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风云

第26章

洗心师太见师妹洗月师太的剑,被凤鸣制住,急忙上前向凤鸣一阵疾攻,为师妹解困。但不知怎得,凤鸣虽然只在原地扭身闪避,但她的剑始终只能凤鸣的身边滑动,却碰不到凤鸣半点衣襟,有时凤鸣捏着洗月师太的剑尖,把剑身往前一拉,格开她的长剑。

洗月师太的剑被凤鸣抓住,半天拔不出来,又急又气,飞腿向凤鸣腿上踹去。凤鸣也不向下看,只抬起脚,一一把她踢来的每一脚反踢回去。洗月右腿被他踢了几脚,痛如骨髓。忽然凤鸣捏着她的剑,向左一扳,洗月师太因始终不肯撒剑,竟被剑柄带着,向洗心师太的剑上撞了过去。

洗心师太大惊,急忙撤剑。凤鸣把洗月师太的剑尖只一拧,洗月师太虎口剧裂,把持不住,随即松了剑。凤鸣飞起一脚,踹在洗月师太的小腹上,洗月师太向后又撞向洗心师太,二尼身体一仰,滚倒在地。

凤鸣左手握着剑柄,右手捏住剑身,只一弯,一把百炼精钢铸成的长剑,断为两截。

“两个尼姑不安心待在庵里颂经念佛,却跑出来打架,这一跤可摔的过瘾了吧?”谢雪痕见二尼如此狼狈,犹如被凤鸣耍的猴子,不由得附掌嘲笑。

洗心师太二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凤鸣一脚踹的滚在地上,心里正想着这一下可在江湖上传下话柄了,正盘算如何雪此大耻,听得谢雪痕如此说,一下从地上跳了起来,挥剑朝着谢雪痕砍去。

谢雪痕大惊,转身奔逃。凤鸣一晃身,一指点在洗心师太左肩肩肘穴。洗心师太只觉左肩一凉,知道中了凤鸣的冰阴指,并且知道指上寒毒极为厉害,但她心中实已恨极了谢雪痕这个在一旁多嘴多舌的贱婢,不顾已中寒毒,伸手入怀,掏出一串佛珠。拽下一颗,以空中打穴的手法,击向谢雪痕后脑的“玉枕穴”。

玉枕穴是人的一大死穴,若被击中,会立时毙命。

眼看那佛珠将要接近,谢雪痕后脑,忽听“啪”的一声响,佛珠不知被什么暗器击成了碎屑,飘散于地。就在这同时,洗心师太喉间发出一声闷哼,“扑通”一声,扑倒在地。

“师太!您怎么样?”华青云等在旁观战的华山人众,万不料会有此变,见状无不大惊,都急奔过来将洗心师太扶起。

洗心师太只是细睁双眼,微微喘息。

“这恶贼点了师太一指,竟然还用暗器伤师太。你们一起上,杀了这恶贼,为师太报仇!”华青云怒视着凤鸣,双目中只欲飞出数十把飞刀,将凤鸣千刀万剐。

华山众弟子怒喝一声,挥起长剑,向凤鸣冲去。

华青云见众人离去,再瞧洗心师太还是口不能言,只是细细的喘着气。一丝阴毒的笑容在他的面上闪过,伸手锁向洗心师太的咽喉。未及片刻,洗心师太气绝而亡。

“洗心师太!”华青云报丧般,悲愤的痛嚎一声,眼泪鼻涕喷得洗心师太满身都是,接着将洗心师太的尸体放下,拔出长剑狠狠地刺向凤鸣,向众人喝道:“洗心师太死了,杀了这个恶贼为师太报仇。”说罢,挥剑“刷刷刷”向凤鸣一阵疾攻。

众人一听,无不大惊。尤其是峨嵋派三尼,惊闻噩耗,失声痛哭。洗月师太好似疯了一般,手中长剑直如疾风骤雨,向凤鸣一阵狂攻,每招均是只击不守,似乎定要与凤鸣同归于尽。

凤鸣一听洗心师太死去,心中也是一惊,暗自思忖:“刚才自己的那一指,决不会致人死命,想必这旁边另隐藏着高手,趁我和他们交手的时候,暗中将这个尼姑杀死,以便嫁祸到我的头上。”但见这些人个个状如疯虎,出手狠辣,料想这么缠斗下去,必定没有好结果,抬掌向华青云拍出几掌。

华青云吃过凤鸣寒冰掌上的亏,赶紧连退数步。凤鸣一个纵身跃到谢雪痕身边,揽住她的纤腰双脚在地上一点,腾空而起,飞上街旁的楼顶,随着几个纵跃,消失不见。

洗月师太还待要追,华青云拦住安慰道:“这个恶贼轻功很高,我们未必能追得上,就算追上也未必能杀得了他,还是安排一下洗心师太的后事吧。”

洗月师太一听也有道理,恨恨的骂道:“狗贼!我峨嵋派早晚抓到你,要把你碎尸万段,以祭我师姐的在天之灵!”转身走到洗心师太的尸首旁,又探了探鼻息,果然已经气绝。又掩面痛哭道:“师姐你放心!我一定要抓住那个该遭天遣、五雷轰的恶贼,将他剜心、取胆来祭奠你的在天之灵。”

“想不到那恶贼下手如此狠毒,我华山派与幽家势不两立,为师太报仇之事算我一份。这人死不能复生,师太也不用太过于伤心了。”华青云发了一通誓,勉强将洗月师太劝慰住。

洗心师太的两个徒儿青烟和青柔,哭着向洗月师太道:“师叔,我们还是把师父的遗体运回峨嵋山吧。至于崆峒山,我们还去不去呢?”

洗月师太站起身,擦擦泪痕向华青云道:“多谢华掌门肯与我派同仇敌忾!我们本是要前往崆峒山为莲花道长祝寿的,却不曾想本派掌门师姐会在这里遭此大难。我们需立刻将掌门师姐的遗体护送回峨嵋山。”转身向青柔道:“把给莲花道长的寿礼给我。”

青柔将背上的包裹取下打开,取出一个紫红色雕刻精美的檀木匣。

洗月师太接过檀木匣,递与华青云道:“这是我峨嵋派的寿礼‘翡翠麒麟’,请华掌门代我峨嵋派转送给莲花道长,并请莲花道长恕我等有事不能前往之罪。”

“师太请放心!我一定转交给莲花道长,并向莲花道长陈明洗心师太被幽家贼子所害之事。莲花道长在武林之中德高望重,他一定会为此事主持公道的。”华青云双手接过檀木匣,悲痛之色溢于言表。

“如此就多谢了!”洗月师太向华青云双手合十,道了声谢。

华青云命李文海和许文和买了一副棺木并雇了两辆车,将洗心师太的遗体送进棺中,安置在一辆车上。洗月师太和青烟、青柔则乘坐另一辆车,向华青云等华山众人道别而去。

还君龙泉

作家的话
(您的推荐、收藏是本书成功的决定力量!)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