸福和喜悦的光彩,而那双清亮的眸子里,更是盛满了她对未来生活的无限憧憬和希望……

英俊和巧容自从那天看了电影之后,就开始有了来往。巧容觉得英俊一个城里孩子,下放到她们这样的边远山区,孤苦伶仃的,又要出工又要自己做饭,很不容易。特别是知道他们是四个人一起来的,而现在已经走了三个,只剩下英俊一个人还在这里坚守,更是从内心里充满了同情。准确地说,巧容对英俊不仅仅是一种同情,而更多的是一种爱。因为同情更多的是对一个与自己基本无关的人的一种怜悯,而爱则是令自己魂牵梦绕息息相关的一种思念。因此,她常常会隔三差五地跑到英俊这里来“玩”,有时给他送点自家菜地里的时令蔬菜,有时帮他洗洗泥糊邋遢的衣服或是有了霉味的被子,有时则是过来聊聊天,或是听他拉拉小提琴。她觉得这样既是对英俊的一种安慰,同时自己也是一种享受。而英俊虽然对巧容不抱任何幻想,但觉得能有这么一位姑娘跟自己来往,并给他那么多的关怀体贴,对他那孤独寂寞的心情多少也是一种慰藉。

武书记看到他们已经走得火热起来,也就懒得催英俊回去问他的父母是不是同意这门亲事的事了。他想,只要他们这对年轻人自己来神,就一定会有戏。

那天,正好住户黄会计家里的人都到亲戚家里吃酒去了,只剩下英俊一个人独自呆在家里。正把那小提琴拿出来准备拉几首曲子,却不料巧容走了进来。英俊手足无措地看着巧容,只觉得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而巧容听说黄会计一家人都不在家里,就更显得有点放肆起来。她一会儿要英俊教她拉小提琴,一会又把带来的桔子剥开皮后,一瓣一瓣地塞到英俊的嘴里让他吃。害得英俊的心里评评直跳。

在英俊十八年的岁月中,他还从来没有碰到过这样热情似火行为恣肆的姑娘。特别是当巧容那双火辣辣的眼睛盯着自己时,他似乎就直接看到了她骨子里的那种似娇还媚的邪气。它是那样地勾魂摄魄,它是那样地不可抗拒。因此,每当这时,英俊的内心里也会油然生出一种最原始也最本能的冲动。但最终还是被他仅存的一点理智战胜了。

“英俊哥,这小提琴怎么就这么难拉嘛!”巧容觉得用下巴压着小提琴怎么也不舒服,就要英俊手把手地去教她如何拉琴。

这样就难免有了一些肢体上的接触。而两个年轻的姑娘小伙子,在这偏远山区的小屋里,四目相对而又有了肌肤之亲,就有点抑制不住那种原始的冲动。就在英俊站在巧容的背后,手把手教巧容怎样持琴怎样拉弓时,一个坚硬的东西不能自持地挺了起来。巧容自然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那种坚硬和笔挺。不仅,还到了 起的心。终,容不住回转身来,她左手拿琴右手持弓,一把将英俊紧紧地抱住了。那小提琴在英俊的背上颤抖着,琴弓把琴弦也敲打得“嗡嗡”直响。

英俊却被巧容这突如其来而又不顾一切地一抱抱懵了。他还来不及细想眼前发生的这一切该如何应对,就听见巧容梦呓一般地在他的胸前呢喃:“英俊哥,我好喜欢你!”

巧容就把头埋在英俊的怀里,腰肢也扭得像风吹柳摆一样婀娜多姿。

英俊只觉得自己的头都大了,天灵盖上像是有魂魄要出窍一样。很短的一段时间内,他觉得自己突然“空”了,像行尸走肉一样只剩下了一个壳子。直到真真实实地感到巧容就在自己的怀里,直到下意识地感到自己正热火朝天地顶着巧容时,他才出于一种本能的胆怯,既不情愿而又自相矛盾地轻轻推开了巧容。他觉得黄会计家里的人好像就在他们身边一样,他觉得有很多双莫名其妙的眼睛正在贪婪地盯着他们看。于是,他就着巧容的耳朵轻轻地说:“你别走,我出去一下就回来。”

英俊就真的走了出去。巧容听见他动作粗笨地将大门锁上了,然后一路唱着《花儿为什么这样红》,离开了住户家里。

但实际上,英俊哪里也没有去。他之所以要这么做,主要是为了掩人耳目。他要给外人造成一种他已经“离”开了家里,到别的地方玩去了的假相。因此,没走多远,英俊就绕过田垄,然后走后山返回,从屋后面又悄悄地回来了。

正在巧容面红耳赤对眼前发生的一切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她突然听到后门有人在敲门。便心乱如麻几乎是魂不附体地叫了一声:“谁?”

“是我,英俊!”英俊压低着声音说。

巧容听到是英俊的声音,吓出的一身冷汗马上就又收了回去。她轻轻地打开后门,将英俊放了进来,就有点不解地问他:“你刚刚从前门出去,这么快就又从后门回来,你这是什么意思嘛?人都快被你吓死了!”

“嘘!”英俊蹑手蹑脚地走进屋里,立即用一个手指放在自己的嘴边,“嘘”地一声制止了巧容的提问,并示意她不要作声。

“我出去把大门锁上了!”英俊就朝巧容偷偷地笑了一下,有点得意也有点狡黯地说。

“这样,别人就以为你不在家里了?”巧容便立刻明白了英俊的所有用意。

英俊只是点了点头,却并不作答。

“你真鬼!你想演‘空城计’!”巧容就朝英俊做了个鬼脸,然后就奋不顾身地投到了英俊的怀抱里……

一个月后,巧容发现自己没有来例假,便有点紧张起来。又等了一个月,例假还是没有来,就紧张得有点坐立不安了。

“巧容,你最近好像总是心思重重的样子?”在他们交往的那段日子里,英俊不止一次地这样问过巧容。

“没有呀我会有什么事情心思重重呢?”巧容便每次都这样不以为然地回答英俊。

但毕竟纸是终究包不住火的。巧容既然已经有了身孕,自己再怎么隐瞒,也会有暴露的一天。于是,万般无奈之下,她最终还是只好又跑到英俊这里来了。

“英俊哥,我……我已经……怀孕了。”巧容只好这样如实。

“什么?你……你怀孕了?不可能吧?”英俊有点结结巴巴地。

“真的,英俊哥,我真的是怀孕了,我骗你是猪!”巧容也显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你别吓我呀!我经不住你这么吓的呀!”英俊只觉得自己的脑袋里一片空白。

“真的,我不是骗你的!”巧容也有点急了。

“天啊!那我们该怎么办呢?”英俊就开始揪自己的头发,并不停地用拳头捶自己的脑壳。

“我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才来找你的嘛!”巧容就拉着英俊的手不停地摇摆起来。好像这样不停地摇,就真的能摇33出什么办法来。

确实,这个消息对于英俊来说,不单是始料未及,简直犹如一个晴天霹雳。他一下子就被巧容吓懵了。他连做梦都没有想到过,就是那样短暂的欢愉之后,竟会惹出这么大的麻烦来。

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内心里开展了激烈的思想斗争:

结婚是肯定不可能的。他自己还年轻。他还想早点招工出去。

他还得为自己的前途着想。他不能因为这样男女苟合的事情,就让自己在乡下呆上一辈子。但又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能够解决眼前这样的难题呢?这是他从来都没有碰到过的难题。这也是以他这样的年纪怎么也解不开的难题。她只觉得自己的脑子里顿时像是短了路一样,无论。根线都接不通了。

望着眼前一直等着自己作出答复的巧容,英俊只觉得自己的心里正如千军万马在相互厮杀一样,铁马冰戈,刀光剑影,鲜血淋漓,尸横遍野。像是一场分不清胜负的短兵相接,像是一次无力招架的兵连祸结。很快的,他的背脊里已经爬了津津汗水。万般无奈之下,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字:“逃!”

他已经别无选择了。除了逃离这个是非之地,除了逃避眼前这个可怕的现实,他还能选择什么呢?

“巧容,你先回去吧,不要告诉你家里的人,也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了我们之间的事,我会去想办法的!”英俊虽然嘴里这么安慰着巧容,但心里却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张仲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