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风云

魔幻风云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8章

八兽看着聂海棠,就像看着一只已经负伤即将倒下的猎物,心头不禁乐开了花,那瘦削汉子道:“嘿嘿!我们改日一定要好好感谢凤舞才对……”白刃断喝一声:“钟吼!”

聂海棠省悟道:“原来是浴火毕方凤舞让你们埋伏在这里暗算我!”那瘦削汉子是辟邪九兽中的老四金刚蒲牢钟吼,因方才说漏了嘴,其余七人都瞪了他一眼。

钟吼怒道:“就算他知道了又怎样,横竖他今天一定会死在我们的手上。”话音甫毕,龙静猛喝一声:“小心背后!”钟吼一听有异,滚身往地上一钻,没入土中,瞬时从众兄弟背后冒了出来,但听一个悦耳的声音道:“我看活不了的是你们吧!”聂海棠喜道:“你们两个出来了?你们没有中他们的软骨散么?”

谢雪痕道:“没有啊?什么软骨散?”

白刃向众兄弟恨恨的道:“我们别忽略了正事,先抓住这个女的,再将这姓聂的和那个小子杀了!”

聂海棠喝道:“等等!网上既然有软骨散,为什么他们两个却没事?”龙静阴阳怪气的笑道:“那是因为网上根本就没有软骨散,你所中的软骨散是适才你和老五交手,趁着和我们说话分神时,老五从锤里放出来的,现在只要让你倒下,这两个兔崽子岂会放在我们的眼里。”当下八人齐上。

那软骨散也当真厉害,聂海棠如此高的武功,一中上这软骨散,立觉头重脚轻,浑身仿似没有了骨头,终于支持不住,软瘫于地。

丰海兰的武功虽高于谢雪痕,但辟邪八兽齐上,他二人还是胜不了这辟邪八兽,十人便混打在了一起。

“诶!那不是聂恩公吗?”彼此正在胶着不下,忽听来路马蹄声响,一个声音说道。

谢雪痕、丰海兰并辟邪八兽十人未及回头,早有两个人影如飞掠至,直扑八兽。八兽尚战不赢谢丰二人,又见新来二人,武功颇为了得,哪还有心恋战,卧身于地一打滚,没入土中不见了。

谢雪痕和丰海兰忙过来扶起聂海棠,但这软骨散确也厉害,聂海棠以剑柱地,仍是难以站稳。他双眼模糊之中,细瞧赶走八兽的那二人,依稀认出这两人是金陵的丁爽、林和照夫妇。

丁爽夫妇在江湖上颇有侠名,早在三年前他夫妇二人遭黄山三煞暗算,幸遇聂海棠出手相救,才免遭毒手。

聂海棠向二人微微点点头,盘膝坐了下,运功驱毒,好在龙静的软骨散尽管诡异,但并不难解,不消片刻,便觉心神逐渐清醒了过来。

聂海棠先向丁爽夫妇道了谢,说道:“这辟邪九兽个个心狠手辣,贤弟妹日后可要小心些。”丁爽哼了一声,道:“原来他们就是江湖上所传言的“北有嗜血,南有辟邪”中的辟邪九兽?早知是他们决不能放他们走?”

聂海棠道:“不错,就是他们。这八人虽然不足为虑,但二位却要小心那龙妃。”丁爽道:“我听说过那龙妃的名头,可一直没有会过。”众人翻身上马,徐徐向前行去。

聂海棠向丁氏夫妇道:“贤伉俪何以至此?”

丁爽道:“五日前南宫先生向我夫妇传信,说他得罪了辟邪九兽,因此想约上一些江湖上的成名人物,一起和那辟邪八兽会个面,却不料那辟邪九兽竟然这么快就下手,而且还如此毒辣,杀得南宫先生一家,鸡犬不留。”言下愤懑不已。

聂海棠黯然道:“我白天也是从南宫先生家里经过,知道了这件事。”

丁爽道:“嗜血双禽,辟邪九兽杀人如麻,恶名昭彰已久,我早晚要想方设法把他们铲除,为南宫先生报这个仇,但不知聂大侠是如何与这些败类结上梁子的?”

聂海棠道:“三年前,辟邪九兽中的夺命睚眦白刃,劫持了一个去寺庙进香的女子,那女子因不肯顺从于他,他便用刀斩下了那女子的一条右臂。”其他人一听,都“啊“的一声惊叫。

谢雪痕道“这人竟然对一个姑娘下毒手,真不愧他们的恶号上有一个“兽”字。”丰海兰道:“他们本来就是禽兽。”

聂海棠继续说道:“我当时一见,也是怒发冲冠,便拔剑冲了过去,刺瞎了白刃那厮的一只眼睛。”其他人听说,均有稍解心头怒恨之感,都大叫了一声“好!”

聂海棠接着说道:“我本想一剑刺死了那个败类,但那败类却向我百般求饶,我想上天自有好生之德,应当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于是就逼他立下重誓,保证以后决不再为恶,这才将他给放了,但谁知他今日却……,唉!”

丁爽道:“像这种坏到骨子里的畜生,岂能会回心向善,聂大哥你当时真不该一时心软,留着这种恶棍继续祸害好人。这有家客栈,咱在这里歇歇吧!”原来众人言谈中,不觉已进了城,众人便下马在店里坐了。少时,吃过饭便开房歇息,准备明日分手赶路。

谢雪痕上了床,回想起辟邪九兽的凶残,浑身不寒而栗,又思及南宫成是因迷恋上了梦魂离,才得罪了辟邪八兽,招至全家遭此横祸,想那梦魂离绝世妖媚,也难怪那南宫成痴迷于她。

忽又想,谢凛儿向来放荡不羁,他此番不肯离开黑龙帮,该不会也对梦魂离有此妄想吧?那熊霸天的心狠手辣,只怕比辟邪九兽有过之而无及,万一被熊霸天发现,他哪里还会有命在?当下不禁又为谢凛儿担心起来。

过了好一会,又想起在黑龙帮时,谢凛儿说熊霸天曾带他看过父母的尸首,说是中了凤鸣的寒冰掌而死,那么大火,尸首怎会不烧坏?他们又怎能见过尸首?

念及此处,疑窦顿起,谢凛儿是否真的见过父母的尸首?还是熊霸天弄了两具假尸首?又或是两具尸首当真是完好无损?越想越疑,又想这凶手真的会是凤鸣?凤鸣形貌古怪,待人冷漠,与他相处仅仅不到半日,不知不觉心中竟对他生出了一种奇异的感觉,想到这里,她的嘴角油然泛起了一丝微笑。

看看时辰,已然天交三更,正想宽衣入寐,东边房里陡然响起一男一女两声惨叫。谢雪痕骇了一跳,忙提剑下床,正待开门,突听门边丰海兰低声道:“谢师妹,快起来,有强敌来了。”

还君龙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