刁萌小月老

刁萌小月老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96章 推心置腹

在大典结束后,我问秦意畅,“你怎么什么都不告诉我,害的我担了好久的心?”

秦意畅歉意地道:“不是我不告诉,是我没法告诉你。我也是在看到那卷诏书的时候才确定他是真的要禅位给我,直到那一刻我才决定放弃的。”

“这么说那卷诏书真的是禅位诏书?”

秦意畅点头,“是!”

“哦。那……”我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既然是禅位诏书,那个时候如果你拿了过来,那天下就是你的,你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了?”

“我不是说过吗?我从来就没想过争什么皇位吗?之前争也是为了你,现在有你陪在我身边,我觉得我拥有了全世界,其他什么都不稀罕了。”他紧紧抱住我,眼睛里都是柔情。

“不要这样说,这样说我很惭愧。”我垂下眼眸。

秦意畅看着我,目光仍然是温柔一片,但却多了一丝不一样的情绪,像是担忧,又像是有一丝的惧怕。他说道:“为了你我什么都放弃了,你不能让我赌输了。”

“我……”看着那双虽热切但含着担忧的眼睛,我说不出让他难过的话来,喃喃道:“不会……不会的。”

他笑了,“我相信你。”

————

既然皇上和秦意畅的矛盾已经解开了,秦意畅就没有留在寒谷关的必要了,皇上当然也不希望秦意畅继续留在这里。

所以,大典结束后,秦意畅立刻向皇上辞行,皇上没有挽留,准其返回齐地。

当晚,皇上准备了丰盛的酒席,为秦意畅送行。

皇上说想和我们度过一个没有防备、没有规矩,能够敞开心扉说说心里话的晚上。所以把所有人都遣走了,整个席间只有皇上和秦意畅加上我三个人。

当然不是真的一个人保护都没有,他们两人都派了很多武功高强的暗卫保护着。

一开始他们兄弟两人,互相防着对方,说着疏离探究的话,我则在一旁负责给他们倒酒。

几杯酒下肚,他们干脆不让我倒酒了,一人拿了一壶酒,对饮起来。说起话来,也没有那么拐弯抹角,听着也舒服多了。

这样倒省了我的事,我落得清闲,自顾自的吃起菜来。

“五弟,说真心话,我已经准备将天下交给你了,却没想到你会忽然之间改变主意,真的让我很意外。”皇上不无感慨地道。

秦意畅脸色微红,“二哥,我之前给你说过,我根本无心皇位,但你根本不信我。几次三番的试探我,怀疑我,甚至要除掉我。殊不知就是因为你的试探、怀疑,才逼的我不得为了自保做一些事。其实,如果你一开始愿意选择相信我,就不会有后来这么多的事。”

皇上哈哈笑了起来,“这么说起来都是为兄的错。好,我自罚一杯。”皇上说着自己倒满一杯酒一饮而尽。

秦意畅端起酒杯陪了一杯,淡淡一笑,“皇兄,以后不会再对我有所怀疑了吧?”

“是,是!今天我才算真正知道五弟的心性为人,以后不会再对五弟有所怀疑了。”

“皇兄,其实兄弟我根本就胸无大志。唯一的心愿,就是和心爱的人,能够过着闲云野鹤与世无争的生活。”秦意畅看了我一眼,接着说道:“今后我和小月会安分的待在齐地。只要你信得过我,我保证不会再出齐地一步。”

皇上笑道:“兄弟说哪里话,既然为兄封了兄弟为齐王,自然是信任兄弟了。你是朕的兄弟,以后咱们要经常团聚、交流,免得再产生什么误会不是。而且……”皇上看向我,“而且小月子的父亲还在京城,你也不能不让他们相见是吧?”

秦意畅道:“皇兄,到了这一步,咱们兄弟都有话明说罢,不必拐弯抹角了。既然兄弟我决定不再争皇位,就一定不会再争了。但我知道我手下还有那么多的兵马,你肯定会有所担忧。皇兄你放心,我平安地回到齐地后,会把豫地和豫地的兵马都交给你。齐地的兵马我也会让他们解甲归田,只留一小部分护宅看院。这样您放心了吧?”

皇上听了很是感动,用手拍拍秦意畅肩膀,“好兄弟,真是朕的好兄弟。早知道兄弟这么的通情达理,何至于闹到这个地步?都是朕的错,才会让天下百姓遭受战火。朕真的是大错特错了。”说到后来,声音都有些哽咽,“什么都不说了,朕自罚一杯。”说着举杯一饮而尽。

秦意畅也随着饮尽。

秦意畅端了一杯酒,敬皇上,恳切地道:“皇兄,明日一别,咱们兄弟不知何时再见,兄弟敬你一杯!皇兄,一定要把北戎赶出大秦,一定让大秦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

皇上看着秦意畅,目光无比坚定,用起誓般地语气说道:“一定!”

“臣弟相信皇兄,臣弟敬皇兄一杯!”

“好兄弟!干!”

……

他们两人喝到很晚,他们一边喝酒一边说话,从过往说到现在,从互相猜忌说到推心置腹,从兄弟之情说到双方误解,从如何攻打北戎说到治国之策……

他们两个人都醉的东倒西歪,还是不肯停下来,继续说喝着说着。看着他们两个对对方放松和信任的样子,我想他们从小到大都没有说过这么多的话,都没有这样敞开心扉过吧?

他们两兄弟终于和解了,大秦内部终于太平了。真是太好了!我的心里仿佛有一块大石头落了地,一种罪孽终于赎清了的轻松感伴随而来。

我正出神的想着,皇上忽然端着酒杯,歪歪斜斜地向我举来,“小月子,你别看着我们喝,你也来喝!今日难得这么高兴,一块来喝吧。”

看着皇上殷勤盼望地样子,我不好拒绝,接过酒杯正要喝,秦意畅忽然凑到我身边,将我手里的酒杯抢走,醉意朦胧地对皇上道:“皇兄,她不擅饮酒,兄弟我替她喝了吧。”

说着不等皇上答话,端起酒杯就往就嘴里倒。由于他醉的不成样子,手里也没有准头,这一杯酒一滴都没倒进嘴里,全倒在了自己的衣服上。

昨日飞絮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