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猴传奇

兵猴传奇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章 梅里山鹰(3)

这些都算不了什么,只要两只宝贝雏鹰能健康平安长大,再苦再累它也心甘。让它烦恼的是,哥哥鹰金追对蓝灿似乎有一种天然的敌意,每次喂食,都会呀呀尖叫着,用翅膀将蓝灿压在自己身体底下,竭力阻止蓝灿伸出脖子来接食。它当然不会满足哥哥鹰独霸食物的欲望。当它将金追的嘴拨拉开,将食物塞入蓝灿嘴里时,金追便会用仇恨的眼光望着蓝灿,发出嗒吱嗒吱咬牙切齿的诅咒声。金蔷薇晓得,哥哥鹰完全是慑于它啄咬绒羽的血的惩罚,才暂时压抑了残害同胞手足的罪恶念头。仇恨埋在心底,危机并没解除,就像埋着一颗定时炸弹,随时都有可能爆发一场腥风血雨的窝里斗。窝里斗的挑衅者当然是哥哥鹰金追,弟弟鹰蓝灿从来就扮演遭欺凌受迫害的角色。假如说哥哥鹰金追和弟弟鹰蓝灿是一对矛盾体,毫无疑问,哥哥鹰金追是矛盾的主导方面。它想,金追之所以敢挑衅蓝灿,是凭借早出壳两天的优势,体格比蓝灿壮,力气比蓝灿大,就以大欺小、以强欺弱迫害蓝灿。假如蓝灿的生长发育追上金追,身体与金追同样强壮,甚至超过了金追,金追还敢肆无忌惮地欺凌弟弟鹰吗?

想到这一点,金蔷薇觉得自己找到了彻底解决家庭危机的好办法。

在鹰的世界,雏鹰生长发育的速度是可以通过食物来调节的。少喂一些食物,雏鹰就会放慢生长速度;多喂一些食物,雏鹰就会加快生长速度,食物与生长发育是成正比的。

金蔷薇立刻将想法付诸行动。喂食时,尽量让弟弟鹰蓝灿先吃饱,然后再喂哥哥鹰金追,喂个半饥半饱就不再喂了。短短七八天,食物调节就起了作用,蓝灿的个头一下子追上了金追,站起来一般高,身上的绒羽一般浓密,叫声也一般响亮。它这不是偏心,而是在追求家庭和睦。它又坚持了三天的食物调节,不错,蓝灿的身体看起来似乎比金追更结实些了。更让金蔷薇感到欣慰的是,随着蓝灿身体发育超过金追,蓝灿原先在金追面前怯懦的眼光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充满自信的神态。原先只要一看到金追朝它走过来,它就会紧张得两只翅膀瑟瑟发抖,扭头躲避;而现在,当金追迎面走过来时,蓝灿不再害怕得发抖,而是昂首挺胸摆开一种迎战的姿势,用形体语言告诉对方:我已经不怕你了,你若想动粗,我会坚决奉陪到底的!那天中午,金蔷薇在空中捕捉到一只野鸽子,飞回鹰巢后,两只雏鹰争先恐后到它跟前鸣叫乞食,金追又像往常那样,企图用翅膀将蓝灿压到自己身体底下去,想独霸食物。蓝灿好像知道自己有足够的力量反抗,毫不示弱地用脑袋顶了金追一下,哥哥鹰被顶得两脚朝天仰面跌倒在巢里。

在弱肉强食的丛林世界里,身体强壮就是力量就是优势。

金蔷薇放心多了,哥哥鹰的身体优势已经消失殆尽,再也不能随意欺凌蓝灿了。挑衅者失去了挑衅的资本,就会停止挑衅,生活就会变得安宁。

让它做梦也想不到的是,差点又酿成一桩新的血案。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这天它的运气特别好,刚刚飞到尕玛尔草原上空,就看见一只被狐狸咬伤腿的野兔正在草滩上一瘸一拐地奔逃。它凭借飞行优势,抢在那只笨狐狸前抓住野兔。自从做了妈妈,它还是第一次这么轻松地逮到食物,高高兴兴飞回家。刚刚越过高耸入云的日曲卡雪山,就听见金钱松鹰巢里传来吱吱叽叽尖厉的啸叫声,它一听就明白,是雏鹰遭遇危险发出的求救声。它立刻加快速度飞回家,来到金钱松上空,它又一次目睹了血腥的窝里斗:一只雏鹰正用嘴喙和身体蛮横地攻击另一只雏鹰,被攻击者且战且退,退到了鹰巢边缘;攻击者仍不依不饶,拼命挤对、倾轧。被攻击者半个身体已越出鹰巢边缘,发出恐惧的呼叫……曾经的惨剧再次上演,血腥的场面惊人地相似。唯一不同的是,两只雏鹰角色互换,过去是哥哥鹰金追驱逐弟弟鹰蓝灿,现在是弟弟鹰蓝灿在攻击哥哥鹰金追。

金蔷薇惊愕得差点晕倒了。在它的印象里,蓝灿从来就是饱受欺凌的受气包,全靠它的庇护才没有成为窝里斗的牺牲品。没想到,它使用食物调节,蓝灿的发育成长追上并超过金追后,竟然倒过来驱逐金追了。天哪,为什么一有力量就霸道,一变成强者就飞扬跋扈,一有能耐就想把别人踩到脚底下去?为什么就不能兄弟和睦、和平共处呢?

难道说,梅里山鹰残害手足兄弟的陋习,真的潜藏在基因里,溶化在血液中,是雄鹰生长发育的必由之路,是梅里山鹰不可更改的宿命?

哥哥鹰已处于摇摇欲坠的危险境地,弟弟鹰倚仗自己更强壮的身体,连续不断地进行啄咬和撞击,必欲置金追于死地而后快。

金蔷薇笔直地俯冲下去。它不能袖手旁观。是的,它把弟弟鹰蓝灿当做是已故丈夫蓝嘴钩的再生和复活,它渴望蓝灿能够存活下来,可是,这并不意味着它要牺牲金追。蓝灿是它的亲骨肉,金追也是它的亲骨肉,手心手背都是肉。倘若由于它的干预,本来应当存活的金追死于非命,那它岂不成了害死自己亲生雏鹰的刽子手?这是万万不行的啊。它一降落到鹰巢,立刻就将行凶作恶的蓝灿粗暴地推搡开。小浑蛋,给你多喂食,是为了让你免受欺凌,而不是为了让你变成窝里斗的挑衅者!蓝灿还不肯罢休,翻起身来继续摆开攻击姿势。金蔷薇一脚爪把弟弟鹰蹬得肚皮朝天,然后,就像教训哥哥鹰金追一样,狠起心肠啄咬蓝灿背上那撮奶白色的绒羽,一片一片又一片,让弟弟鹰也牢记这血的惩戒。

从此,金蔷薇再不敢利用食物调节来人为地加快或延缓雏鹰的生长发育,一视同仁地将食物平均喂养两只雏鹰。一段时间后,哥哥鹰和弟弟鹰同步发育成长,个头一般大小,力气也不差上下,势均力敌,谁也不占压倒的优势。或许,力量均衡是维护和平共处最好的保障。

金蔷薇尽一只母鹰所能,想方设法来促使金追与蓝灿之间消除天生的兄弟阋墙的品性。它想,雏鹰之所以出生没几天就要互相展开血腥角逐,寻根究底,是为了独享父母的宠爱;而独享父母的宠爱,归根结底,是为了独霸食物;而独霸食物,探根刨底,是担心得不到足够的食物。

很明显,问题的根源就是找到足够的食物。有了充足的食物,或许就能有效抑制雏鹰身上窝里斗的本能。你能吃得饱,它也能吃得饱,还有必要为了独霸食物而相互倾轧吗?

丰盈的食物应该是治疗雏鹰窝里斗野蛮天性的最好药方。

金蔷薇起早贪黑竭尽全力觅食。

随着两个小家伙一天天长大,它们的食量大得惊人,除了不肯吃亏外,什么都抢着吃。它们仿佛是饿死鬼投的胎,只要一望见它归巢的身影,只要一听到它翅膀振动的声响,立刻就会脖颈伸得笔直,黄口小嘴张得老大,吱吱唧唧拼命发出乞食的叫声。它虽然是有天之骄子美誉的梅里山鹰,也不能保证每次出猎都有收获。风霜雪雨的恶劣气候不必说了,即使是晴空万里的好天气,两次出猎有一次收获,能保持百分之五十的成功率,已经是非常幸运的了。

为了能让两只雏鹰填饱肚子,从天边出现第一缕晨曦,它就开始奔波忙碌,直到暮霭笼罩山谷,这才停止觅食。每天往返尕玛尔草原起码七八次,平均日飞行距离达五百公里以上,累得身体几乎要散架了。它是只称职的母鹰,获得食物后,自己舍不得吃,立刻就带回巢来喂养两只雏鹰,内脏和鲜肉都塞进小家伙嘴里,自己只吃小家伙无法吞咽的皮囊和骨渣。值得自豪的是,两只雏鹰出壳一个多月了,还从来没饿过肚子,基本上天天都能吃饱。

食物丰盈,又有血的惩戒,再加上双方力量均衡,这段时间两只雏鹰倒也相安无事,没发生争执和斗殴。

但金蔷薇心里总觉得还不踏实,它发现,两个小家伙彼此之间,它不在家的时候,从来不会相亲相爱地依偎在一起,除喂食外,总是哥哥鹰待在巢的东侧,弟弟鹰待在巢的西侧,小小的鹰巢好像画了一条无形的界线,它好几次看见,当哥哥鹰无意中从巢的东侧来到巢的西侧,蓝灿立刻就会全身绒羽奓(zhà)立,充满敌意地朝金追啸叫,同样,当弟弟鹰不小心从巢的西侧去到巢的东侧,金追也当即竖起脖颈半撑开翅膀,摆出攻击姿势。即使喂饱了食,它们看对方时,眼光也全然没有温馨的兄弟情,而是冷冷的睨视,冷漠得就像用冰雪浸泡过,让人不寒而栗。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这说明,两个小家伙并没化解彼此间的敌对与仇视,不过是因为慑于它血的惩戒,所以才收敛窝里斗的冲动。有朝一日它不能提供丰盈的食物了,或者它们长大不再害怕它血的惩戒,那潜伏在它们心底的手足相残的本性就会爆发出来。看来,提供丰盈的食物和进行血的惩戒,虽然有效,却治标不治本。要真正消除手足相残的罪恶之心,光有丰盈的食物和血的惩戒是不够的,还应该设法培养它们的兄弟情谊,这是最根本的解决问题的灵丹妙药。爱是化解敌视最好的武器,是避免血腥窝里斗最好的保障。它必须设法培养它们兄弟团结友爱的优良品格。

当然,首先是从食物诱导开始。俗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前半句是不是真理尚存在分歧,但后半句绝对是颠扑不破的真理。岂止鸟类为食而亡,许多动物都会为了食物而改变自己的命运轨迹。如远古时代的野犬,为了能捡食人类扔弃的肉骨头,就廉价地出卖自由而成为人类忠实的走狗;本来脾气暴躁的野牛,为了人类手上的一把青草,竟然成了最温驯的家牛,天天为人类拉犁耕地;本来会飞翔的原鸡,为了人类撒在地上的几粒谷米,竟然丧失飞的能力,变成人类杀无赦的家禽……这样的例子还很多很多,可见食物诱导的威力。

金蔷薇具体采取了三个步骤:一、由巢中央喂食改为东西侧轮流喂食,以消除那根无形的界线。以往喂食时,它总是站在巢中央,两只雏鸟从东西两侧聚拢来吃食。现在,它飞停在巢的东侧,弟弟鹰蓝灿为了得到食物,只有从巢的西侧赶往东侧来,当蓝灿越过巢中央那条无形的界线,哥哥鹰本能地做出攻击姿势,金蔷薇立刻用嘴喙敲打金追的脑壳,将嚣张气焰及时压制下去,然后只给蓝灿喂食,无论哥哥鹰如何哀叫乞求,也不给金追喂食:哦,你对弟弟鹰表现出攻击倾向,你的行为有问题,你犯错误了,你只能挨饿!翌日,金蔷薇又换了个位置,跑到巢的西侧去喂食,这一次受到食物嘉奖的是哥哥鹰金追,而受到挨饿处罚的是弟弟鹰蓝灿。饥饿是动物最好的老师,渐渐地两只雏鹰学会了互相容忍:哦,你要到东侧来乞食那你就来吧,我不能驱逐你,那我就只好听之任之。那条无形的界线,就这样灰飞烟灭了。

二、以往当金蔷薇从嗉囊里反哺半消化食物时,两只雏鹰出于多吃多占的自私贪婪本能,总是踮起脚爪,尽量伸长脖子,希望自己嗷嗷待哺的小嘴离金蔷薇反哺食物的大嘴最近,似乎这样就能更多地得到食物,摩擦与争斗也就是这个时候最容易发生。当两只小嘴不分高低时,能压低对方就等于抬高自己,抬高自己就能多得食物,于是,你撞我个趔趄,我打你个脖儿拐,窝里斗拉开序幕。俗话说,会哭的孩子有奶吃,按常规,谁乞食的叫声更响,谁的脖子伸得更长,喂食者就会将食物塞进谁的嘴里,其他母鹰都是这么做的。金蔷薇觉得,这样做无疑加剧了雏鹰的争斗意识,煽旺了彼此的敌视与仇恨,助长了窝里斗的歪风邪气。它改革了喂食秩序,哦,谁先动手挤对对方,谁就得不到食物;谁规规矩矩乞食,谁就能得到食物,这就叫扶持正气、培养和平礼让的绅士风范。如果你表现得像个小强盗你就得不到食物,如果你表现得像个小绅士你就不会挨饿,那么,依赖母鹰喂食才能活命的雏鹰也只好向小绅士看齐了。

三、在前两个步骤取得初步成效后,金蔷薇着手进行最后一个也是最艰难的步骤,就是在喂食中喂出温馨的兄弟情。它叼着一条还在抽搐的蛙腿,做出想要喂食的举动,两只雏鹰急切地发出乞食声。它引而不发,哦,我要看谁表现好,我就把鲜美的蛙腿奖赏给谁。小家伙也不知道什么叫表现好,茫然不知所措。金蔷薇首先用翅膀将金追细长的脖颈推向蓝灿身上,哦,你是哥哥鹰,你有责任关心和爱护弟弟鹰,请张开你的小嘴,帮蓝灿梳理凌乱的羽毛,哦,如果你这样做了,你就能得到这条蛙腿。或许在金追身上,从来就没有要为同胞兄弟梳理羽毛的遗传基因,尽管对鲜美的蛙腿垂涎三尺,也不肯顺从金蔷薇的意愿。那就换个教育对象试试。金蔷薇将蛙腿悬吊在蓝灿头顶,哦,我知道你肚子饿了,来吧,孩子,用你柔软的脖子轻轻摩挲金追的脖颈,你是弟弟鹰,你理应对哥哥鹰表达尊重和友爱,你如果这样做了,你就是妈妈最喜欢的乖宝宝,这条鲜美的蛙腿就属于你了。或许在蓝灿身上,也没有要对同胞兄长尊重和友爱的遗传基因,尽管馋相毕露,也没能如金蔷薇所愿。

既然如此,那你们就饿肚子吧,什么时候学会了爱,什么时候就有东西吃。金蔷薇飞到对面树枝,耐心地等待着。

从中午等到傍晚,两只雏鹰实在饿得吃不消了,像热锅上的蚂蚁在鹰巢团团转,不时朝金蔷薇唧唧喳喳发出如泣如诉的乞食声。金蔷薇觉得时机已经成熟,又一次叼着蛙腿飞进巢去,再次进行食物诱导,哦,饥饿的滋味不好受吧,那就按我的吩咐去做!两只雏鹰又忸怩了一阵,终于,金追抵挡不住食物的诱惑,用嘴喙胡乱在蓝灿身上捋了几下,将弟弟鹰脊背上两根凌乱的绒羽压平了些,勉强算是替蓝灿梳理了羽毛。虽然动作很别扭,态度也很生硬,但毕竟是依顺金蔷薇的意愿去做了。金蔷薇高兴地将蛙腿塞进金追的嘴里。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蓝灿见哥哥鹰得到了实惠,当然心痒眼馋,于是也顺从金蔷薇的教诲,伸出自己的脖颈漫不经心地在金追肩与颈的交汇处摩挲了几下,根本谈不上发自内心的尊重和友爱,搔搔痒而已。金蔷薇心花怒放,将事先准备好的另一只蛙腿塞进蓝灿嘴里。

哈,饥饿就是一根能点石成金的魔棒。

沈石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