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遮天:重生妻管严

女配遮天:重生妻管严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1章 大胆假设小心论证

南宫紫汐回头笑看了眼墨翊,朝他点了点头,然后便跟着仵作走到了另一具尸体前,她慢慢蹲下,扛着异味的恶心掀起了白布的一角,尸体的手臂和肩膀露了出来。

墨翊等人在南宫紫汐身后一些,所以并不能看到什么。众人只觉得她的胆子不小,若是寻常女子,必定吓得跑远。

看了几处地方,的确,都有淡淡的青紫,与今晚刚发现的死者一样,只是因为时日的问题,织云坊的死者身上呈现出了微紫色。

南宫紫汐忽然想到什么,用自己站着的位置挡住身后几人的视线,又看了几处重要的地方,还有一个被忽略的重要线索。

“两位死者,胸部,等私密处都有被蹂躏,仵作,你能看出这是死后还是死前吗?”南宫紫汐一语,令在场人皆一副震惊之色。

仵作点头,细细查看辨别,然后道:“两者差别甚小,织云坊的应该是生前造成。而今晚的这位应是死后造成的,死后血液不会流动,所以会呈现青紫,当然应该是刚死不久,否则会出现更大的反差。”

“没错,织云坊这位,脖子上有明显的勒痕,同时也有几道淡淡的指印,只是这指痕并不完整。”

东方晓天走上前来,也看了下死者的脖子,“果然,莫非是绳带没有勒死,从而用手?”

“正是。”南宫紫汐点了点头,继续分析道:“之所以是不完整的指痕,原因无他,凶手在掐死者脖子的时候中间隔着那条绳带,比如这样。”

南宫紫汐说着作起了示范,从旁边取来一条带子放在了死者的脖子上,然后将她的手轻轻按在死者脖子上,果然与她所说吻合。

“凶手为男子。”东方晓天肯定的声音令众人的目光投向他,轻轻一笑道:“很明显,你们看,郡主的手较之死者脖子上的指痕,小了一圈。”

南宫紫汐也是一愣,随即点头,“或许两起案件是一人所为。”南宫紫汐慢步走到墨翊的身边,目光扫过,他也正看着自己。

黎诚上前一步,点头称是,“下官亦是如此认为,可是织云坊的人还在牢里,如何作案?”

南宫紫汐不以为意一笑,“黎大人凭什么就那么确定织云坊的几个女孩是杀人凶手?试问同样身材力气差不多的两个女孩打斗或是偷袭某一人,你觉得这中间不会产生丝毫的扭打?”

“这……”黎诚神色一僵,无言以对。

南宫紫汐不去和他作此无谓口舌之争,瞥到一旁的一推衣衫,道:“这是方才的死者衣衫?”

仵作点头,道:“正是,死者并没有全部穿戴整齐,才穿了中衣。”

南宫紫汐没说话,走过去拿起来瞧了瞧,再一抖落,泥土满地,方才在死者的身上也看到了些许的泥土,或许正证明一点。

“不知郡主有何高见?”黎诚见南宫紫汐神色似是了然,不由问道。

“那我就推断一下。”南宫紫汐笑了笑,拿着那件衣衫走了两步,“此女子也应该是中秋逛夜会的,可她家地处较为僻静,而发现尸体的那条路本来就又没什么人经过,今晚又是夜会热闹之时,所以那里更加无人。”

“死者在路上遇见坏人从后面被勒死,之后脱下衣服蹂躏,或许还未来得及侵犯就被突发状况停止了作案,想迅速帮女子穿好衣服,可到底还是来不及。由于此过程太着急,所以死者的衣服上才有泥土,里外都有。”

“于理不合啊,为什么要帮她穿上衣服呢,直接走了不是更好?”黎诚仍是不解,继续道。

“或许是凶手的一种习惯,亦或是他有着其他理由。”

黎诚顺着南宫紫汐的推断想了想,然后拧眉道:“一切只是郡主的推测罢了。”

“这叫大胆假设小心论证,莫非黎大人还有其他意见?”

黎诚一愣,叹口气摇了摇头,“下官不敢。”

“不敢就把织云坊的姑娘都放了吧,而且第二次案发她们都不在。”

黎诚一副为难的样子,苦哈哈摇头,“没有证据之前下官不能放了啊。”

南宫紫汐正欲开口,却听得墨翊横插一句,“黎大人真是健忘,方才的指痕便足以证明一切,若大人还是一意孤行,便将织云坊的几个姑娘带来一试,看看谁的手可以吻合上。”

黎诚见眼下确实证据摆在那儿,也就不好再推搪,“下官明日一早便放他们回去,多谢郡主和郡马相协助。”

南宫紫汐满意地点了点头,感激地看了眼墨翊,“那我们就先回去了,告辞。”

“恭送郡主和郡马。”黎诚恭敬送客。

出了衙门的南宫紫汐也没什么兴致再去游玩了,与东方晓天和孟一寒道别后就直接回了墨府。虽然今天她的计划被各种乱入破坏,还好东方的安排没有白费,这一路,墨翊看初若的眼神也不再冰冷冷的,这就是进步啊。

南宫紫汐心满意足,回到紫苑遣退了晓寒就准备睡个安稳觉,可注定没这么容易。

墨翊的突然出现阻止了南宫紫汐关门的动作,皱眉看他,“走错房间了吧?我累了要休息。”

墨翊没有丝毫离开的意思,冷冷看着眼前一点也不在乎他的女子,甚至还一心把他往别人的怀里推……越想越觉得气闷,不顾南宫紫汐的反对,大步跨进房间坐在桌边。

南宫紫汐倚靠着门边,双手抱臂,“我说,墨先生,大晚上的,您发什么疯?折腾了一天我真的累了,我们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好吗?”

墨翊忽地转头看她,目不转瞬的眼睛让南宫紫汐浑身不自在,忽然想起那晚在亭子里的事,忙道:“既然你想待着就待着吧,我自己走……”

话没说完,南宫紫汐只觉得手腕一痛,下一秒就发现自己已经在房间里,房门也不知道是怎么被关上的。

再看墨翊,他仍是用那双勾人的凤眸凝视着她,那里面,南宫紫汐感受到了一丝丝危险,还有她不确定的情意……

指尖蒹葭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