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风云

第633章

这时,从人群中挤出一个人来,向她一扬手,做了个手势。谢雪痕向这人凝目一看,但见这人衣冠楚楚,举手投足间透出一股文雅,只是神容颇挂憔悴。

“子文先生?你不是在沙漠里吗?”谢雪痕很快认出他来。这时凤舞也走了过来,二人翻身下马。

子文向二人招手:“咱们先去一个僻静的地方谈话。”

谢雪痕又向那一队囚徒看了一眼,道:“这些人多可怜,咱们设法救他一救。”

子文吃了一惊,道:“你这定会弄出天大的动静不可?你以为这个老家伙是好人么,他可是朝廷里有名的大奸臣,在老皇帝面前搬弄是非,造谣离间,排除异己,在朝中遍植党羽,私下里卖官鬻爵、开门纳贿,株连无辜,竭力搜刮民脂膏血,今日有此下场,也是罪有应得,你管他作甚?”

谢雪痕听了此言,顿时错愕,道:“难道那些女人小孩也搬弄是非,遍植党羽吗?”子文微微一笑,道:“既然投身于政治这一行,就应当做好被诛灭九族的准备。”。

便在此时,这一队囚犯走过,不料后面又一队囚车驶来,和前面一队一般,前面囚车,后面用铁链锁着男女老少。

子文看着这些人,道:“这些人平日位极人臣,但此时王开疆掌权,要颁行新法,他们却大加反对,故而才招致灭门之祸。”不大会儿工夫,先后有五队囚车驶过。

谢雪痕不理子文的劝阻,决意前去看个究竟。于是,凤舞将他和谢雪痕的马匹,以一个时辰五钱银子的价格,寄在街旁的客栈里。

三个人随着民众,跟在囚队后面,出了南门,到了城外一片广袤荒凉的沙地上。一临近这里,只觉阴风惨惨,腥臭扑鼻,下面的沙土被一片片血渍凝结成块。由此可见,不知有多少人在此地,被处以极刑,但此时扔有一队队的犯人被官兵从各条路上押解到这里,用他们的鲜血,再次将这块鲜血浇灌的刑场刷艳。

谢雪痕三人一到这里,官兵正大声呼叱,驱离围在这里的人群,尽管大声喊叫,却决不带一个脏字,在这非常时刻,说不定会因一两个脏字,而使他们也加入这些将被砍头的队列之中。

刑场当中,有一排凉厅,上面桌案整齐,监斩官下发行刑令便在此处,台前十丈开外,摆着四十个木敦子做断头台。断头台的旁边各站着两个手执大刀,精赤着上身的彪形大汉。行刑的官兵将囚犯列成四十人一排的队伍。

谢雪痕数了数竟有三十七排,最后一排缺了二人,队伍里面各色人物都有,还有不少的多体族人和飞狮人,飞狮人则被割去一只翅膀。让她吃惊的是,其中竟还有中土人,只是分不出是幽家弟子,还是其他门派弟子。每个犯人的背后,都背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他们所犯的罪名。

过了半个多时辰,有六顶轿子抬进了场中,从中走出六个人来,谢雪痕凝目细睁,为首一人却是夏敏,而另一人却是聂海棠,其他四人均是一般官员。

夏敏等六个官员上了监斩厅,夏敏在居中的案上坐了,其余五人则在左右下首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他们互相交谈了几句,有一个官员站起身来,放开喉咙喊道:“准备行刑。”话音落地,下面的行刑兵立刻推着四十个犯人,也不管他们愿不愿意,将他们的头摁在了木敦子上。随着夏敏的行刑二字和行刑牌的落地,四十把大刀向下一挥,四十颗人头也跟着滚在地上。

接着尸体被抬走,随之又有四十个囚徒被拥了上来,刀光一闪,四十颗人头又一齐落地。若不是看的清楚,那是滚转的人头,这就和牲畜屠宰场没什么两样。周边围观的人众大多经常来此观看行刑,即使屡睹此等场面,但每一次还是使他们毛骨悚然。

斩了三四遍之后,监斩台上的监斩官们似乎觉得这样太慢了,可能会耽误他们回家吃饭,于是行刑令下得越来越快,下面的行刑兵们都忙断了腿。

子文向谢雪痕道:“没有什么可看的了,回去吧。”三人从人群中挤了出来。谢雪痕向子文问道:“先生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子文道:“我回来有半年多了,嘿嘿……,两方交战,不一定全在战场上。如果在后方采取一些行动,可起到四两拔千斤的功用。王开疆这一次请动霸王蛊助他夺取皇位成功,以他的脾性,对咱们幽家极为不利,林总管再三命我要见机行事。我听说,你二位也曾参与其中。”

谢雪痕道:“那天晚上我是被人暗算,王开疆他现在是怎样的一种情况?现在坐在皇位上的还是老皇帝呀。”

子文笑道:“姑娘你这就不晓得了。王开疆自被赶下皇位,却练会了权术手腕。那天晚上你们倒底是怎么样的战况,我是道听途说得来的。据我分析,王开疆抓住那老皇帝后,并不重登皇位,而是在各关键部门换成了他自己的亲信。这样政权、军权就全都攥在了他的手中。

那老皇帝荒淫酒色,本就懒于政事,既然自己的儿子仍让他做皇帝,又替自己勤政,也乐得自己去享乐。王开疆留着夏敏不杀,也是大有深意。夏敏力阻王开疆夺权,王开疆却既往不咎,仍是重用于他,夏敏自是对王开疆感激涕零,为王开疆卖命。

夏敏深明朝中群臣的底细,在处置这些案子上,更是入木三分。由他去清除这些障碍,无异于事半功倍。此外,王开疆以老皇帝之名颁发许多激进强国的政令,这些政令自然大损一股人的利益,但有反对者,就让夏敏大诛群臣。由此这一切全由老皇帝和夏敏背锅。”

“这是他们自家的事,于咱们有何挂碍?你们的大军现在到鬼哭谷没有?”谢雪痕于政事一窍不通,更无兴趣,于是岔开话头。

还君龙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