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力挽狂澜

三国之力挽狂澜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1章 节七十九:军争(修)

涪城,涪水北岸重镇,金牛道七寸之地。

自涪城始,金牛道分成两路:一者顺涪水蜿蜒向北,后折返东北,曲曲折折,过梓水,连到德阳亭,终归剑阁,此谓之左栈道;另一条先北向几里便直接先向东,也是曲曲折折,目标是梓潼,然后由梓潼连向汉德,这条道路比前者还要便利,加之直达梓潼郡首城梓潼,粮草一般都经此条道路运送,先达梓潼,再送剑阁。

粮草,这是最要命的东西,无论广汉还是蜀郡,要是想将粮草送往剑阁,无可避免的,都必须先到涪城汇集,然后或者走左栈道,或者是右栈道。

涪城是整个梓潼防线的总后勤基地中最最要命的一个点,因此蒋琬执政任汉中大都督时就是由姜维负责涪城,屯兵屯粮转运不绝。

后来蒋琬病重返回成都时,汉中就交于王平,姜维依旧负责涪城直到王平病故。姜维执政始,原先的国策在一次又一次的北伐中被冲击,后自延熙元年黄皓篡政,黄皓又通过陈祗对蜀国各处地方官职开始干涉买官鬻爵,整个蜀国北方国策更加混乱,致命一击是姜维上陈的那份奏折:“使闻敌至,诸围皆敛兵聚谷”。

就此,原先的兵屯涪城改为兵屯梓潼,粮食自然也改为梓潼屯粮。

金牛七寸之地涪城的守军就这样被大幅消减,沦为一般城。

可是梓潼至成都还是得经过涪城,而梓潼若出意外,粮草尚可自左栈道运转,就地利而言梓潼虽更接近剑阁更接近汉中转运起来更加方便,但却是含有隐患很危险的举措。汉中郡还在帝国手上时这种害处并不明显,可现在汉中失去后却是异常突出:涪城没有足够的老兵,这几百的新兵蛋子,还不如一两百老兵油子靠得住呢。

还好在城够高够厚够结实,这次自保应该没问题,城中的粮草……这几千人吃到明年都不成问题。只是憋屈得慌,刘武是第一次带着这么多女人守城像个龟孙子似的,他一点也不敢理会城外那些嚣张的魏兵们叫骂声。

城外只有三四百魏兵模样,就这么很嚣张的站在北城外小山坡上叫骂:让城内人出来大战三百回合。

这天天一亮,休息一夜吃饱肚皮的魏兵就开始最最原始的挑战手法——骂阵。

整整一上午,先是五六百人,后来缩减到四五百,又从四五百缩减到三四百,而且是从远到几百米一直靠近到只剩下一箭距离溺战不休。可惜让邓艾眼珠子都瞪出来:在陇西战场杀人眼都不眨的蜀国悍将血屠夫这次偏偏要当小媳妇,死守城内就是不出兵。

连这种只有两三百人照理说纯粹是送死的队伍也不咬一口。

涪城内兵力就这么少?

连师篡和邓忠,杨欣等将都觉得不可思议。邓艾终于下定决心想试一试强行攻城。就此,在这天的正午,涪城终于得见魏军的全部军力,是两千多人。

两千多一脸淫笑的陇西精兵架着一架架简易云梯往涪城方向冲锋,而城上是刘武等人加几百菜鸟蜀兵再加一堆的女人。

只要攻下涪城,大魏陇西军的粮草就可以全部解决,邓忠也代替父亲向弟兄们秘密许诺:攻下涪城这次玩女人随便,绝不处罚。还有各色奖赏金银布帛。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何况这次守城的主要是些连弩弓都用不好的女人,只要能打赢这一仗下面就简单了。

金牛七寸被截,广汉、蜀郡通往剑阁的粮道只能走巴西运输,而且一但陇西军冲入蜀中,剑阁、米仓两路汉军不但将面临与魏军类似的粮荒,还有腹背受敌的风险。

邓艾已经让天水太守王颀顺着原路返回阴平道,搬请援兵。江油城那边虽然主要的粮仓损失殆尽,不过在各处人家米缸内还是搜罗到一些粮食,城内两百二十户,虽然还是在蔓延的火灾又中损失掉一些那些各家私藏的拿来过冬的粮食,但剩下的还是很可观的,足够支撑三四千人饱餐十日。

邓艾让弟兄们带了两天份的粮食奇袭涪城,另外派一百多伤兵组成运粮队,负责提供大军后续的粮食给养。

……

第一架云梯靠到城墙上,涪城攻防战开始就此,战火迅速燃烧起来,涪城在颤抖。

那些胆怯的女人们慌乱不已,而城下是那些放声狂笑的陇西兵肆意往城上射击。城上不时有女人中箭尖叫哀号,许多年轻的女人们将兵器丢在地上个个抱头痛哭,城上一片混乱。

周大等一干老兵肝火大生。

“混蛋!你们这些女人!”周大冲着身边最靠近的一个放下弩箭的抱着头尖叫躲避飞上城墙劲弩的年轻女人怒吼,“你想死吗?那些魏狗最喜欢玩你们这种年轻女人,到时候把你玩够了杀掉当乳猪烤!”

说完就给那女人一巴掌将那女子打到在地,那女人也不反抗还是躺在地上哀号痛哭。

周大还要再度拿脚踢这个胆小女人时,被刘武喝住。

“你混蛋!”刘武怒气冲冲大声喝道,“不向城下魏国人射击却要做这种没用的事情!我的弓是给你玩的么?要不是我手臂受伤,根本用不着你这个混蛋!”

说罢也不再理会身后跪倒地上哀求他原谅的周大。刘武带头冲向城墙边,他用一只手拿举矛,用粗矛杆屁股将一具云梯顶翻,那些正在往城上攀爬的魏兵连梯子带人摔做一团。

城上,那些新兵蛋子见到主将身先士卒又见防守如此简单,个个有样学样。或一个人或几个人拿着矛杆一推了之。之后一阵阵欢呼声在这些新兵蛋子口中发出,那些痛哭中的女人们也在一阵阵欢呼声中收住泪水。

涪城不比那个半吊子江油城,那座城只不过三百户人家,而且都是军户人丁单薄,城墙又薄又矮,偏偏还在江油戍损失了相当一部分的壮丁。可涪城不一样,那些女人是上不得战场——这也是女人天性所致也怪不得她们。不过让六千女人给这好几百的男人们裝装连弩机匣或者在城中烧烧滚水、热油,再挑上城墙……

城下,魏兵们很快就感受到这座城的恐怖:城上只有几百男人模样却依旧能造出数千人的气势,箭如飞蝗、檑木如雨,到处是痛苦哀号被热水灼伤的魏兵,到处是被热油淋头一身是火的魏兵。

还好在邓艾手上有一百个藤甲兵,这些连面部都被护具保卫的部队防御力十分恐怖,魏兵干脆那些穿着藤甲的弟兄当成活盾牌使,刘武等熟识藤甲弊端的老兵便用火箭对付,可惜火箭不比直接泼油,藤甲上初一沾火箭穿甲魏兵马上便将火箭拨去。城下之魏兵也意识到城上汉兵的用意,也不敢将这些珍贵的盔甲太靠近城墙。

涪城上,菜鸟们胆子越来越大。

城下那些魏国陇西精锐虽然个个箭法高超,无奈一个是攻一个是守,地利高度上就有优势,再加上城下那些女人们源源不绝的将空掉的连弩带下城,又将塞得满满的连弩带到城上,城上的菜鸟们只要将弩端起朝下射击就可以了,每一次攻击都会有不少魏兵中招,城下惨叫声阵阵。

整个战场上,那些自带弓箭已经射完,现在是从地上捡拾蜀中箭支使用的魏国弓箭手们被密集的弓弩完全压制了。

第一个魏兵转身往回跑,这个魏兵很快被他的队史斩杀。可是整个战场上局势向守城方一边倒,第一个魏兵的溃逃带来连锁反应,各级魏军下层军官们再也无法遏制士兵们的溃逃。

整个战场迅速崩溃。

……

涪城上,那些菜鸟小兵们狂喜,个个嚷嚷着要求刘武带领他们冲出城追击。

“不可!”诸葛显大叫道,“你看他们!”诸葛显指着城下。

那些魏兵就在刚才还是一溃千里,可现在竟然在缓慢聚集,军队就在涪城北门外的一处小平地上开始集合。

刘武心中一阵冰凉。

那个人不愧是魏国名将,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制止军队逃亡。这些刚刚被打得焦头烂额的魏兵现在一个个野兽般虎视眈眈的望着被血和火污染的涪城北墙。

刘武只觉得心中一阵心悸。

他不是狂妄之徒。当年他在陇西战场上亲身领教过这些陇西兵的厉害:陇西苦寒,百姓生性好斗。

这种地方出来的兵哪里是天府之国那些被鱼、肉和米麦养育长大的蜀兵可以相提并论的?刘武在陇西几次被那些凶狠的陇西兵打成重伤,要不是狼牙,他就是再多几条命也早没了。

不愧是天下最强的部队!

他摇摇头叹息一声,才回头望着诸葛显道:“你是对的。”然后他对周大道:“传令下去,没我的命令不得开城追击。”

攻防战的结局草率了了。

城上伤者无数,单死掉的就多达一百五十人,其中超过一百人是女人。

这些一点都不懂什么叫做战争的傻女人,有些被杀的是因为在敌军攻城前嫌盾牌太重手举着费事费力就顶在头上,结果敌军一开始攻城被身边慌乱躲闪弓箭的人一挤,盾牌掉了,结果变成活靶子;也有些是规规矩矩听老兵命令,不过运气不好被流矢射中要害流血流死的;让人又气又觉得可怜的是那些傻乎乎自以为趴下比所有人矮就没事,结果给自己人踩死了。

那个被周大踢的女人就是其中之一,周大虽然粗鲁其本意也是让她起身不要做这种傻事。

除了这些不幸身亡的,这些女人中间倒也有几个是被城下那些箭法出众的陇西精兵自正面射杀的。这几个女人是跟男人们一起端着连弩向城下射击。她们和那些被射杀的菜鸟们一样是战死的。

其中一个还挺漂亮,只是现在身上好几只箭支一身血污身体正慢慢变硬。

城下是超过两百具的陇西兵尸体,还有几十个奄奄一息的身影,有些还能动弹想爬出蜀兵弓箭射程之外。

这些徒劳的举措带来反效果,那些愤怒的女人和菜鸟们就将箭支毫不吝啬的赠与那些挣扎中的躯体。

金桫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