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风云

魔幻风云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12章

谢凛儿镇日有司徒天工陪伴,日子过的好不逍遥。

这一日,熊霸天将司徒天工唤去,说有事商量。谢凛儿在园中待着无聊,于是到街上去散心,不觉来到四海赌场。他自从被魔九逼着学习如何出色,心里的那个“赌”字无暇顾及,置之脑后多时,此时看到匾额上的那个“赌”字,心里不禁发痒,惟恐自己破戒,心想还是赶紧回去吧,看看司徒天工回来了没有。

转身走没多远,忽见熊威带着八个汉子怒气冲冲地迎面快步走来。谢凛儿心道:“这个惹是生非的熊家大少,熊霸天现在对他管的极严,不知他此刻来此作甚。”一面想着,隐身到旁边一个店铺里,待他们走过去,随在他们身后看看他要做什么。

熊威走到四海赌场门前,向随来的八个汉子一招手,喝道:“进去。”当先走了进去。谢凛儿也跟了过去。

赌场中看场子的伙计见熊威面色不善,忙迎上去,陪笑道:“熊少爷您来了,快请到楼上去,上面有好位子。”熊威一把揪住那伙计的衣领,喝道:“胡万山在哪?”

谢凛儿知道胡万山是这四海赌场的掌柜,心想不知他如何得罪这熊少爷了。

那伙计被熊威揪着衣领,喉头发痒,咳嗽着道:“胡……,胡掌柜,在……,在楼上。”熊威丢开那伙计,向身后八人一挥手,便欲上楼。

这时楼上走下一个四十来岁年纪,白白胖胖的人来,这人正是胡万山。他白胖的脸上平时总是挂着笑嘻嘻的笑容,似是从娘胎出来时,就是笑着生出来的,这时他一见熊威的面孔,那笑容则更深了。忙点头哈腰地笑道:“熊少爷不知找我何事?若有什么吩咐,派人来吩咐我一声就是了,何必劳您的大驾亲自前来呢?”

熊威冲着胡万山吼道:“你把小翠藏到哪去了?快说!”这一下胡万山再也笑不出来了,原来他不笑的时候竟比哭还难看。

谢凛儿知道熊威说的小翠是胡万山的一房小妾,心道:“熊少爷和胡万山的小妾偷偷摸摸的勾搭,就已经给胡万山戴绿帽子了,他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人家交出自己的老婆,这种强横霸道的事,也只有熊霸天他们家的人能做的出来。”想来不觉有些好笑。

胡万山还是很温和的道:“我也不知道她去哪了。”

熊威气的额上青筋暴起,指着胡万山的鼻子骂道:“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向身后的八人招手道:“把他给我拉出去。”那八个如狼似虎的流氓,一听大少有令,一拥而上按住了胡万山,俨似八个屠夫正待宰杀一只肥猪。

谢凛儿再也看不过去了,走到熊威跟前,道:“二少爷,得饶人处,且饶人,还是放了胡掌柜吧。”熊威见是谢凛儿,白了他一眼道:“这没你的事,你别管。”谢凛儿道:“你让我帮你治眼睛的时候,你答应过我什么。”

熊威转身仔细的向他瞅了瞅,突然将眼一翻,叫道:“你别以为你对我施点小恩小惠,就在我面前装老子。告诉你,老子不吃你这一套。”

谢凛儿气得说不出话来,向这无赖干瞪了一阵眼,忽然灵机一动,冷笑道:“好好好,你大少爷厉害,不屑于我对你的小恩小惠,那我便将我的小恩小惠收回就是。”说着从怀中掏出那个当初为他治眼睛的小瓶。

熊威大惊,心道:“这小子当初为我治眼睛时,用的法子挺邪门,万一他真能收回,那我岂不又变成瞎子了。”他气急之下,脱口喝道:“你敢?”谢凛儿冷笑道:“我也不知我敢不敢,不过我还是想试试。”

熊威气的双手插腰,在原地急转了两圈,突然一跺脚,向那八人一挥手,恨恨的叫道:“好,我们先走。”转身时向着围观的人群吼道:“看什么看,滚开,全给我滚。”说着,暴跳如雷的走了。

胡万山心中虽羞愧难当,但觉得谢凛儿出来为自己解围,心下甚是感激,非要请他喝酒不可。谢凛儿推却不得,只得领情。

二人到了暧香楼,酒菜上毕。胡万山心情不好,几杯酒下肚,不觉将对熊威的愤恨,在熊霸天手下掌柜如何难当,种种不满,统统倾倒出来。于是酒愈喝愈多,话也愈说愈多。

谢凛儿见他心情激动,不住温言相劝。

胡万山口齿不清的说着醉话:“他为什么非要找小翠,将这绿帽子硬戴在我的头上。销魂院有那么多漂亮的姑娘,梦老板和司徒姑娘他虽不敢动,但那里还有许多漂亮的姑娘啊,什么诗云、飞凤、寄灵……”

谢凛儿听他说到司徒天工,心下一动,道:“你说他不敢动司徒姑娘,那是为什么?”胡万山怔了怔,道:“对了,我忘记了,司徒姑娘现在在你那里。老弟,你今日帮了我的忙,因此我有件事却要提醒你。”谢凛儿道:“什么事?”

胡万山道:“便是司徒姑娘的底细。”

谢凛儿一听,更加来神,一双眼睛斜睨着喝醉了的胡万山,不知他说出什么事来。

胡万山接着道:“司徒小姐风华绝代,多才多艺是洛阳城有名的花魁,但这种女人以卖俏为活计,将脂粉作生涯;早晨张风流,晚夕李浪子;前门进老子,后门接儿子;弃旧怜新,见钱眼开,自然之理。饶君千般贴恋,万种牢笼,还锁不住他心猿意马。不是活时偷食抹嘴,就是死后嚷闹离门。不拘几时,还吃旧锅粥去了。这便是:蛇入筒中曲性在,鸟出笼轻便飞腾!这种女人你跟她玩玩可以,但千万不可以当真哪!这种生活她过惯了,不可能跟你过安稳辛苦的日子的。”

谢凛儿听了这话,呆呆的盯着桌上杯中的酒,一言不发。也许是恼恨胡万山的这番话,也许是真怕司徒天工真的如胡万山所说的这种娼妓,也许二者皆有之。

胡万山其父本是秀才,胡万山风流成性,时常与青楼娼妓打成一片,故而其父时常拿这些话告诫于他,他听得多了,此时尽管喝了酒,居然把这套话给背了出来。

还君龙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