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竹马来穿越

第57章 皇宫圣宴

当苏小吟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白朔憔悴的脸庞,他坐在床沿,双眼目不转睛,当看到她醒来时,白朔只说了一声:“你终于醒了。”便昏睡过去。

苏小吟一直愣愣的看着,直到他昏迷过去,还是不能理解,这什么情况?她刚醒来他就昏迷?

“朔儿,来吃点东西吧。”艳儿走了进来,看到苏小吟睁着大眼,手里的碗哐啷破碎在地。

她激动的冲到苏小吟面前仔细看了一下,眼中闪烁泪光,随后紧紧拥抱住苏小吟,“小吟,你终于醒来了…”

看艳儿如此激动,苏小吟问道:“艳儿,我昏迷了很久嘛?”

艳儿点点头,道:“你昏迷了一个多月。”随低头用手帕擦掉泪水,从小到大,苏小吟是第一个如此爱护她的人,潜意识里艳儿早把苏小吟当做了亲人。

“一个多月…”苏小吟不相信的重复着。艳儿自然不会骗她,只是未免时间变化太大了吧,她感觉在冥界经历不到一天,而现实却过得这么快。

“艳儿,他这是怎么了?”苏小吟指着昏迷在床沿的白朔问道。

艳儿有些无奈的笑道:“朔儿只是太累了。”一个月来彻夜不眠的守着苏小吟,自然会累,只是苦了她的傻朔儿啊。

门外又走进一人,见到苏小吟醒来也是一阵激动,只是他不能表现得太明白,原来在不知不觉间,这个叫苏小吟的感染了许多人的情绪。

“参见沉王爷。”艳儿起身施了个礼,现在的她不是妃子身份低微自然该向王爷行礼。

沉王爷颔了颔首,便大步走到苏小吟面前,仔细的盯着她,苏小吟也不示弱瞪回去。

良久,沉王爷放松了眼神,唇边的笑渐渐越扬越大,眼神也染上一抹难见的柔情,她没事!

“怪得要命。”苏小吟低喃了句。

沉王爷听到了但不以为意,“今晚宫廷为庆祝王后生辰开宴会,记得按时到场。”

沉王爷虽然是看着苏小吟,可这话分明是对艳儿说的,艳儿咬了咬下唇,道:“民女知道了。”

似乎没有什么事了,沉王爷大致吩咐了几句便离开了。

沉王爷走后,艳儿便心思不定的坐在床边,苏小吟看得心疼,“艳儿,不要怕,我陪你去。”

艳儿心里暖了几阵,道:“小吟,不要再像上次那样莽撞了。”

苏小吟点点头,心里却在想,只要有人惹到她,管它天王老子她也照样不怕。

时间过得很快,夜幕来临,芩国的皇宫极其热闹。

宴会在皇宫花园举行,鲜花围绕的露天空地被铺上了柔软的红地毯,红地毯又铺上一张张桌椅,桌椅上又铺满了各种各样的糕点、水果…

两旁各坐着官员与嫔妃,在月色的照耀下谈论风生,好不和谐,只是不知在这和谐的表面下又有多少阴谋在暗暗产生。

正位上坐着的一男一女,正是那晟王圣天锦与王后玉婷儿。

晟王一身金黄,前后衣襟及两边袖子绣着两条翻滚飞腾的金龙,青丝高绾,头顶金冠,冷峻的五官难得带上温柔的微笑。

王后也是豪装赴艳,穿着凤红锦衣,青丝盘向两边成扇形,头戴珠帘凤冠,与晟王坐在一起,好不般配。

艳儿早已携苏小吟来到,坐在一个不显眼的角落里,在一杯一杯的干着酒,没多久艳儿的脸颊便染上红霞,苏小吟也不阻止,非常感兴趣的盯着艳儿看。

艳儿还是那身洁白忧伤的罗衣裙,头发被一侧编成多条辫子卷起,用一根银钗固定,垂下的发丝挂在胸前,两颊秀红,妩媚诱人。

苏小吟忍不住发出“啧啧”的声音,艳儿见她又怪模怪样,醉意朦胧的问道:“小吟,你看着我做什么?”

苏小吟故意咽口水,然后压低声音到艳儿耳边道:“艳儿,今夜的你格外诱人。”

艳儿傻了下,随即大笑:“小吟,来我们今晚不醉不归。”说完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见状,苏小吟也倒了满满一杯,豪爽一饮,随又是一杯接一杯。

周围都是一些不得宠的妃嫔,看到这两人饮得如此,个个如避鬼神远离,其他人也注意到了这怪状,却没人敢声张,这时有太监尖声道:“宴会开始,请各位上献礼品。”

一个半百老人从官员位置起来,走到晟王与王后跟前颤巍巍跪下,双手托着一个盒子高举头顶,“老臣清薄,只能送上这微薄一礼,祝王后娘娘,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说完掀开盒子,两颗硕大的夜明珠立即展现在眼前。

一个宫女走下去接过礼盒,随放到一边。

玉婷儿很高兴的说道:“劳烦罗太师了。”

刚才的“微薄一礼”过后,每个人都紧张兮兮的担心自己的礼物不够“微薄”,苏小吟嘲讽一笑:“艳儿,你说我们没有准备礼物讨好王后会不会被砍头啊?”

艳儿趴在桌子上朝苏小吟傻笑:“小吟别怕,我和你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

尽管艳儿是带着醉意说出这话,苏小吟心里却因为这话又泛起心疼,她这辈子是再也忘不掉云隐了,她感觉上辈子,还是上上辈子欠了云隐好多东西,这辈子没来得及还却又再度为她离去。

兮兮…姬骁…云隐…楚寒羽…假如没有连浮,他们便不会离开她,假如没有连浮,他们就不会死,假如没有连浮,夜沐辰也不用留在古代受折磨,她也不会遭受相思之苦,一切都是连浮的错!

她永远忘不掉她跪下来求着连浮不要伤害夜沐辰,那种屈辱她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连浮,连浮,她发誓一定会让他付出代价!

艳儿又被苏小吟眼里的恨意震惊了,醉意顿时消了一半,“小吟…”她害怕的抓紧苏小吟的手,生怕她做出什么事。

“王后娘娘,臣妾没有什么好礼,只能以舞代礼望王后娘娘见谅。”柳韵身着轻丝薄衫,发绾后脑,脚踱舞鞋,手臂圈着一层长长的红纱,模样高贵又妩媚。

柳韵这一出既向王后挑衅又向晟王表露自己,可谓一箭双雕,她料定王后敢怒不敢言。

“好!”晟王拍着手,脸上是惊艳的神情,眼里却是冰冷与厌恶。

玉婷儿见这晟王如此高兴,也不好拒绝,何况这是她的生辰,今夜不管任何礼物她都必须接受。

“那么有请柳贵妃奉上大礼吧。”王后微笑的恨恨咬字道。

柳韵作了揖,音乐声起,身子便缓缓挪动起来。

苏小吟无心再看,学艳儿继续喝酒,只是这酒是特地准备给女眷的,不容易醉,不过喝多了就不保证,艳儿是个例子,只是对于在现代长大的苏小吟来说这酒就像白开水,怎么喝也不醉。

过了一会儿,周围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苏小吟抬眼瞄了一下,看见柳韵额头有些汗水,脚步不稳的走到王后跟前,“臣妾祝王后岁岁平安,早日怀上龙种。”

王后脸上有些微怒,嫁与晟王十年,她唯一不足的就是怀不上孩子,这是她的痛,可这个女人竟敢当面说出来,她发誓一定不会让柳韵好看。

晟王懒得管这些后宫女人的斗争,只是这面子还是要给的,当下对柳韵道:“爱妃辛苦了,先下去吧。”

柳韵道了声:“是。”

欲走回自己座位,忽然看见喝得烂醉的艳儿,心机一动,又说道:“王后,听说艳儿姑娘准备了一份大礼,臣妾可是特别想看呢?”

特地把艳儿姑娘咬得很重,王后也露出危险的笑容,“是嘛?那请艳儿姑娘奉上大礼吧!”

艳儿本清醒了一半,听到柳韵提到自己,酒意顿时全无,该来的还会来的,从进入皇宫开始,她就注定得不到安宁。

不知是不是苏小吟在旁边的缘故,艳儿感不到害怕,她站起身,毫不为惧的看着王后道:“我没有。”

这话一落,不少人怯怯私语起来,柳韵一脸看好戏的神态,王后面露难堪,白朔在官员位置也心惊的看着艳儿。

晟王眼眸里开始出现狠绝,这柳韵胆子越来越大了,真以为他宠爱她就为所欲为?这后宫事他懒得管,可惜这柳韵不识趣非要扯到艳儿头上,看来这柳家留不得了。

“艳儿姑娘…”王后刚要开始找茬,苏小吟站了起来,大喊:“有刺客!”

南台烛鹿

作家的话
此段不计入字数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