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风云

魔幻风云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83章

轩辕神相道:“好,贫道有暇,也会去劝请化梵音。”金花圣母道:“你们还有教务要布置,我二人暂且告退。”

谢凛儿道:“恭送二位。”二天王起身出殿,往四院去了。

谢凛儿又向子文道:“霸王蛊、白杨这些人来到中土,危害不小,再加上一个身怀‘猎仙大法’的神秘人物,更是非同小可。子文堂主你的担子可能要重一些,因为追查他们行踪的任务,就全靠你们谍影堂了。”

子文道:“属下一定尽竭全力,将他们的巢穴给找出来。”

“去魔域这些年,咱们一直在行军打仗吧?”谢凛儿笑了笑,向赵异志道:“你是黑水旗主帅,可有什么感悟没有?”

赵异志起身,跪于阶下,道:“属下失职。”

“我也失职,丢失了聚魂斗,致使全军几乎全军覆没。唉!”谢凛儿道。

“不!”赵异志面上愧丧不已,道:“魔域联军、庸军也没有聚魂斗,可黑水旗却几乎成为庸军的俎上之肉。”

“你总算说到点子上了,起来吧!”赵异志站起身来,谢凛儿继续道:“黑水旗从上至下,皆作战勇猛,但在策划、指挥、调动、组织上,皆赖主帅一人之智,倘若主帅有何不测,全军岂非全溃?这一点上,咱们确实不如魔军。”

上官英狐道:“他们有总参谋部这一组织,可以为主帅提供一切可参考的作战信息。”

“不错!”谢凛儿站起身来,肃然道:“这个想法我已有很久了,我决定黑水旗要成立一个类似于参谋部的运筹营,制订一切军事行动计划和方案,下辖谋划处、军情处、地图处、粮草处、训练处、兵器处。各处人员数量不一,但一定要招,人品正直,光明磊落、擅长谋略、组织管理、博学多才之人。运筹营设大将军一职,负责对运筹营的协调和监督,集全营之智,来为统帅出谋划策。诸位以为如何?赵旗使?公孙旗使?”

林康、子文、上官英狐皆深表支持,赵异志道:“属下正有此意,但没教皇想的如此全面,属下对教皇钦佩之至。”

“既如此,就这么定了。”谢凛儿道:“杜衡。”

杜衡起身道:“属下在。”

谢凛儿道:“就命你担任这运筹营第一任大将军之职,你要赶紧把这件事给抓起来。过几天,我就要去看。”杜衡见教皇如此器重自己,自是感激万分。

谢凛儿接着嘱咐杜衡,道:“你打仗经验丰富,但要广听众言,决不可以保守老一套,拘泥于形式。”又向子文道:“你的谍影堂,想来收集了不少这方面的资料吧,尽可能的提供给他。”子文领命。

午牌将届,教务会方散,群豪各去用饭。

谢雪痕和魔文下了飞碧崖,在幽冥城买了两匹马,出城一路往北,纵马疾驰。越过几重山,不觉行到一个岔口处。二人收缰勒马,停了下来。

谢雪痕道:“魔文姐姐,你就从这一路往西么?”

魔文抿嘴笑着点了点头,道:“你如果无事,何不随我一起去百花谷玩玩?”

“嗯……”谢雪痕沉吟着:“凤舞为了这么一件小事,就跟我赌这么大的气,倘若我就此向他服软,岂不是把他养成了动不动,就赌气的毛病了么?我要晾晾他,他如果真的爱我的话,必定非常着急,四处找我。若是他没把我放在心里,我就是轻意让他找到,他也不会在乎我。我正好就此试他,反正我闲来无事,去哪也是逛,曾听谢凛儿说百花谷,是个极奇异的美景所在,我正好趁此闲暇去玩玩。”于是向魔文道:“姐姐既是诚心相邀,我又岂能辜负殿下的美意,那我就前去叨唠了。”

魔文大喜,道:“若如此,我一路上可就有伴了。”

二美策马踏上往西的岔路,奔了七十多里,前面一片山脉隐隐在望。行没多久,登上了一条崎岖的山道。二美拉着缰绳放慢了速度,弯弯曲曲行了二十多里,忽听迎面转弯处,传来快马飞驰的急骤蹄声。倏忽之间,从山后奔了过来。

魔文和谢雪痕生怕跟他们迎头撞上,连忙收缰勒马靠边,躲避那些人。谢雪痕待这帮人及至近前,凝目打量他们,个个粗衣劲装,看得出是镖局的蹚子手。为首一个镖头模样的大汉,浓眉大眼,相貌粗豪,肩上和胸上带着四处伤,驱马带着一十七骑,慌不迭的从她们身边驰过。

谢雪痕一眼瞥见他腰上,别着一面一尺来长的黑色旗子,正是幽家的令旗,心想:“他们是幽家的人。”一寻思间,那人已跨马奔出了十余丈。谢雪痕一晃身,从马上飞向那大汉,从他腰间拔出令旗,又返回在自己的马上。她这一动作比电还疾,而且只在转瞬之间,那一众人只觉得影子一闪,还未察觉发生了什么事。

谢雪痕在马上大模大样的展开旗子,只见这面旗子是以黑缎制成,中间绘着一个诡异的幽灵,边上绘着一圈朱雀,知是幽家朱雀堂的标识。

那大汉又往前奔了一段,方发觉腰上的旗子不见了。回头看时,正见谢雪痕把旗子拿在手里展看把玩,赶紧收缰,调转马头,带着一众蹚子手快步走来,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偷我令旗,快快还我。如若不然,后果自负。”

谢雪痕道:“你们是什么人?从哪来的,这又要往哪里去?”

那大汉见她如此发问,如审讯犯人,心里好不恼火,但适间她露了这一手身法,实是从所未见,自己万万不是对手,况且又是从对面吃过亏逃来,是以不敢造次,强按着心头怒火,说道:“我们是幽家朱雀堂旗下凤回镖局的,今早押着一趟镖经过佛耳山时,被山上的强盗给劫了去,此时正要回去报讯。”

谢雪痕心头正生姓凤的气,听到他们镖局的名字里有个凤字,便甚为不爽,骂道:“没用的东西,区区一帮山贼都斗不过,白白丢幽家的脸,赶紧滚吧。”说罢,一扬手将旗子掷了过去,正中那大汉的脸上,虽然力道不大,但抽在那大汗的脸上,留下了一道红色的印痕。”

还君龙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