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福有余

第66章 如昙花

苏韩清晚上来了,苏舒下厨烧了几个他最爱吃的菜,父女俩以茶代酒,倒也聊的痛快。苏韩清看苏舒和以前那段日子有些不同,不再对他冷言冷语,也不再问那些他不愿意回答的问题,虽然心里也有疑惑,可终究没有开口问苏舒。有时候,能以糊涂换来暂时的欢乐,也不是不可以的。

夜渐深,红妆在收拾满桌的残羹杯碟,一边问道,“苏姑娘,听说老爷要叫三少爷管理鸿兴楼?”

苏舒正蹲在地上观察一株昙花,小绿说这株昙花今晚上会开,她有些怀疑。因为昙花一般是八九月份才开放的,可小绿说这花原不是明城的品种,移过来以后花期便提前了。

“是的。”苏舒回红妆的话,一边伸手碰了碰昙花那碧绿如翡翠的茎叶。

红妆发出轻微的嘘声,半晌说道,“我看三少爷不会去的。”

“你这么肯定?”苏舒抬起头,虽然她也猜宣潇不会去,可毕竟不是那么肯定。

“三少爷从来不碰宣家的事情,据说是有理由的。”苏舒竖起耳朵打算听她继续讲下去,红妆却摇摇头,“可惜我不清楚,这原因在宣家没有个七八年,大概是不会知道的。他们藏得很深,所以啊,苏姑娘,你在我这里是听不到什么的。”

苏舒呸她一句,“谁要听?是你自己先提起来的。”这红妆,明明是在吊自己胃口!可她说的理由……有什么理由会让宣潇不去管自家的事情呢?她抬头望着暗墨无边的天空,想起白天明正堂里宣家每个人的眼神以及那打在宣彬身上的无忌棍,心里不由一冷。这大家族里,还不止他们几个人,据说还有宣老爷的亲弟一家子,只不过住在宣府对面的府邸,所以苏舒一直没有机会见到。若要齐集一堂,该又会上演什么样的好戏?

她想着摇摇头,宣彬只是被打了一顿,可那个误食笋干丧命的人呢?何其无辜!却只是被利用来打击宣彬,或者打击宣府的一颗棋子罢了。她又想起在福安村卖米一事,想起银龙鱼欺骗一事,想起姚清新说过的话。

这世道……果真是步步须得小心!

月亮今夜如钩,天空密布星星,头顶那一个北斗星座格外清晰。苏舒一跃上墙头,站得高,看得更远。

宣潇此刻在院内舞剑,他很少舞剑,仔细算起来,该有三年没有拿过剑了。不是不想拿,而是没有必要拿。他不需要保卫家园,不需要行走江湖,剑对他来说,实在是一件没用的东西。可今夜,不知怎地,忽然起了舞剑的兴头。

院子里剑影如闪电,扫的落叶片片。

苏舒跳入他的院子,拍起手,“好,没想到你真的会剑法。我爹爹告诉我的时候,我还不是很相信呢。”

宣潇收起剑,明亮的剑身映出他俊美无比的容颜。可那双眼眸幽深,不可捉摸,在暗夜里藏着太多的心事。

苏舒偏头笑了笑,“你明天去不去鸿兴楼?”

宣潇看她一眼,“你也跟宣家所有的人一样,也关心这件事么?”

“那当然。我现在是在鸿兴楼做事的,你既然是管理者,我自然关心。你若是真让它毁掉,我就会失业了。”

“你不是不拿工钱么?”宣潇哼了一声,“有没有鸿兴楼,对你没有影响。”

“话是这么说,可是好歹也是百年基业。”苏舒盯着他,看他把剑收入剑鞘,又看他坐下来喝了一口茶,她才缓缓问道,“你究竟为什么不管宣家的事?是因为……因为,宣家的其他人么?”

“其他人?”宣潇自嘲一笑,“我做所有事都只会因为我自己。”

这句话苏舒听不懂,她看着宣潇,他也才十六岁,记得才见到他的时候,只以为他是一个嚣张的贵公子。可如今,早已不是那种印象了。他,他竟然是出奇的令人难懂!读那么多书,学什么都那么快,却只会缩在他那个院子里,任外面勾心斗角,洪水滔滔!他这么做究竟是为什么呢?难道一辈子就打算这样过么?

“你是在想我的事?”宣潇挑了一下眉。他看见苏舒发上那一支玉簪在月色下闪着润泽的光,果真衬得她更加漂亮。

“我在想你那一句因为你自己。”苏舒看着他,她不得不承认他的天资卓越,“那你有理想么?我不相信你什么都不想做。你这种人本应……本应该有着很远大的理想才是。”

“理想?”宣潇狂傲的笑,“我若想做什么,这世上便没有什么是做不成的。”

呵,还是不离他骄傲的本性,但苏舒却更加迷惑了,“那你为何……”

为何?宣潇低头看着碧绿的茶,默然不语。人都会经历各种各样的事件,可是,有些事却是足以改变一生的。

两人沉默了一会,苏舒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一拉宣潇的手臂,“跟我走,我院子里的昙花马上就要开了呢。”

小绿和红妆见到苏舒带着宣潇进来,很识趣的溜走了。

院子里,那一盆昙花,碧绿的茎叶像垂着的妙曼的双臂,柔软的腰肢,紫红色的外衣,它似安静的处子立在皎洁如玉的月光下。慢慢的,话筒翘起来,外衣微微张开,那洁白的花瓣一层层的涨开来,和嫩黄色的花蕊一起颤动。清淡的香弥漫了整个空间,那花朵又大又白,似天上的皓月,又似高山上的雪莲。

可是都不同,它只是它,名叫昙花。昙花一现,余留一香。

仿佛是过了很久,也许是那小小植物用尽了生命所有的力气而绽放,苏舒才会觉得像是过了很久。

“真漂亮啊。”她发出由衷的赞叹,昙花开花还是她第一次见到呢。她的眼睛亮晶晶的,一眨也不眨,月光映在她脸颊上,仿佛透明了似的。“只可惜,再过几个时辰就要谢了。”她又惋惜的叹口气。

宣潇没有说话,只是脑海里浮现出娘亲温柔的笑颜。

是啊,如昙花,如昙花,一切都太短暂!

风玖蓝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