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嫁邪王:天价丑妃太嚣张

拒嫁邪王:天价丑妃太嚣张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3章 你要做什么

御凌霄听完夜无双的话后,怒火中烧,气不打一处来,他还真的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女子。

一张利嘴简直可以气死人,但是她说的又偏偏是现实,她确实救了流景一命,而且他现在也确实需要赏赐她。

但是看着她那副嚣张的样子,他就是不想让她如愿。

“将你和流景遇刺的细节说一下。”御凌霄强忍住不去发火,他现在最需要知道的就是谁是凶手。

虽然御流景的伤口得到及时的救治,现如今没有大碍了,但是他却也知道,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若是那些凶手抓不到,那么御流景还是会遇刺,而且有了第一次,就很快有第二次,因为伤愈后的御流景正是最虚弱的时候,那个时候下手最容易得手。

皇族之间的争斗都是在暗中,所以很多刺杀与暗害都是在背地里进行,若是真的是那人所为,他一定会让那人付出代价。

现如今皇家里唯有御流景肯投靠他,而且也是真心为他所用,若是他护不住御流景,那他以后在朝中的地位也会岌岌可危。

“细节嘛……”夜无双想了想,还是觉得应该告诉他,毕竟这关乎着御流景的性命,而且现在她也淡定了,因为御凌霄没有着急,而是在问她事情经过,那就说明,御流景没事了。

既然这样,那她就趁机捞点好处好了。

御凌霄听到这话,果然警惕的看过来,那模样就好像是在催她赶紧说一样。

夜无双也不想再吊他胃口了,直接将当日的事情说了一遍,但是隐去了自己的实力这一点,因为她相信御流景也不会将她的事说出去的。

听完她的话,御凌霄大概有了眉目,他微微转头看向门外,朗声道,“金睿,去查一下他们所说的寺庙。”

夜无双就只听到门外嗖地一声,便再无动静,她不由得感叹,会轻功就是好啊。

可惜她不会,真的好无语。

“流景没事了,只是身体虚弱,虽然有王府里的人可以照顾,但是我希望你可以亲自在这里照顾他。”御凌霄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站起身来就要走。

夜无双闻言,唇角微勾,笑着道,“既然是照顾,那王爷最少也得付点银子吧?”

“什么?”御凌霄没想到她会提要求,硬生生被她的话逼得转回头来,不敢相信的看着她。

夜无双耸耸肩,理所当然的道,“我救了流景一命,没人赏我也就算了,现在又让我来照顾他,王爷不会这么小气,连点照顾费也不愿意付吧?”

御凌霄被她的话气到了,但是也对此无话可说,一把掏出一张银票来甩给她,“好好照顾好他,还有,不许叫他的名字,要叫王爷!”

说完,他便气乎乎的离开了。

夜无双趁他走后打开银票看了看,很满意的点点头,小心的将银票贴身收着,这位王爷倒是蛮大方的,一出手就是五百两。

看来照顾伤病王爷这样的事情可以多接几次,这样她就有很多银子了。

她很开心的坐下来,撩开帷幔,看着躺在床上,一言不发的御流景。

伤口已经仔细处理过,并重新包扎过了,现在虽然还可以看到淡淡的血色,但是已经不流血了,看来那位救人的大夫用药很有效。

不过看到他那苍白的脸色时,她还是很内疚,毕竟是因为她的原因,才让他失了防范,让刺客得手。

想到这个,她就恨得牙痒痒,这个混蛋刺客,干嘛非得在她在的时候下手,害得她良心难安,虽然刚刚跟御凌霄要了点银子,但是其实她也很想来照顾御流景,这样她的心里会好过些。

看到御流景没事,她便站起身来,推门出来,跟烟雨和江南说一声,她们主仆三人就要在王府住下了。

而方才接她们来王府的车夫此时已经准备好了客房,正要领她们过去安顿。

夜无双上下打量了一番车夫,笑着问道,“你们家王爷这么穷,一个车夫要做这么多事,又是驾车,又是安排客人住宿什么的,你还有什么事要做啊?”

车夫闻言,不自然的轻咳一声,“我不是车夫,我是王府的管家。”

“可是你明明驾车……”夜无双闻言,差点将心中的想法脱口而出,王府果然穷啊,一个管家竟然需要做这么多事啊。

管家叹了口气道,“夜小姐,我家王爷是怕对你照顾不周,所以才命我跟着的,平日里我是不会去驾车的。”

一听这话,夜无双再也笑不出来了,御流景对她还真的有些与众不同呢。

管家见她不再问话,便带她们去了后院的客房,因为她们是主仆三人,所以特意安排了相临的两间客房。

夜无双和烟雨住一间,江南则带着那个人住一间,因为烟雨和江南要轮流看着那个人,以防他逃跑,所以她们没有办法帮夜无双去照顾御流景。

于是,照顾御流景的事情就全都落在了夜无双的身上。

等到主仆三人安顿好后,管家就派人去将军府知会一声,因为夜无双她们毕竟要在王府多住几日,若是不跟将军府那里的人说一声,恐怕会多有不便。

夜无双安顿好后,便跟着王府的下人回了御流景的卧房,她要开始照顾御流景了,自然要多待在那里。

来到御流景的卧房后,她转头看了看,觉得应该为他做些什么,想了想,端来水盆,拿着巾帕为他擦脸。

擦完后,又觉得不太好,看看他身上的衣服,觉得是不是要给他换件衣服才好?

那个病人是不是也要擦身的说?

正当她伸手准备为他解衣扣的时候,却看到御流景缓缓睁开了双眼,她眨眨眼,开心的问道,“流景,你醒了?”

想起御凌霄临走前说过不让她喊流景,但是她不打算听他的,于是继续喊流景。

御流景刚醒来,还有些不太清醒,听到有人问话,下意识的想要起身,动作却牵痛了伤口,这下子他彻底清醒了过来。

他呆呆地看着夜无双正为他解衣扣的动作,突然伸手一把捂住自己的衣领,“无双,你做什么?”

云起苍澜

作家的话
此段不计入字数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