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风云

第221章

那知府见摄政王来时,不但没有王爷气派,反而浑身狼狈污秽,走时展起一双红色的大翅摩云飞走,不禁和众官员面面相觑,讶异不已。

谢雪痕趴在凤舞的背上,但见他这一对火红的光翅,飞的越高越快,也便展的越长,最长时竟达两丈多。那双翅虽然看上去,燃着烈火,但也只是火的影子而已,并非真火。随着耳边呼呼的风声,凤舞撞碎一片片雪花似的白云,划着蔚蓝的天空,向东北而行。过了两个多时辰,便飞临到了海上。

谢雪痕向前观看,海天已然向接,宛似墨绿色宝石般的岛礁如繁星一般散缀在蓝色的海面上,数不清的色彩斑斓的海鸟,自由欢快的上下翻飞滑翔,它们一见凤舞这个长着翅膀的怪人,从上面飞来,只吓的忙不迭地翻翅飞了下去,刚一贴近海面,突然从海里窜出一些叫不出名字的怪鱼,张口将它们吞入了腹中。

谢雪痕见此情景,好不心惊胆战,心道:“凤舞此时若是要害我,只需一翻身,将我往海里一丢。我这个复活的幽灵,只怕就变成水鬼了。”想到这里,不由的将他的衣服抓紧了些。

只听凤舞道:“你是不是怕我将你往海里一丢,你这个复活的幽灵,就变成水鬼了?”谢雪痕的脸色,“刷”的一下就变青了,道:“你怎么……?你不会真的这么做吧?”

凤舞哈哈笑道:“像你这么漂亮的姑娘,我哪舍得啊?”谢雪痕发青的脸,又变的绯红,叱道:“你在胡说八道,我就抓死你,然后我就……”说到这里,向下瞧了瞧,幽幽的道:“我还是不敢跳下去。”凤舞听了,哈哈大笑。

二人玩笑之际,凤舞向一座岛上落去。随着岛上景物渐渐的清晰,凤舞落向隐藏在林中一栋木制,风格独特的房屋前。

这些楼宇依山而建,随着山势,变化无端,而且通体木制,上面漆着凝脂般的白色油漆,远远望去,宛若横卧在林间的一件精致的玉器。房屋四周奇花异树丛生,从未见过的各种野果硕结枝头。火一般的骄阳,当空泻下,混合着湿热的海风,来回冲刷着本就十分清新的海上世外幽境。

忽听房门响处,走出两个五十来岁的老者。这两个老者一身短衫短裤,皮肤裸露处黝黑粗糙,想是常年在海边经受风吹日晒所至。

这二老向凤舞施了一礼。凤舞问道:“那老头在这里怎样?”其中一个老者道:“他整日足不出屋,只待在里面看书。”

凤舞点了一下头,带着谢雪痕走了进去。谢雪痕随着他穿过一个花厅,进入一间书房,但见书案后坐着一个六十多岁的矮小老者,正伏案看书。察觉出二人进来,用余光向二人斜睨了一眼,理也不理二人,仍是伏案阅书。

凤舞笑道:“想不到赵先生在这里住了数日,气色倒变的好多了。”那老者头也不抬,淡淡的道:“这里安净舒适,你又好茶好饭的招待我,我自然是死不了的。”

凤舞道:“但是你儿子可就惨了。”那老者将书放了下来,用一双目光有些浑浊的眼睛,注视着他道:“我儿子怎么了?”凤舞道:“赵异志听说你被害死,起兵造反,结果兵败,被熊变擒住。”

这老者正是巡察使赵唯良,他一听儿子为了自己造反被擒,一时呆若木鸡。

凤舞道:“你也不必担心,你儿子被幽家群匪劫去,现今在幽家也是身居高位,那可比在朝廷做什么节度使强的多了。”

“幽家?高位?难倒他……”赵唯良喃喃着,愣怔了片刻,面色陡然大变,霍地站起身来,怒视凤舞,骂道:“都是你这奸贼害的我家破人亡,老夫今天跟你拼了。”说时,向凤舞扑了过去。

凤舞也是大怒,反手将赵唯良右臂锁住,挥掌朝他天灵盖拍去。谢雪痕吃了一惊,抢身上前,抓住凤舞的手臂,道:“一错,不能再错。”凤舞叫道:“只要我喜欢,我管他是对还是错。”但还是放下手来,走了出去。

谢雪痕追出来,和他走了一会儿,问起赵唯良之事。

原来当日凤舞受熊霸天所托去杀赵唯良,但到了赵唯良府上,却见赵唯良正在草拟熊变的罪状,便盘算将赵唯良绑走,倘若日后要是和熊霸天翻了脸,可以以此要挟熊变,于是将赵唯良擒住,并在他书房内放了一把火,造成赵唯良因失火被烧死的假像,后来又抽空将赵唯良带到祝融岛软禁起来。

谢雪痕道:“赵唯良既然没有死,你为什么不告诉赵异志,逼得他时时要和你拼命?”凤舞冷冷的道:“我若是告诉了他,那岂非显的我怕了他。”谢雪痕冷笑一声,道:“一个人天不怕,地不怕,也未必是什么好事。”

第二日清晨,谢雪痕早早的起来,要同凤舞去察看魔灵的墓地。凤舞同她吃了饭,带上她一起到了座落在岛南山坡上,面海的一座墓室前。但见墓上嵌着三块一人高的墓碑,一座碑上刻着“祝融岛主祝不凡之墓”;一座碑上刻着“爱妻魔灵埋香仙冢”;一座碑上却是“义妹祝紫烟之冢”。

凤舞在魔灵石碑上的那个魔字上抚摸了一阵,这块墓碑突然整块凹了进去,露出一个洞口。凤舞当先走了进去,谢雪痕随后而入,猛觉一股寒气迎面扑来,晃若走进了一座冰窟。墓室内格外宽敞,装饰布置也很精美,随葬的金银器物,珠宝古玩不计其数。凤舞带着谢雪痕转过拱桌,但见当中摆着三具紫檀木床,上面各房着一具水晶棺。

凤舞一瞧水晶棺,面色顿变,慌忙走到当中一具水晶棺前,但见里面空空如也。谢雪痕也快步走上前来,向棺中看了看,对凤舞道:“你母亲的遗骨不见了么?”

凤舞神色凝重,点了点头。

谢雪痕面色顿白,随即又发青,呆了片刻,沉声道:“令堂死而复生,实是可喜……”凤舞打断她的话,道:“你以为我母亲是杀你全家的凶手么?你又怎么这么确定我妈是死而复生,而不是有人盗走她的尸骨?”

谢雪痕冷冷地道:“我怎么知道?”凤舞道:“我母亲确实已经谢世,决不是死而复生!我一定要查出是谁盗取了她的尸骨。”

谢雪痕没有说话,一回头,注视到另一水晶棺中的一个女子,心中顿时一愕,但见那女子与自己长的酷肖。幽幽的道:“她就是那祝紫烟么?”

凤舞走过来,说道:“不错,你站在这里,若不是她的尸首还在,我还真以为她复生了一样。”

谢雪痕冷哼了一声,道:“哼,哪有那么像?”说着,走了出去。

还君龙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